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尸兵如生
    “后吴之宫?”祁云微微沉吟。

    根据他梦中的经历,上古之时有吴、越、齐、楚等等,皆为一些强大的存在所建立的国度。譬如祁云的“湛泸剑”的炼制方法,便是从吴国著名的炼器师欧冶子那里学来的。

    但这“后吴之宫”又有什么说法?祁云也从未听闻。

    不过,祁云敏锐地察觉到,见到这四个古字,樵夫四人的神色都是忍不住微微变化。

    “四位道友?”祁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熟悉的笑容……

    四人登时毛骨悚然!

    樵夫连连苦笑,“祁云道友,实不相瞒,这后吴之宫应该便是我们瑶池所探测到的一处传承之地,一处上乘传承之地!不过,虽然这里已经被探索过了,但其实诸多信息我们根本不清楚。”

    这种上乘传承之地大都有着价值巨大的传承,瑶池也很重视;所以,诸如木工、樵夫他们这样的金丹修士,也不知情。

    祁云点点头,也没有计较太多。

    他驱舟继续前行。

    樵夫几人苦笑,但祁云的实力,他们纵然有心阻拦只怕也难以做到;互相看看,只能从后面跟上。不过坦白说,其实四人对这一宫殿之中的传承也是很感兴趣的。

    这种上乘的传承之地,听闻是瑶池当年花费了数十年功夫,数次进入才终于完成了探索,里面究竟会有怎样的传承?

    众人很快到了那“后吴之宫”四字的水门前。

    祁云看那门户,高大巍峨,耸立在水面之上,上面刻绘着种种复杂云纹,形成一股莫测的神威。

    稍稍靠后一些的樵夫几人,哪怕相距甚远,但依然感觉到了从水门上透出的恐怖压力,让四人几乎都有种难以抵抗的感觉。

    但祁云却若无其事,负手而立,脚下驱使着木舟向前,缓缓驶入了水门之中。

    嗯?没事?

    樵夫几人心中嘀咕。钓叟最急,干脆也催舟跟上,然而他还没刚刚走到后吴之宫四字之下,顿觉一股沛然的压力传下,如同一座巍峨山峦压在头顶,以钓叟的修为竟然也承受不住。

    顿时被压得盘膝坐在地上,额头上冷汗涔涔,全力对抗着压力。

    木工惊讶,竟然这么大的压力?

    不过他自付自己实力要胜过钓叟,所以依然试着催舟上前,结果不片刻,也一模一样地被镇压了下去!

    樵夫和铁匠骇然,他们纵然炼体修为要更强,但也不可能比木工强出很多吧?

    这木门之下,压力究竟恐怖到了怎样的地步?

    两人不由都有些畏缩,不敢上前。

    祁云扫他们一眼,知道凭借他们的实力,大约真的很难进入此门,也可以想见这里的禁制的恐怖。樵夫他们在金丹境修士之中,实力已经不算弱了,但居然连进入禁制之中的资格都没有。

    这些人身份诡秘,瑶池一直隐藏他们的存在,再加上祁云发觉这瑶池会之行处处透着阴谋诡计,当然不可能把这几人放走。

    所以祁云干脆袍袖一拂,袖里乾坤神通运转,樵夫他们四人也都认命了,直接被祁云摄入了袖中。

    祁云真元一引,把四人送入了锁妖塔内!

    连同朱念寒,也一道送了进去。

    四座囚笼轰然打开,将四人接引了进去!有镇妖塔镇守,他们四人也没可能从中脱困。等到返回纯阳宗的时候,再去商议如何处置四人吧。

    将四人镇压,祁云开始继续向前。

    穿过了这道水门,后面禁制的压力开始越发沉重,真元基本完全无法运转。

    不过祁云炼体修为丝毫不逊色于练气修为,所以也是怡然无惧,依然催动着小舟不住向前。

    又行一时,忽然见前方河水之中停着一艘巨大的木船,宽足有数十丈!这后吴之宫中河道遍布,不过大都也只是些交错分布的小河道,如此巨大的木船几乎一下就挤占了全部的河道空间。

    远远看去,已经只见那木船上立着一道道人影,祁云目力不错,看的清楚却是一尊尊披着盔甲的士兵模样,一个个栩栩如生,但毕竟身上没有半点儿生机。

    这是什么东西?

    这木船就挡在正前方,连绕过的可能都没有。祁云双足在木舟上一点,轻飘飘地跃上了木船。

    这一上去祁云才发现,木船上,两侧的那一队队兵卒,各个模样宛然如生,却面无表情。没有生机,整整齐齐地排成了十六排,只甲板上就足有数百人之多。

    虽然没有气息,但阵型严谨,刀兵隐现寒光,依然透出一股肃杀之气。

    莫非是什么阵法禁制?

    祁云最开始冒出的就是这样的念头,但他仔细看时,这些兵卒虽然队列整齐,但并没有阵法的痕迹。换句话说,这真的只是一个陈列布置下的战阵而已。

    然而正在祁云这么思索的时候,忽然就见一队队兵卒手中的兵刃蓦地一顿!

    砰!

    砰!

    震地有声。祁云急看那些兵卒,一具具依然面容呆滞,没有丝毫生机,同时也没有任何阵法禁制的分布。

    祁云隐隐有所悟,传闻上古之时,一些军队之中纪律严明,令行禁止,不敢有违抗。相传上古吴国,就有名将“孙武”练兵杀姬的典故。这些士兵大约也是这样,由于常年的训练,听从号令的念头深入他们骨髓,是以哪怕身死万载,依然会响应军令,法度森严。

    所以,眼下大约是感知到了自己这个外来者,故而这些兵卒发出了警告。

    祁云对于这些不灭的军魂也颇为敬重,向他们微微稽首为礼,“祁云探索这瑶池会小世界秘密,无意间进入此地,绝不敢有任何冒犯。”

    兵卒本应无知,但听了祁云之言,似乎一队队兵卒之中的那股肃杀之气都减弱了不少。

    祁云也松口气。

    他此时真元运转受限,实力毕竟是受到了影响。而观这些兵卒法度森严,一个个魁梧有力,只怕实力都不弱。真要跟他们对上纵然不惧,但未免也要花费很大的精力。

    祁云有些纳闷的就在这里,他已经进入不少传承之地了,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局面,很是摸不着头脑。

    所以,在这一传承之地中,自己是要做什么呢?

    正在祁云疑惑时,忽觉眼前的这些兵卒,隐隐之间似乎又出现了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