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五十二章 人魔之战
    却说祁云在这一宫内确实感觉颇为古怪,其他的传承之地吧,比如木宫、月宫,都能清楚感知到种种传承之物,然后设法收取便是。

    就算是后来进入的书卷之宫,虽然空间极为广阔,但也能看到那册书卷悬浮空中,很清楚。

    只有眼下这里,祁云有些摸不准头脑。

    首先,这里的空间同样太广阔了,只是目力所及,就有无数河道交错;但哪怕穿过了“后吴之宫”的水门,却除了感知到了沉重的压力外,却也没有其他发现。

    至于眼下这一艘木船,兵卒陈列,但似乎也不像是有什么传承在。

    一时间,祁云竟不知该从哪里入手……

    ——不过,就在祁云疑惑时,忽然感觉到了变化!

    阵阵水声传来。

    祁云立刻警觉,向着外面望去,就见河道之中水波开始滚滚翻起,一辆辆战车趟水而行,却如履平地。战车前方有着种种凶猛妖兽,各个狰狞骇人。而车上也站着一队队的兵卒,各个手持利器,面容肃杀。似乎感知到了木船上的变化,就见这一队队的兵卒各个平端手中的兵刃,做出了刺杀的动作。

    向着木船的方向冲杀过来。

    而几乎同时,木船上的这些兵卒也动了起来,分工合作,各施其职,数百兵卒之间竟也配合有序,一切应对的举措都是有条不紊。

    很快,那一辆辆战车已经杀到了木船前,两边的兵卒短兵相接,厮杀做了一团。

    祁云错愕。

    这一幕总感觉透着十分的诡异。

    他就站在木船上,当然也受到了波及,就有几辆战车上的兵卒,纷纷手持着兵刃朝他刺来。

    祁云心中一凛,见那些兵卒各个眼睛都与人族略有不同,莫非也是魔族?

    他挥手将刺来的兵刃震碎,身形飘然后退。

    那些兵卒也不追击,转而去攻击其他的船上的兵卒。

    双方战况十分激烈!

    短短不过片刻,祁云就见到两边都有不少兵卒被击杀!只是人族兵卒这边,那些兵卒明明被砍掉了脑袋、甚至断掉了半截身子,但剩下的半截,依然能从地上爬起,继续举着兵刃厮杀。

    如此短兵相接,伤残的兵卒极多,就见不少无头兵卒战在一起,这一幕看着实在诡异。

    对面的魔族兵卒似乎也早知道了这些,丝毫没有意外的神色。

    更诡异的是——祁云很快发现——这么惨烈的一场厮杀,竟然没有丝毫喊杀声传出!两边都在哑着打,只有兵刃交击的一阵阵声响,却没有一点儿人声传来。

    由于这里被限制了真元的运用,所以双方几乎都是贴身肉搏,厮杀十分惨烈。

    而渐渐的,木船这边开始有些不支……

    祁云隐隐看出来了,对面那些多半像是魔族的兵卒,他们虽然也无法运转真元,但魔族由于生存条件的限制,所以天生要比人界修士肉身力量要强。所以,这种条件下的战斗其实人族还是比较吃亏的。

    人族要败了……

    祁云看出了这点,那些兵卒似乎也意识到了,但依然人人都投入在厮杀之中,悍然无畏。

    祁云想了想,总不能坐视不理,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出手!

    丈六金身!

    祁云运转炼体修为,周身金光闪烁,阵阵佛音禅唱之声传出,他立刻杀入了那些魔族的兵卒之中,挥拳将当面的两人一掌一个击毙。

    那两个魔族却也凶残,祁云两掌下去,换做旁的修士早已经毙命,但两人哪怕身子残了半截,依然奋力在朝祁云厮杀着。

    真诡异。

    祁云眉头微皱,不得不再运力量,彻底将两个魔族震碎,这才算是击杀了两人。

    祁云实力本来就强,有他这样的生力军加入,人族这边局势顿时就缓和许多!

    在祁云帮助下,人族修士渐渐开始扭转了战局,特别是祁云,一个人杀入到魔族兵卒之中,简直如同虎入狼群,每一挥掌都有无穷力道,都有诸多魔族兵卒被他所震杀。

    只是,渐渐显露了败势的魔族兵卒,竟也没有一人后退,依然在那里奋力厮杀,直到杀到了最后一兵一卒。

    人族的这些兵卒也一般模样,颓势时没有任何畏惧;胜势时也没有什么欢喜。

    就如同千百次经历过相似的事情一般……

    这一战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快。

    祁云算了下时间,前后不过一个多时辰,魔族已经被彻底击杀。那些战车一辆辆都沉入了河中,很快消没不见,没了丝毫踪迹。

    船上的众人族兵卒则开始打扫战场,祁云在一旁看着,只见他们轻车熟路地抬起一具具魔族兵卒的尸体,一一抛入了河中,很快便也都沉了下去。

    至于他们人族的尸体,有伤残的则是被收拢起来,送入了船舱内;而彻底被震碎的,也都一一抛入了河中。

    与那些魔族的兵卒待遇一般。

    只是,在抛下本族的兵卒时,船上所有的士兵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那么默默地站在那里,注视着同族同胞的尸体被抛下。

    无声之中,就透露出了庄严肃穆的味道,更是透着无数岁月的苍凉。

    祁云稍稍靠近些,周遭的那些兵卒立刻为他让开道路,将手中的兵刃稍稍下垂。祁云一怔,然后立刻明白过来,这些兵卒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尊重!显然,之前祁云仗义出手,拯救了他们危局的举措,还是让这些兵卒心生感激。

    然而,这些动作倒是罢了,但每一个兵卒的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祁云的感觉不由更怪,眼前的这一个个兵卒如此,那些无声来袭的魔族如此,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也是如此……

    他向下望望,河道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

    只是,吞没了无数的兵卒的残骸,却没有任何的痕迹,显然这河道也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这一宫殿之中,处处透着诡异。

    祁云看着那些兵卒将战场打扫完毕,一个个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僵硬地站在那里,没有了丝毫动作。只零星几个兵卒,带着那些伤残的兵卒,向着船舱内运送进去。

    祁云不由好奇,船舱之中,会有什么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