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剑之威
    咔——

    剑光轰然落下,一剑斩在朱洹的头顶。

    草道人的枷锁术不够坚韧,所以朱洹能够仗着真元修为强行轰碎脱身。但这毕竟需要他集中力量去破解,而祁云正是抓住了这一刹那的空挡。

    祁云果断出手,在朱洹未能从枷锁术中脱困的时候,这一剑汇聚了诛仙剑阵之威,借了月娥他们几分之力……

    一剑落在了朱洹头顶!

    时机把握完美无缺。

    朱洹只觉一股沛然之力透下,霎时间将他这一分身震得不住摇晃,已经受了重创!

    生生吃祁云一剑,岂是那么轻易就能抗的下来的?

    朱洹也并不以炼体修为为长。

    “留不得了。”

    刷——

    朱洹无奈,只得果断放弃,展开遁法向外飞遁离开。而其他的几个分身也纷纷撤退。他计算的清楚,祁云腾出手来,大可以一一去诛灭他的其他分身,再拖延下去,只是白白挨剑罢了。

    只是一道分身受创,还不算特别严重,运转真元巩固一番,相信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

    但如果四道分身全部受创,那可就严重了!

    撤。

    朱洹只能闪身退走。

    大意了。

    实在是大意了。

    朱洹心中暗恨,他本算计着祁云他们这一行人,月娥他们实力虽强,但实力远未能恢复到最佳;祁云不过金丹境,也不足为虑。

    但谁想到,就是他以为的不足为虑的金丹境小辈,居然拿出了这等阵法,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暂退。

    朱洹瞬间决定下来,还是等召集来其他几位元婴老祖,再一同出手为好。

    ……

    真的打退朱洹了!

    那可是十神之一!

    即便这种战绩在千年之前,丝毫不被月娥他们放在眼中,只是一晒罢了。但是,看着祁云这么一个小辈,居然真的做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还是忍不住人人震惊,难以置信。

    这其中的关键自然在于祁云的诛仙剑阵,但更重要的,其实月娥他们此时想来,是祁云对于朱洹的手段的精准的判断。他准确估算到了元婴修士的种种手段,自己剑阵的弱点,并且针对这些弱点做出有效的针对布置,终于逼退了朱洹。

    这其中透露出来的种种斗法思路,连他们都觉得惊讶。

    未来,看来真的是这个小辈的了啊,等他修为突破到元婴境,还有谁能够制得住他?

    草道人却意犹未尽,那朱洹怎么就这么跑了?他还没有打尽兴呢!

    他的枷锁术,还有不少的问题……

    还想再改进呢!

    不过草道人一转头看见祁云,顿时又兴奋起来,连连叫道:“小兄弟,小兄弟,快快露出你的三个头来,我们再打过!”

    草道人兴奋地杀向了祁云。

    月娥跟他认识多年,却拿他有办法,笑道:“草道兄,你破解了祁云的那一招,但破解了这一招么?”

    草道人停住,露出讶然的神色,“哪一招?”

    月娥道:“最后那一剑。”

    草道人自然是见识到了祁云最后那一剑之威的!借助了诛仙剑阵,以及月娥他们几人之力,一举重创了朱洹的那一道分身。固然,因为这里禁制的缘故,朱洹的实力远未在他最强的程度,但这一剑所蕴藏的无穷玄妙,却还是能够清晰显露出来的。

    草道人被月娥一提醒,不由回想起了,越想越觉得这一剑惊心动魄,难以窥测其妙。

    甚至,这一剑分明还不是最强!

    似乎还有诸多地方,都还有着不少的缺陷……

    月娥笑道:“而且,草道兄,你也看到了,祁云的这一剑是依托阵法,真正的威能应该是四门的四口飞剑的威力;这一剑只是动用了一门,其他三门都未动呢。”

    草道人忍不住喃喃道:“是啊,好可怕,这一剑怎么会这么强……破绽在哪里啊?”他顿时又陷入了沉思中。

    月娥才松口气,这疯道人疯疯癫癫,但实力可当真恐怖。

    就算千年前,他们轻易也不愿招惹后者。

    而现在,千年囚禁下来,他们人人实力都大不如前,元婴枯萎,真元干涸,甚至诸多法术神通也都有些晦涩。然而,这草道人反而又琢磨出了诸多新鲜法术,实力只怕远胜当年……所差的,就是恢复真元罢了。

    但后者在修为上有这样的精进,恢复真元的速度只怕也会比他们快很多!

    “走吧。”

    月娥招呼众人。

    刀帝已经把木帝救起来,带着他跟着月娥、祁云他们一道离开。草道人这次倒是跟着众人,只是他依然在那里双眼无神,神游物外,嘴里不住喃喃自语。

    很显然,他还在想着月娥给他出的难题……月娥也不理会他,向祁云说道:“这个出口已经不能走了,我知道一条秘道,可以避开他们的追捕。”

    祁云欣然,“还要有劳仙子指点。”

    他本就正在担心,这么直接出去很可能会碰上朱洹。

    朱洹其实受伤并不重,只是无法破解诛仙剑阵,被迫退开而已;但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祁云原本的计划,是拖延时间,等待外面的其他元婴老祖察觉支援。但现在如果月娥他们有其他秘道的话,自然更容易逃生。

    于是,一行人悄然离开诛仙剑阵,潜向了月娥所说的那一处秘道的方向……

    这些人都是修炼多年的老妖怪,祁云也有梦中的诸多记忆,所以都有潜形匿迹的秘法,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已经只在原地留下了一座空空荡荡的诛仙剑阵。

    祁云舍不得留下诛仙剑,但却把戳仙、陷仙、绝仙三剑留在那里。

    这样,阵法的运转一时间不会停下,还可以迷惑对手。

    等朱洹他们察觉的时候,祁云他们早已经逃之夭夭!月娥看着祁云的动作,也是服气。这小子,简直奸猾!

    而且最难得的是,还真舍得……

    这样的阵法,这样品阶的飞剑,都舍得丢在这里!

    ……

    闲言少叙,却说祁云他们一行人在月娥的带领下,悄然间从这里转移出去,很快寻到了另一处出口,这里果然没有被东海瑶池所察觉,他们悄悄离开。

    “前面是一处祭坛……”月娥引着祁云,顺着秘道悄悄向前,同时也在简单向祁云介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