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诛仙剑阵!
    咔擦、咔擦——

    在魔宫的恐怖的威压之下,木帝伸出的一根根枝杈,纷纷应声断裂。木帝只能努力地将根系向地下扎的更深,企图借助大地之力,来对抗朱洹的压力。

    那魔宫覆盖之下,周遭的天地之间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赤色,赤色所过之处,万物悄然粉碎。

    无数魔女在魔宫之中翩然起舞,并无声音,但一道道不同的舞姿,汇聚起来却形成了莫大的神通力量。

    咔咔!

    巨大的压力之下,木帝到底是修为远不及当年,所以被压得生生向下陈了三尺!顿时就只见那一株古木的干部,已经被脚下的土地埋了一截。

    这一幅景象看起来有些怪异,甚至有些引人发噱,然而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修士,却忍不住从心底涌起一股惊骇。

    他们感觉的到,朱洹并未动用太强的力量,并没有超过木帝。

    朱洹信守了他之前的承诺。

    但是!

    只因后者的力量太恐怖了,神通惊人,哪怕是动用相同的真元,依然生生压制住了木帝。

    木帝心底露出无奈的念头,对方气势已经完全起来了……

    自己挡不住了。

    只希望月仙子他们……能够及时逃出去吧。

    ……

    另一边,月娥和刀帝有些无奈、也有些叹息地望着朱洹,向祁云发问,“祁云小兄弟,你所说的什么阵法,便是能够对付这样强势的存在?”

    这可是天下十神之一!

    祁云飞快地道:“没有时间了,我只能大概解释一下。这是我从镇压魔族的牢笼之中,学到的一种禁制秘法。后来又经过我反复的琢磨和推敲,渐渐推演出了这套阵法,神威很强,我觉得可以一试。”

    但他这么说,月娥和刀帝他们更加的一脸懵逼。所以,祁云的意思是,这套阵法,其实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了?

    这……实在没有很强的说服力啊!

    祁云什么修为?

    金丹境!

    他琢磨出来的这什么阵法禁制,想要去对付一位元婴修士?还是一位天下顶尖的元婴修士,十神之一?

    祁云也无奈。

    所以,他只好暂时不去理会众人怀疑的目光,飞快地把这套禁制阵法的种种要义,向大家大概解释一番。这阵法,自然便是诛仙剑阵!遇到朱洹这样的强横对手,祁云暂时所能动用的手段,便也只有诛仙剑阵了。

    当年萧北流宗主赠给他的是一整套的诛仙剑阵,不过祁云之前集中推敲的还是诛仙剑,其他的戳仙、陷仙、绝仙三剑并未重新炼制。

    此时形势危急,祁云也顾不得了,只能暂且拿出来使用!

    好在有作为核心的诛仙剑,只要将阵法稍稍变化,主要运用诛仙剑这一点,倒也勉强能用。

    祁云把他的思路简单说了一番。

    其他一种元婴修士却是面面相觑,月娥难以置信地道:“祁云小兄弟,你的意思是说,这套阵法所需的四口飞剑,你只有一口?”

    刀帝也不敢相信,“其他三口都没有祭炼,所以只能拿来凑数,真正能发挥作用的,只有一口?”

    “而且这一口飞剑,品质也比原本的要差许多?”

    “……”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各个都惊愕地望着祁云,这怎么听怎么不靠谱啊!

    祁云肃容道:“不错,此阵威力通天彻地,幸好这样削弱了一番,不然的话,以诸位前辈现在的状态,只怕都难以将此阵布置出来。所以,现在也是运气,巧了。”

    众人却都是一副信你才有鬼啊的表情……

    什么阵法,还连他们都布置不出来?阵法,不就是一门辅助之道么?

    祁云也顾不得多解释,已经取出了从萧北流那里得到的四口飞剑。这些飞剑用原本魔族囚笼之中的方法,威力自然是半点儿都发挥不出来的。不过,祁云已经重新祭炼了诛仙剑,稍稍改动一番,加以祁云的理解,以诛仙剑为核心,却是能够略具几分当年诛仙剑阵的威能。

    当然,恐怕只是诛仙剑阵之中,“诛仙剑”这一门之中所蕴藏的威力,而且恐怕也是削弱了无数倍的。

    但这一套阵法是怎样的品阶?哪怕削弱万千,只要略具几分神通,依然会极为恐怖。

    祁云忙忙碌碌地开始布置。

    这些月娥、刀帝他们自然也插不上手,祁云一面快手快脚地布置着阵法,一面简略地向月娥他们介绍着这一套阵法的运用之法。

    时间太过仓促了,所以祁云也顾不得向他们多解释,好在被祁云改动后,这一阵法主要是看诛仙剑的威力,倒也不用他们熟悉太多。

    但这么一来,月娥、刀帝他们听得自然更加怀疑——这也能省略?

    众人都很崩溃!

    若非祁云坚持,恐怕很多人都要放弃了……

    祁云不理不会,专心布置!

    而此时,场中木帝已经越发不支。他毕竟修为没有恢复到全盛,不止真元修为远逊当年,诸多神通法术的运用也差了很多。所以,哪怕朱洹压制了修为,木帝依然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朱洹的声音滚滚传来,“木帝,没想到你英雄一世,但到此时居然已经如此不济。杀你,都嫌污了我的手。”

    他并没有刻意放大声音,但依然使得远在数十里之外的祁云他们清晰可闻。

    就见魔宫已经悬停在了那株古木的顶部,巍峨的宫殿压得古木竟已经向着侧方弯了下去。而同时,众人运转神识也感知到,下面,土地之中古木探出的根系,也被朱洹的力量所笼罩,而举步维艰,不住缩减着范围。

    刀帝终于忍不住了,一跃跳了起来,“不管了,我要去!”

    一股刀气从他身上喷薄而起!

    刷!

    刀气横空,霎时间化作一道迤逦的虹光,刀帝的气势悄然绽放,遥遥锁定前方的朱洹,“朱洹,莫要猖狂,来与我一战!”

    朱洹瞥眼望去,心中大喜,他的目标毕竟不是击败木帝,而是将刀帝等人尽数留在这里!

    所以,他在跟木帝斗法时,其实一直分心在出口处,就是怕他们逃走。

    但现在,刀帝居然又主动跳了出来?

    好,好!

    就把他们一网打尽!

    朱洹冷笑。

    轰!

    他挥手向着本已经被他压得只能坚守于地的木帝拍去,恐怖的威能压得后者周身不住发出“咔咔”的声响,继续下沉;而同时,他已经驱使魔宫,倏然间将刀帝也笼罩在了其中。

    修为差了太多,刀帝的攻击几乎瞬间崩掉!

    虽是同时对付两人!但他不用再刻意压制修为,所以朱洹反而更加游刃有余。但在他魔宫笼罩那一地时,却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沛然的力量蕴藏着……

    使得朱洹不由一惊,怎么会有一股这么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