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金丹真人也来了!
    潘鳅是第三个突破的……正如祁云早就看出来的那样,这个小胖子体质颇为特殊,其实在修炼上本应该进步很快的。但因为种种原因,他的天赋一直未能展露出来,所以进步很慢。

    但纯阳宗在挑选弟子的时候,还是看到了他的潜在的天赋,所以将他收入了纯阳宗,甚至列为了有潜力的弟子。

    然而,其实小胖子潘鳅自己都有些没自信……

    这也才使得他会更关注种种传闻,更关心给他们讲述的长老怎样。

    现在看,似乎还不错?

    潘鳅很惊喜。

    而他在突破了一层小境界后——终于突破到了筑基中期,不至于被别人甩的太远了。他也学着其他弟子的模样,向着祁云叩俯下去,深深施礼。

    他也是诚心诚意的!

    不过,一抬头看见祁云的目光,却见后者眼中竟有些好笑的神色,他不由心中一个咯噔,该不会真的听见了他的传言了吧?

    一时间,潘鳅恨不得自己掌自己嘴巴,谁让自己有这个好说闲话的毛病来着!

    这万一祁云长老记起仇来,把他逐出去,他该去哪儿哭去?

    潘鳅心底很是惴惴不安。

    第三个之后,开始有第四个、第五个……祁云讲授不到一个时辰,这17位筑基弟子中,竟然有五人突破了一层小境界!当然,筑基境的小境界,瓶颈并不算太大,一般情况下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总能慢慢突破。但祁云的讲授,至少帮他们节省了数月的时间!

    而哪怕是那些没有突破境界的修士,也并非是没有收获,甚至不一定收获比这些突破了的弟子小。他们同样对于修炼的认识更深,同样真元跃动,修为有长足的精进。

    一个个心底激动地在那里听着,早期的那一点儿怀疑早已经烟消云散。

    甚至,不少弟子心底还暗暗惭愧,怪不得陆帆执事一直说他们能听祁云讲授是幸运!他们真不敢小觑了祁云长老啊。

    ……

    却说祁云在讲授的时候,一旁的甲殿中,詹北亭长老尽职尽责地向众弟子讲授了这一次的内容,算算时间,嗯,两个时辰了!时间一到,詹北亭长老立刻起身,结束了讲授,“好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众弟子们反而一个个精神大振,很是雀跃,就有几个弟子当即道:“詹长老,弟子还有一些疑问!”

    “弟子也有!”

    “弟子也有!”

    詹北亭长老算是脾气比较好的长老,所以,一般他们这些弟子一旦提出疑问,詹北亭长老都会多留一些时间解答他们的疑问。

    所以,说詹北亭长老每天讲授两个时辰,但其实在殿中的时间远不止此!

    但这一次,詹北亭长老却露出了很为难的神色,“这……实不相瞒,今日我还有些事情,不能给大家答疑了。这样吧,等明日讲授的时候,大家把疑问集中提出来吧。”

    众弟子都有些失望,不过他们自然不敢耽搁金丹真人。

    “好,多谢长老。”众人道。

    于是,詹北亭长老向众弟子告别,而后他就连连展开遁法,急急赶了出来,见到了一位管事,詹北亭连问道:“祁云长老在哪一殿中讲授?”

    那管事惊讶,“好像是丙殿吧。”

    “多谢!”

    詹北亭长老已经驾驭遁光飞向了丙殿,甚至都不及多跟他说一句!

    那管事惊了下,就这三两步的距离,也值当用出遁法来?

    金丹真人就是任性!

    转瞬,詹北亭长老已经出现在了丙殿的后面,他悄悄从后门进入,以免打扰到祁云。进来之后,见祁云果然还在继续为众弟子们讲授,詹北亭长老大喜,“自己果然没有来迟!”

    他当即悄然站在后面,开始如饥似渴地听祁云讲授起来。

    祁云是谁?

    那些普通的弟子们不清楚,但他还能不清楚?这可是在入门的观摩大典上,直接领悟出了全部的《指玄篇》的天才!

    一部指玄篇,使得整个纯阳宗受益至今!

    就算是詹北亭,他也几次向宗门申请研读祁云领悟出来的指玄篇,通过对这一部典籍的推敲,反思自己的修炼,使得他也受益匪浅!原本他结成的只是四品金丹,距离道册留名的上三品金丹刚好差了一线。若没有意外,恐怕破丹成婴的几率很低了。

    但通过《指玄篇》,詹北亭却觉得补足了自己之前修炼的诸多缺点,根基更加扎实!照这么下去,纵然破丹成婴依然太艰难,但至少可以修炼到金丹圆满。

    成为宗门最顶尖的金丹真人之一!

    甚至,詹北亭觉得,若是能让他参悟更多类似《指玄篇》的无上道典,未必不能冲一下试试。

    如他这样的金丹真人不只一位,就可以想见祁云的巨大贡献了。

    所以,这一次听闻祁云在向弟子们讲法,其实詹北亭长老比那些弟子们还要激动!这可是祁云在讲法啊!若是他肯分享下自己参悟《指玄篇》的心得,那对自己的帮助该是何等巨大?

    他们参悟《指玄篇》,毕竟是参悟祁云所留下的文字。

    虽是指玄篇全文,却毕竟需要参悟理解,需要悟性,需要仔细推敲和琢磨文中的深意。

    而祁云不同!

    祁云是在观摩纯阳道典时得到的全文,却是相当于纯阳道祖亲自为他讲授!对于指玄篇的种种理解,肯定要比他们深入的多。

    当然,祁云不大可能直接跟筑基弟子讲授指玄篇这么深奥的东西,不过见微知著,其他东西肯定也会有帮助。

    更何况,詹北亭心底隐隐还有另一个想法,祁云是道册留名的长老,平素里他们没有什么机会,怎好跟祁云攀上交情?这一次祁云来讲法,却是建立几分交情的好机会。

    早听闻祁云不喜论道,但如果有了几分交情,未必不能向他请教。

    所以,詹北亭匆匆赶过来了。

    而等他坐下开始细听时,却见后门再一次开启,孙澄长老竟也悄然进来。后者见到詹北亭也是一愣,接着两人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神色。

    显然,他们都是打的一样的主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