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杜瀚的资质
    因为听授祁云讲法的缘故,詹北亭和孙澄两位长老受益匪浅。而他们两人大受启发下,讲法也渐渐开始偏重于修炼的基本之道。

    当然,他们对于修炼的认识比祁云差远了,所以明明觉得自己心中有东西,但却无法描述出来。

    憋的难受啊!

    两人这番对祁云更加叹服,果然,理解到这种玄妙境界已经很难了;但理解到,还能用合适的语言将它描述出来,就更加困难!很显然,他们在这方面的造诣,比祁云要差了很多。

    不过,两人也尽力讲述出了自己的理解。

    这样一来,他们的弟子也人人惊叹,对于修炼之道,还是有了更深的认识。

    同样大有进展!

    詹北亭和孙澄暗暗点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使他们明白修炼的基本之道,显然要强过简单的讲解一些法术神通、功法疑惑多矣。

    转眼又是两日过去。

    这一日,算算时间又是祁云讲法之日,詹北亭早早便给他的弟子结束了讲授,而后就准备去听授祁云的讲法。

    而此时迎面却正见到了又一位长老——魏鹭长老。

    “哈哈,詹师兄。”魏鹭长老远远看见詹北亭,便大笑迎了过来,“詹师兄,我听说你座下的几个弟子,都在说最近听授讲法收获匪浅,是有什么高招么?”

    魏鹭也是这一次的讲法长老之一。

    詹北亭微微一笑,颇为神秘地道:“确实有些高招。”

    魏鹭惊讶,还真有?不过他却不服气了,“这我却有些不服。不然这样,你我比试一番,就看看几日后的这次小比,我们两家的弟子谁能夺魁,如何?”

    詹北亭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摇摇头道:“不了,还是不比了。我的弟子是难以夺魁,不过我劝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了。”

    魏鹭不信,“谁的弟子这么厉害?莫非是孙澄师兄?还是秦醇师妹?”

    詹北亭哑然失笑,“好了,不与你多说了,我要去听讲授了。”

    说完,他就匆匆离去。

    魏鹭却在那里愕然,听讲授?听什么讲授?他不是在给弟子讲授么?怎么说还要听什么讲授?

    ……

    一连三次,祁云讲授的都是修炼的基本之道。

    这一次,祁云会讲什么呢?

    毕竟这些东西,是讲究厚积薄发的。比如詹北亭他自己,讲授一次便已经很吃力了。毕竟他积累不够,强行用自己的语言描述出来,很吃力。

    祁云连讲三日已经很恐怖了。他才结丹多长时间?该更换新的内容了吧?

    詹北亭还是很期待的。

    很快,詹北亭便来到了内门弟子的讲法殿前。却见祁云的一个弟子正徘徊在殿门前,一脸的犹豫。詹北亭想了想,记起来这个弟子好像叫做杜瀚。詹北亭有些叹气,他记起这个弟子来了,其实这个弟子根基还是很扎实的,之前的修炼进境也很快。但他的资质毕竟差了一些,所以修炼速度渐渐被别人甩开了。

    祁云此番讲法,他座下的这7位弟子,詹北亭虽然没有特别留意,不过以他金丹真人的神识,对各人的状态依然有一个大致的判断。

    其中最出色的两个,一个是那个叫做潘鳅的小胖子,另一个是那个唯一的女弟子。

    两人本身的天赋就很不错,再加上他们对祁云的讲法理解最深,所以进境最快。

    以前真的是忽略了啊!

    他们都挑选过弟子,不过之前却是没看出这两人的特殊的天赋来,倒是让祁云捡了一个便宜。以詹北亭的眼光来看,这两人都很有希望竞争下这一次小比的头名。

    很厉害了。

    而之外,杜瀚本身资质所限,他的进境只会越来越慢,没办法;另一个是岳恪,想到他,詹北亭也不由皱眉,后者的体质似乎有些问题。

    杜瀚看见了詹北亭,连忙避让到一旁,躬身见礼,“詹长老。”

    “嗯,起来吧。”詹北亭还礼。

    他有些叹气,其实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弟子的,懂分寸,知进退,为人处世颇为老道。唯一遗憾的是,资质平平的他,修炼上只怕难有进境。

    以他的资质,恐怕结丹都很难!而无法结丹,在纯阳宗就只能算一般门人,连执事都做不得。

    明知道不该多问,不过詹北亭还是不忍心看他如此,“你在这里有什么事么?”

    果然,就见杜瀚脸上露出一抹犹豫之色,停了停才道:“长老,我最近在修炼上遇到一些问题,想要向宗门长老请教下。”

    詹北亭心知肚明,安慰他道:“悟道有先后,一时的快慢不算什么,持之以恒便是。”

    “是。”杜瀚道。

    詹北亭想了想,“你可以多向祁云长老请教下,他对于修炼的认识很深,对于宗门诸多典籍的认识也很深,应该有适合你的功法。”

    杜瀚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连连道:“是,弟子也是这么想的。”

    詹北亭离开,心底却是叹气。

    哪里这么容易?

    ……

    却说这一次祁云过来之后,待众弟子都凝神倾听时,他却道:“关于‘气’的讲法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我想讲的是‘阴阳’。当然,这会是从下一次讲法开始。这一次讲法,我想先来解决下大家修炼中的一些问题。”

    众弟子都是雀跃!祁云不怎么喜欢答疑,对于那些弟子的疑问,祁云总是让他们先回去自己思索一番,实在不明白的,他才会点拨一下。

    但依然需要弟子们自己回去思索!难得会有主动解疑的时候!

    众人都是跃跃欲试。

    祁云却望向一旁的詹北亭和孙澄两位长老,“詹师兄,孙师兄……”

    祁云还没说,詹北亭就抢先道:“祁云师弟,你尽管给弟子们答疑便是!我们也在一旁听着,学习学习。”

    孙澄也连连道:“不错不错。”

    祁云哑然。

    其实他给这些筑基弟子解决修炼的疑问,大部分对詹北亭、孙澄他们来说都没什么意思。但没想到,两人居然连这种讲法都不放过,这也要在一旁听着……

    “好吧。”祁云便不再理会他们,转而向其他弟子道:“既然如此,你们一个个上前来吧。”

    “是!”

    “是!”

    众弟子们便按着顺序,一个个上前来向祁云请教。

    杜瀚更是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