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杀元婴!
    这里禁制虽强,但祁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自然琢磨出了不少窍门。墨守还以为大家都被禁制所压制、所克制,其实他却不知道,对祁云来说已经不同了!

    诸多斗法环境,各有各的不同特点,尽快找出最适合的战斗方式,本就是祁云擅长的东西。

    墨守实力虽强,但修为被压制,面对祁云这诸多手段,还有月娥、刀帝他们的联手,墨守虽然怒吼连连,却到底招架不住。

    锵!

    鱼肠剑从墨守手中弹起,径直一剑刺入了他的心口!

    以鱼肠剑的神通,哪怕是持在祁云手中,差着一个境界,依然径直刺入。

    墨守眼中露出惊悔的神色。

    悔恨啊!

    若非他贪念作祟,发现这鱼肠剑后,孤身一人冒险闯入过来,想要一己之力拿下月娥他们,独占鱼肠剑……若非如此,而是直接传讯朱洹,召集其他老祖前来帮助,岂会落入如此境地?

    只可惜,已经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其实他已经接近成功了,只是没能防备到,祁云这么一个金丹修士,居然真的可以威胁到他!

    墨守死!

    而在这世界的压制下,墨守的元婴竟也无法逃脱,保全性命……

    月娥、刀帝众人都落下遁光,人人都在忍不住喘气。但互相望望,刀帝率先大笑,忍不住的大笑。木帝望着他,先是摇头好笑,紧跟着,他也觉得此事颇为有趣,忍不住也跟着大笑起来。其他人也一样,先是觉得好笑,又跟着自己也忍不住大笑……

    月娥摇头,她是明白众人的心思,说出去真的怕没人信,他们这些当年跺跺脚天下震动的人物,此时居然为了对付这么一位小人物穷尽手段?最后,还要依赖祁云这么一个金丹后辈的帮助?

    说出去,真是要笑掉自己当年那些道友们的大牙了。

    月娥望向祁云道:“祁云,我们必须要迅速离开这里。墨守能发现此处,其他人未必就不能。”

    祁云点头。

    能够击杀墨守,已经很是侥幸。祁云也不觉得,还能对付下一位元婴修士。

    他如今的修为毕竟只是金丹境界,许多神通还无法施展。

    “走!”

    众人重新驾驭遁光,向着这一传承之地的出口飞去。这一次,有更多的修士都不得不躲入了祁云的锁妖塔之中。

    先前一战,虽然祁云他们最终获胜,但他们这边也损失了六位元婴修士!

    包括月娥、刀帝等人在内,更是人人负伤!

    实在不敢再遇上第二位元婴修士了……

    ……

    却说墨守身死,一道进入了瑶池会小世界的朱洹立刻就感知到了。

    “那边!”

    朱洹立刻锁定了一个方向,而后驾驭遁光直飞掠而去。他的心中也很是惊骇,墨守居然死了?墨守可是元婴境界,而且实力相当不俗。在这小世界之中,怎么会被人杀死?

    莫非那些被放出来的囚徒,已经恢复了实力?

    朱洹心中一沉。

    千年前之事,当时他还只是个后辈小修士,并未亲临那一战。但当时,月仙子,刀帝、木帝等等强者的恐怖,却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若是这些人恢复当年的恐怖……

    朱洹也感觉到了压力。

    即便是以他现在的实力,他也不觉得能够跟全盛时期的这些人对抗。莫说这么多人一起了,就即便只有一人,也不是他能对付的。

    当然,墨守已死,如今也不应该仅仅是他一人之事。

    果然,朱洹心中一动,已经感觉到了冥冥之中传递进来的一道讯息,“朱洹道友,我族弟墨守为何会死?”

    正是墨义!

    墨家第一人!墨守之兄。

    朱洹很清楚,虽然外人把他列为了东海瑶池第一人,并且把他排入了天下“十神”之中;但其实,旁人不说,单单是墨义就让他也不敢轻慢。只是墨义为人生性疏懒,常年闭关潜修,很少露面,所以知道他的人不多而已。但每个见过他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墨义是一位很恐怖的存在。

    朱洹也很忌惮墨义,所以他传讯出去道:“古城囚徒逃脱,墨守前去堵截,我并未收到他的任何讯息,只从他临死之时的气息波动,大概能够判断一个位置,正在赶赴过去。”

    两界屏障,在他们这样的存在眼中也不算什么。虽然不能说轻易跨越,但却能够借助秘法传讯。

    墨义沉默了片刻,传讯回来,带着几分叹息,“舍弟不肖,倒是偏劳宗主了。”

    “应当的,不过今日之事,恐怕还要劳烦师兄出手。”朱洹道。

    墨义声音已经飘渺,“需要时我自会出现。”

    ……

    却说祁云他们一行一路飞遁,终于是到了后吴之宫的出口的位置。

    然而此时,月娥、刀帝、木帝,包括祁云,都是身子一滞,其实他们没有任何察觉,一点儿异样都没有发现,纯粹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感应到,周遭似乎有着无比恐怖的存在。

    月娥急急向祁云传音,“收敛所有气息!”

    她是担心祁云没有察觉到。

    但等她传音过去,却发现祁云早已经收敛了所有气息,用了不知什么秘法,往乱石丛中旁边一躲,简直化身一座顽石一般。

    月娥无语,这小子果然奸猾机警!

    应变很快。

    月娥衣袖飘飘,立在那里,但整个人已经好似化作了一道月光。哪怕祁云就看着她在那里,感知中,也好像已经不在了似的。

    木帝目光有些深邃地望向虚无的天际,身子已经悄然化作一株半枯的古木,只根系深深地扎入地下。

    祁云感觉到,木帝的伤势仍在不断地恢复着。众多元婴老祖之中,以他的伤势恢复最快!果然,这些顶尖的强者,谁都有自己的保命的手段。

    半空中悄然间浮现出了一张巨大的人脸,人脸之上一对眼睛陡然睁开,好似每一颗眼珠之中,都有一座巍峨宫殿深藏。

    目光所过之处,好似纤毫毕现,任何踪迹都无法逃脱他的搜寻似的。

    月娥隐晦地向祁云传讯,“不要动!他没有发现我们!”

    果然,搜寻无果。

    那张人脸徐徐消散。

    但祁云他们依然没有动,又耐心地多等了一时,果然就见那座巍峨宫殿再一次降临,在出口这里微微一停之后,飞速向着后吴之宫的更深处掠去。

    “朱洹老祖,亲自出手了……”祁云感慨。

    月娥他们却讶然,“此人便是朱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