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草道人
    却说武夫三人都在打着同样的主意,既然打不过,那就拖延时间,寻找机会便是!于是三人斗法的风格一变,开始拖延起来。

    囚笼之中,众人都纷纷指责最初开口的那个,“老鬼,你不想出去我们还想!”

    “出的什么鬼主意?”

    “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

    众人纷纷喝道。若非大家都被锁链所禁制,无法脱身,只怕这时候早都已经一拥而上,开始围殴起那人了。

    那人也自知失言,连连赔笑道:“我这不是一时见猎心喜么?我还没说出去,其实还有一个破绽……”

    “住口!”

    “闭嘴!”

    “该死!”

    众人大怒,纷纷喝骂。

    那人委屈地道:“我又不笨,怎么可能会说出去呢?”

    却说祁云自己反而觉得有趣,一面六条手臂之中施展诸般法门,牢牢将花匠他们三人压制住——后三者采取守势,祁云的压制自然越发肆无忌惮;一面祁云又已经饶有兴致地开口询问:“这位前辈,不知我这三头六臂神通,还有什么破绽?”

    祁云瞥眼望去,但见这说话之人被锁在另一处囚笼里面,也有四根锁链;而他虽然看着蓬头垢面,但双眼精光闪烁,反而是这囚笼所困的众人之中精神最好的一个。

    “小子,你真的要我说?”那人大喜。

    祁云笑道:“但说无妨。”

    花匠三人顿时都竖起耳朵去听!

    其他牢笼中的诸人一个个却都骇得魂飞魄散,“草道人!你若再敢废话半句,我们一旦有机会脱困,一定剥了你的皮!”

    那草道人不由摇头,“你们此言大谬!如果我说了,那么这小子一定会被击倒,我们没办法脱困,你们自然没办法剥我的皮。如果我不说,你们也不会剥我的皮,所以总而言之,不能剥我的皮。”

    众人崩溃。

    早知道此老好斗成性,眼光高明,早在被囚禁起来之前就有连续向三百余位元婴老祖挑战的记录。

    他每见到一种秘法,必然兴致勃勃,非要钻研个明白不可。

    因此,饶是他天赋在所有元婴老祖之中,绝对是最顶尖的一流;但他的实力,比起一鬼、木帝等人反而要逊色了一筹。

    当然,实力虽然逊色,但因为他好斗成性,天赋又高,见识又广……

    所以他所言的祁云这强大神通的破绽,还真有可能是真的!不见之前被他提醒一句,花匠他们三人立刻扭转了被动的局面,开始变得渐渐站稳了脚跟么?

    祁云却笑道:“所以前辈但说无妨。”

    众人更加崩溃……

    前面有个老疯子,这里又有个小疯子!

    众人大悔……把脱困的希望寄托在这样的小疯子身上,怎么看都觉得靠不住啊。

    草道人抓耳挠腮,“真的要我说?可他们不让我说。”

    看他模样,分明已经心痒痒了。

    祁云笑道:“无妨,我让你说,现在可只有我才能放你出来啊,你们都应该听我的。”祁云循循善诱。

    “真的?”草道人大为心动。

    “草兄……”而正在此时,只听那个同样被六根锁链束缚着、唯一的女性的修士,忽然开口笑道:“您老见到这样的神通,难道不想跟这位小兄弟交手一番试试么?假手旁人,如何比得过自己亲自尝试?”

    草道人一愣,不由连连点头,“是极是极,所以我不能说,得让这几个家伙被收拾掉,放我出来,再跟他打一架。”

    他说的乱七八糟,不伦不类,语无伦次……好在众人也都听明白了。

    “是极是极。”

    “就该如此。”

    “还是月娥前辈有见识……”众人这才松口气。

    木帝忽然笑道:“草道人,不知这三人都有什么破绽,你可能看得出来么?”

    “当然能!”草道人傲然道。

    众人闻弦歌而知雅意,纷纷笑道:“我看这三人实力非常恐怖,如果不以境界压人,同在金丹境,除了木帝、月娥、一鬼和刀帝四位前辈外,其他人肯定都不及。”

    “不错不错,看他们的法术运转圆满如意,根本没有丝毫破绽可寻,厉害厉害,想来我们都是不及的了。”

    草道人听得不服,“谁说的?我就能看出他们的破绽!”

    “是什么?”

    “说来听听!”

    “光说不练假把式!”

    众人七嘴八舌地纷纷道。虽然此老心性好似顽童,但他在法术神通上的造诣和眼光,却还是让其他人很佩服的。所以,哪怕是木帝、月娥,之前也都出言。

    草道人傲然道:“这有何难度?那个使刀的修士,看上去刀法凛冽,气势磅礴,但其实刀意太连,该断不断,只要强攻于他,瞬息变化,他若是没有新的变化出来,定然要落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这时候就能轻易取他性命。”

    那武夫面色一变,忍不住连连后退,骇然望向那草道人,只觉后者正说中了他最薄弱的地方。

    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弱点,但他修炼的刀法是取江河之意。

    有了其浩瀚磅礴,却也没能免了连绵之意。

    有些太过“粘”、“连”了。

    众人大喜,连忙又催着草道人去说第二个,草道人道:“这用马鞭的修士,他的劲气爆而有余,收而不足,若是能够以‘柔’力化之,可以建功。”

    马夫也是面色大变,同样忍不住向后微微退缩。

    草道人继续说第三个,“这用花锄的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修炼的真元太偏木行,正好被这小子克制。再加上这花锄灵巧变化有余,攻坚却不够,大可以肆无忌惮地强攻便是……”

    草道人连连分析,尽都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花匠他们三人的薄弱之处。

    那些被囚禁的众人都是大喜,纷纷叫道:“小兄弟听见了么?”

    “还不快动手?”

    “莫要拖延,生出其他变故!”

    ……

    但祁云却忽的大笑一声,扬声道:“前辈果然眼光高明,我也很期待能与前辈交手了。也罢,就不跟他们玩儿了。”

    说着,祁云神通陡变,一下子弃了武夫,直取花匠和马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