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初见
    无怪乎这些弟子不太相信,实在是陆帆的这种说法,太像是那种千篇一律,所有长老都会用的统一的说辞了!

    众弟子也在打量祁云。

    但见祁云微微含笑,站在陆帆身旁,对于后者的说法既没有反驳,却也没有丝毫骄傲的神色。很淡定,就好像一种见惯了风浪,对这种口头上的夸赞丝毫不放在心上。

    不知不觉间,一众弟子总算隐隐都多了几分信任,也许“祁云长老”真的很厉害呢?

    祁云的名声在纯阳宗的长老中,很出名;毕竟观摩纯阳道典,留下全部《指玄篇》,纵然很多长老未曾修习过,但肯定也会有所耳闻!

    知道祁云是宗门众多长老之中,潜力极高的一位!

    更何况,就算对此了解不多,但祁云结成一品金丹,道册留名,总是知道的。所以宗门的诸多金丹长老见到祁云,都很客气。但其他的那些弟子,特别是刚入门的弟子,他们对祁云反而不是那么了解,毕竟很多秘辛,宗门都不会轻易透露给他们知道。

    所以,他们只知道祁云是一位金丹长老,而且好像陆帆执事对他也很客气。

    可能很厉害吧?

    但因为祁云直到现在才露面,所以大家不免有些怀疑。

    在他们打量祁云的时候,祁云自然也在打量众人。

    这些人各个气息凝实,显然人人修为都是不俗。当然,比祁云当年要差了许多,但至少也都是很有潜力的筑基弟子了。

    说当年……其实真正距离祁云入纯阳宗,到现在也并未过去多久!

    祁云观察这些弟子,看着还不错的也有几个。

    比如祁云第一眼看到的,一个孤零零站在角落中的一个弟子,他已经修炼到了筑基圆满,根基十分扎实;他虽然是站在角落里,显得有些孤僻,但隐隐之间依然有不少弟子都会特别留意他,应该颇有威望。不过,祁云皱皱眉头,那名弟子的体质似乎有些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缩在人群后面的小胖子,一脸畏缩,修为也才只是筑基初期,其他弟子都有些看他不起。但祁云看来,他的体质特殊,却很可能会是造诣最高的一个。

    “祁云长老。”

    “祁云长老。”

    虽然心底对祁云的实力有些怀疑,但后者毕竟是金丹真人,而且他们也被安排跟着祁云修炼,所以无奈之下,众人还是一个个挨着上前见礼。

    祁云向他们一个个点头还礼,“罢了,不需多礼,你们先自我介绍下吧。”

    最先开口的是一个站的比较靠前的弟子,他恭恭敬敬得道:“祁云长老,弟子叫做杜瀚,是修仙家族杜家的一名弟子。三个月前拜入了纯阳宗,日后想入纯阳十三峰的万法峰修炼。弟子修炼的是杜家的‘千机残阳诀’,进境一直很快,只是最近开始遇到了瓶颈,希望能得到长老的指点。”

    祁云点点头,他的思路很清晰,也很条理。不过,就祁云的目光来看,他的天赋不算特别出色,最多只是中人之资。

    当然,具体如何也不能这么妄下断论,还需要再看看再说。

    更何况,就算是中人之资,也不见得就不行。

    比如祁云自己,资质也不算顶尖!但因为梦中的记忆,以及自己的勤勉修炼,不依然胜过了无数顶尖天才?

    有杜瀚带头,其他弟子也挨着介绍。

    祁云特别留意的那几个,那个看着很孤僻、体质似乎有问题的弟子,叫做岳恪;那个小胖子叫做潘鳅;此外还有一个女弟子叫做白薇,都是比较让祁云注意的。

    这一次的女弟子不多,17个弟子之中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弟子。

    陆帆见祁云已经认识了这些人,便向祁云告辞,“祁云师弟,就劳烦你费心指点他们了。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开口!”

    祁云客气地道:“多谢陆帆师兄。”

    “哪里哪里。”陆帆告辞离开。

    祁云简单询问了他们各自一两句后,对每个人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于是他一拂衣袖,向每个弟子的身份玉简之中送入了一道印记,“宗门派遣我来指点你们,在你们观摩《纯阳道典》,选择了拜入哪一峰之前一直有指点你们的义务,你们可以随时传讯于我,向我请教。”

    其实祁云年纪并不算大,但身上自有一种气度。那些弟子纷纷答应。

    这也是常见的做法。

    而后,祁云又道:“至于例行的讲授的话,嗯,就定为三日一次吧。第一次,就定在后日的申时吧。”

    宗门也并未强制讲授多少时长、多少次,都在于长老自己把握。

    那些弟子却面面相觑。

    几个月不曾露面,露面之后一照面就准备离开?讲授居然定为每三天才讲授一次?而且每次只讲授一个时辰?

    这也太短了吧!

    根据他们对其他弟子的了解,其他的长老几乎都是每天讲授一次,而且每次至少在两个时辰!有一些负责任的长老,一天更是会讲授两次,接近三个时辰!

    这态度……差的有点儿太多了吧?

    众弟子都有些心凉。

    杜瀚连忙道:“祁云长老,今日劳烦您前来一次,何不就从今日开始?”

    早一日开始,自然也是好的。

    其他弟子一下明白过来这个道理,纷纷附和,“是啊,祁云长老,何不就从今日开始?”

    “就从今日开始吧。”

    祁云却一皱眉,拂袖起身,“今日我不过第一次见到你们,什么准备也没有,怎么讲授?不必多说了,各自散去吧。”

    他还需要根据每个人的情况,仔细思索一下该怎么指点他们,尽快提升他们。

    虽然祁云对于宗门的所谓奖励并不看重,但这些弟子的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所以祁云还是希望能够真正的给予他们帮助,让他们能尽快获得观摩的资格,结丹。

    说完,祁云便驾驭遁光离开。

    留下那些弟子,杜瀚歉然地向其他弟子道歉,“对不起诸位,好像是我惹恼了祁云长老。”

    众人纷纷道:“杜瀚师兄说什么?你也是替我们说话。”

    “我们也都说了的,不能怪你。”

    “这祁云长老,怎么是这么一副脾气?”众弟子叹气一时,无奈之下只好各自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