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枷锁术
    月娥和刀帝都是心惊,更是咬牙暗恨,本来祁云一个人坐镇诛仙剑这一门,面对朱洹分身,已经压力很大了,如今草道人还来添乱?

    看朱洹出手,分明是打算趁机取了祁云性命,彻底破解此阵!

    祁云瞬间凶险万分!

    但不料,朱洹赶来,却反而激怒了草道人,后者气得大叫,“我自与小兄弟斗法,干你何事?”

    一面说着,一面他转头就直奔着朱洹攻击过去。

    朱洹连忙反击。

    他心中大怒,自己怎么说也算是帮他,结果却反而惹来了他的一顿迎头乱打,特别是草道人一边出手,嘴里一边还骂骂咧咧,朱洹也是一方宗师人物,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他索性把心一横,试探起这草道人的手段来。

    两人转瞬之间战在一处,他们出手都是极快,每一挥手间,无数符文生灭,将周遭打的光华乱颤,天地动摇,无数幻象闪现不定。

    朱洹越战越是心惊,这草道人按说千年前的实力,比月娥、刀帝他们都要逊色一筹。

    但现在,双方对上之后,给朱洹的感觉,草道人反而比木帝、比刀帝他们更难缠!草道人对于斗法似乎有着天生的敏锐,哪怕他不是刻意,总也能轻易找到自己法术神通之中的弱点,从而加以利用。

    再加上草道人天性好斗,因此,都未能恢复全部真元,但在懵懵懂懂的草道人这里受到的影响似乎反而更小些。

    草道人越打越是兴奋,口中不住怪叫连连。

    他此时也不骂了,只觉得这朱洹也是个不错的对手!

    后者魔宫不离周身,能攻善守,更能衍生出无穷的变化。那些魔宫之中起舞的魔女,开始他还只道是一种惑人心神的秘法,但后来才发觉不是,却是神通的组成。

    “有趣!有趣!”

    草道人大叫。

    朱洹不耐,大喝一声,右臂陡然间挥出紫红长龙,已经是运转了魔龙光影神通,轰然一卷,扫在了草道人的身上。

    草道人顿时被打的倒飞出去,但他很快又飞掠了过来,脸上丝毫不见恼色,反而兴奋地连连大叫:“好小鬼!原来你还有这样的手段,都用出来,都用出来!”

    一面喊着,一面他已经飞身近前,“吃我一记!”

    朱洹这样的一方宗师,也被他叫做小鬼。

    不过还别说,以草道人他的辈分,叫朱洹一声小鬼还真没叫错……

    却见草道人挥手之间,虚空之中两道枷锁突然降临下来,好似自虚冥之中突然降临,出现的极快!竟是一下将朱洹困在了其中。

    “这是什么法术?”

    朱洹大惊,他虽然阅历千年,不知与人恶斗过多少次,见识过多少精妙法术;却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演化枷锁拿人。

    而且最关键的是,居然这么快。

    但好在他毕竟修为精深,虽然一不留神被枷锁拿住,但他立刻运转真元,生生将那枷锁震断,脱身飞出。心底却也暗惊,这法术好生诡秘迅疾,连他不防之下也被拿住。

    草道人大笑,“这是我在囚笼之中,琢磨出来的法术,叫做‘枷锁术’!可还好玩儿么?”

    说着,他又一挥手,霎时间又是两道枷锁出现!

    咣!

    朱洹再一次被囚禁了进去……

    “开!”

    第二次!

    朱洹大怒,却也无奈,只得再一次运转真元,震碎了枷锁脱身。草道人在一旁兴奋地连连大叫,这套法术他琢磨出来之后,还是第一次使用,却也发现了弱点,法术演化枷锁,毕竟不够结实。

    “好对手,好对手!”草道人连连道,他不断运转这“枷锁术”,推敲其中弱点,思索改进之法。

    很是兴奋。

    但朱洹老祖却是打的吐血,他此来,可不是为了陪这个疯道人戏耍的!

    只是虽然他有心摆脱,无奈草道人法术神通确实高明。

    这也不奇怪,后者毕生精力都在琢磨法术神通,就算是被囚禁在囚笼之中,旁人心灰意冷,他却依然乐此不疲,反而琢磨出了枷锁术这样的法术来……

    这法术虽然还有不小的缺点,但神出鬼没,在锁人拿人上确实有着独到之处;不看即便朱洹老祖,也几次失手被擒么?

    朱洹心中一动,连忙叫道:“草道人,你不是要跟这祁云斗法么?”

    草道人一愣,“对啊。”

    “那你跟我一直打个什么?”

    “也是?”

    草道人一琢磨也对,有点儿想不清楚了,自己不是要来破解那小子的三头六臂的么?怎么跟眼前这个家伙打起来了?

    月娥、刀帝他们在一旁也是无奈,唯恐草道人真被朱洹蛊惑,只得连叫道:“草道人,这人是天下十神之一,手段神通了得,你不是不敢跟他斗法么?”

    草道人连连怪叫,“谁说我不敢跟他打?”

    刷!

    又是一道枷锁术丢出,将朱洹拿住。

    草道人得意洋洋地道:“这就是天下十神之一么?还不是轻易就被我拿住了?”

    朱洹吐血,草道人这话若是换做旁人说出来,他一定灭后者九族!

    但无奈,朱洹只能又一次将这枷锁术震碎,脱困出来。他心底也是暗惊,这法术果然诡秘!他已经一直在小心戒备着了,但草道人一抬手,依然会将他擒住,简直不讲道理。他明白,这只怕还是因为草道人真元并未恢复,所以法术不够牢固,才能够被自己震碎。若是草道人也恢复全盛之时,自己还真未必能这么轻松化解。

    月娥和刀帝唯恐草道人就此罢休,两人只好继续激将他,“你只是将他拿住一时罢了,不见他很快就脱困了么?”

    草道人“哇哇”大叫,朝朱洹冲来,“再打,再打!”

    朱洹无奈,只好与他缠斗一起。

    两人滚滚战作一团,无数符文飞舞出没。草道人各种法术层出不穷,几乎每一种都是朱洹闻所未闻的。

    囚禁千年,月娥、刀帝他们实力只怕都退步不少,但草道人反而似乎另有精进。

    当真是异数。

    两人在那里又缠斗了一时,朱洹不得不承认,只怕自己轻易间还真奈何不了草道人。再加上这玄妙阵法的护持,想要对付祁云一行还真不容易。

    正在朱洹萌生退意时,忽然草道人又一次将枷锁术祭出,而不例外的,朱洹又一次中招。

    草道人的十次枷锁术中,他至少会中七八次!

    这已经是相当恐怖的成功率了……

    但这一次,在朱洹被枷锁术困住的时候,忽然一口长剑出现在了他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