<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晃三年
    一晃已经是三年的时间。

    三年间,祁云基本维持了每三天一次讲法的习惯。他所讲授的内容,从开始的“气”,“阴阳”,“五行”,而到后面开始逐渐引入了对于《指玄篇》,对于《纯阳道典》的理解。

    而听他讲授的修士,也从一开始的那些弟子,变成了诸多真传弟子,再到众多金丹真人!

    甚至,不少元婴老祖虽然舍不下脸皮来听祁云讲法,但也不少用各种手段,把祁云请到他们的洞府之中“交流”。

    不愧是观摩《纯阳道典》,得到了完整《指玄篇》的天才!

    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其实只有祁云自己心里清楚,他所讲述的内容,与《纯阳道典》自然息息相关;但也有许多地方,都超脱了道典的范围,融入了他的两世修炼的理解。

    所以,纵然是许多元婴老祖也很看重他的讲法,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祁云最早带的那一批弟子,很快便已经全部获得了观摩《纯阳道典》的资格,一个个观摩了道典,得以点燃命灯,选择纯阳十三峰之一继续修炼。

    不过,因为祁云的缘故,那一批弟子之中,倒是有大半弟子都选择了天遁峰!

    使得天遁峰一下子从以往比较冷的一脉,变成了那年的最热。使得邵守谦老祖笑得合不拢嘴。后来,他特意将祁云唤过去,好好将祁云夸奖了一番。

    其实那些弟子本来都想拜在祁云门下的!只是纯阳宗的规矩,一般都是元婴老祖才收徒,他们也只能悻悻作罢。

    ……

    这是祁云在纯阳宗内的琐事。

    而这一期间,天下可不平静!

    因为三年前的东海变故,使得魔界的阴谋败露,东海瑶池的众多修士逃遁。但他们逃遁之后,却都留在了人界,成为了人界诸多宗门的心腹大患。这三年间,由纯阳宗、雷泽州伏家、十方宗、太一派等等这些顶尖的宗门联手,试图将分散在人界各处的这些魔族余孽诛杀,掀起了一次次的斗法杀戮。

    这些宗门底蕴何等之深?他们之前重点放在“人魔两界通道”上面,所以疏忽了这些地方,但把注意力转移过来之后,立刻发现了诸多诸如东海瑶池这样的例子!

    各宗大惊,原来魔界在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已经向人界渗透的这么厉害?

    人魔两界对抗无数年,仇怨极深,绝无罢休的可能。

    所以,魔族开始不断通过人魔两界通道进攻,试图穿过两界屏障,进入到人界,侵占人界的资源,同时支援原本人界的魔族。

    而人界这边,以顶尖宗门为首,一面死守人魔两界通道,阻隔魔族;另一面则开始不断搜寻、剿灭残留人界的魔族。

    四海厮杀不断……

    纯阳宗的修士也一批批投入了进来,三年之间,杀死魔族无算;但同样,纯阳宗也有不少门人牺牲。

    只留下了一幕幕可悲可泣的画卷。

    相比之下,纯阳宗内讲法、引来宗门轰动的祁云,确实就显得平淡多了。

    祁云也是感慨,难得的宁静的日子啊!

    他身在纯阳宗,受惠良多,所以一直也有在纯阳宗为宗门留下一些传承的念头。这三年的讲法,最初时不过是指点一些那些筑基弟子,但随着来听讲的金丹真人增多,以及后来甚至有元婴老祖的关注,所以祁云的目的也就渐渐变成了梳理自己的认识,留下自己的传承的意思。

    三年,每三天一次,风雨无阻,祁云也留下了三百余次讲法!

    每一次讲法,其实都是他所留下的一次传承!当然,在这一过程之中,祁云也在梳理着自己的两世的记忆,将这些记忆融会贯通,巩固着自身的修为境界。

    每一次讲法,都像是他对自身修为的一次反思,一次蜕变,一次升华。

    每一次讲法,都不亚于炼化一株天地灵药!

    所以,祁云的修为也在不知不觉间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原本金丹后期的境界,悄然间已经开始越发的圆满。

    丹田之内的一颗金丹,也已经被他炼化的精纯无比。

    金丹圆满!

    在这一日的讲法之后,祁云已经悄然间跨过了这一道瓶颈,将金丹境界的修为修炼到了圆满。

    金丹圆满之后,就已经有了破丹成婴的基础。

    不过祁云却不急。

    他积累还差一些!

    金丹境,祁云积累雄厚,结果最终借助炼成诛仙剑的契机结成了十转无上金丹,独步天下,甚至超过了记忆之中的他的成就。而现在,想要继续维持住这种优势,金丹境界也必须再积累更深厚一些才行。

    这一世断了元婴化神之路,祁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得不把根基打磨更加牢固一些,才能去尝试着闯过这一层限制。

    破丹成婴,一方面要求的是对于“道”的理解,这是对其他修士来说最难的一环。但对祁云来说,他有两世的记忆,再加上三年讲法,这一环上反而理解很深。

    但另一方面则是对于真元的积累,这却是一种水磨功夫,不是一朝一夕之功,祁云也需要慢慢积累才行。

    他现在所欠缺的就是积累。

    是该出去走走了!

    当然,在走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其中第一件,就是祁云这三年讲法!每一次讲法的内容祁云都谙熟在心,他此时闭目回顾,三年来每一次的讲授都出现在了心底。

    每一次讲法,每一句话,都仿佛化作了一个个金色文字,浮现在了他的识海之中,清晰可见,宏音可闻。

    祁云招手一摄,一卷竹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后就见他双眼之中无数星辰浮现,十指变幻,一道道符文从他手中打出。

    符文连绵不断地没入到了竹简中,化作了一道道玄妙纹路。

    这一卷普普通通的竹简,在祁云将符文打入其中后,自然而然开始透出了一股玄妙意境。

    纹路曲折,神光不断。

    渐渐的毫光渐隐,但这一卷竹简却是被其中所蕴藏的力量维持之下虚浮于空;若凝神去感知,只觉那竹简之中似乎有着道道仙家真言透出,声声入耳。

    这其中浓缩的是他三年来讲法的精粹!

    符文打入,祁云袍袖一拂,将那一卷竹简收入了袖中。

    “好了,该去见萧北流宗主了。”

    祁云起身,飘然向外走去。一口气在纯阳宗修炼三年,也是到了该出关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