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八十五章 传言
    却说两日时间转瞬即逝。

    很快便到了祁云第一次讲授的时候。杜瀚他们这些弟子,早早便聚集在了内门弟子的殿内,等着听祁云讲授。

    由于他们到的太早,祁云还未到。

    这也正常,他们作为弟子,怎么可能比长老还来的晚?若是长老到了直接开始讲授,那他们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哭?只能自认倒霉。

    众人凑在一起低声说着悄悄话。

    小胖子潘鳅向众人传音道:“诸位,我听到了一个消息,关于咱们这位祁云长老的,你们想知道么?”

    平时就属他的消息最为灵通,所以众人纷纷道:“卖什么关子,还不快说?”

    “什么消息?”

    “不会又是一些没影儿的假消息吧?”

    小胖子潘鳅登时不服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假消息了?来,你说说,你说说我什么时候说假消息了?这个消息更是真的不能再真了!你们还要不要听了?”

    “快说快说。”

    见众人催促,小胖子潘鳅才得意洋洋地道:“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一位师姐那里听到的消息。”

    “哦,九牛二虎之力。”众人都露出“我懂我懂”的表现。

    小胖子潘鳅一愣,连忙道:“你们想哪里去了?!我只是打听消息!”

    “快说快说。”

    小胖子潘鳅才终于说到正题了,“我听说,咱们这位祁云长老,结成的可是一品金丹!是宗门最有潜力的长老之一。”见其他人果然都露出惊讶的神色,一品金丹的长老,居然过来指点他们这些刚入门的小辈?这可就有点儿太屈才了吧?

    潘鳅洋洋得意,“而且,祁云长老还精擅炼器!我得到的消息,他是去年的‘千法大会’,我们纯阳宗两位参加比赛的修士之一!”

    “什么?”

    “这么厉害?”

    千法大会的名头,他们这些弟子自然不会不清楚,一个个不由露出震撼的神色。

    千法大会每十年才有一次,每次纯阳宗只能有两个人参加!

    祁云长老,居然就是其中之一?

    一时间,所有人对祁云的观感不由大变,只觉后者的形象陡然间变得高大伟岸了许多。“原来祁云长老这么厉害,怪不得那日见陆帆执事,在祁云长老跟前也是客客气气,一直陪着笑脸。”

    “怪不得陆帆执事说,我们能听授祁云长老讲授着实幸运,祁云长老若能传我们几手炼器术,岂非更好?”

    众人惊喜。

    但小胖子潘鳅却是嗤之以鼻,“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了!虽然祁云长老天赋很好,炼器也很厉害,但他不一定乐意指点我们啊?”

    “啊?”

    “为什么”众人自然不信。

    潘鳅分析道:“大家想啊,千法大会就是去年的事情,而千法大会都是筑基弟子参加。这说明什么?说明祁云长老也只是刚刚结丹!所以,对祁云长老来说,目前最关键的事情,肯定是巩固自己的修为!说不定啊,这讲授之事,就是顺便从宗门接的任务,根本没怎么太上心。”

    这话说的却是颇有道理,众人想想这几天祁云长老的表现,似乎还真有些像……

    一个个不由沉默下来。

    “唉。”

    “既然不上心,为何还要接讲授的任务?”

    “这不是耽误我们么?”

    小胖子潘鳅道:“说不定,只是为了讲授的奖励罢了。”众人不免都有些怨气。是,对金丹真人来说,对整个纯阳宗来说,他们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虾米。

    就算耽搁了他们这些人,对宗门来说也完全没有任何损失。

    但对他们每个人来说不是的啊!

    观摩道典,结丹……这些事情就摆在他们的眼前!早一步和晚一步,简直天差地别!若是被耽搁一年……是他们每个人都承受不起的!

    杜瀚道:“好了,大家不要说了,祁云长老不见得就是这样的人。”

    杜瀚又向潘鳅道:“你还敢胡说八道?不见那日了么?祁云长老和陆帆长老进来,把你吓个半死没有?”

    潘鳅一哆嗦,却故意装作满不在乎地道:“怕什么?我是传音给大家的,用的是‘传音入密’的神通!就算是金丹真人,也肯定听不到我的话。”

    潘鳅觉得还是有点儿信心的。

    然而就在此时,却见殿门忽然打开,祁云缓步进来。潘鳅顿时又是一个激灵,要不要每次都这样!每次都是自己刚刚说完了祁云长老的谣言,后者就如影随形地进来了……虽然觉得自己的神通没有问题,但这样也是很吓人的啊。

    却说潘鳅连忙缩在人群后面,似乎觉得祁云瞥了他一眼,但潘鳅再看时,祁云已经收回了目光。

    “人都到齐了啊。”祁云扫了一眼,微微点头,“来吧。”

    祁云带着他们进入讲法殿。

    宗门设下供他们使用的讲法殿也有十处,足够他们使用了。祁云带着众弟子进去时,已经有两处殿中都有人在讲法了。

    祁云看一眼,杜瀚很激灵,在一旁解释道:“是詹北亭长老和孙澄长老在讲法。”

    这两人也都如同祁云一样在为他们这些新弟子讲法。不过他们可比祁云负责多了,基本都是每日至少讲授一次。

    他们占了“甲”、“乙”两殿。

    祁云也不在意,“那我们就去‘丙’殿吧。”

    不过正在此时,忽然就听从甲殿之中传出一个声音来,“是祁云师弟么?”

    “见过詹师兄。”祁云还礼。

    乙殿中也传出了孙澄的声音,“见过祁云师弟。”

    “孙澄师兄。”

    詹北亭爽朗的声音传出,“祁云师弟,愚兄正在给弟子们讲法,就不出去跟师弟照面了。稍等我这边讲授结束了,过去旁听下师弟的讲法,不知师弟可介意么?”

    祁云笑道:“师兄肯来指点,自然很欢迎。”

    “好。”

    “好。”

    詹北亭和孙澄的声音中似乎头透着喜色。

    祁云向他们告辞,带着一众弟子进入了旁边的丙殿。众弟子们一面跟着祁云进去,一面却都有些面面相觑。

    詹北亭和孙澄这两位长老,这话究竟是怎么一个意思?

    难道是向祁云长老挑战的吗?

    但怎么感觉……不太对?不太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