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五十章 后吴之宫
    “祁云道友,为何他们都只沉下了三丈,而我却沉了六丈?”钓叟很是不服。

    这话一说,木工和铁匠甚至樵夫都纷纷怒目看他,钓叟这是什么意思?还嫌他们被打的轻了怎的?

    祁云道:“你的是第二次。”

    钓叟:“……”

    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

    将樵夫、钓叟他们教训一番,祁云道:“诸位道友,请跟我走吧。”

    樵夫和钓叟认命的跟上。

    木工和铁匠却是皱眉,虽然看起来祁云并没有要杀他们的意思,让他们心底不由稍稍放心。但祁云这让跟他走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把他们当成俘虏?

    木工硬邦邦地道:“祁云道友,我承认我们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这是什么意思?士可杀不可辱!”

    钓叟连忙道:“木工师兄,祁云道友也不是辱我们,就是请我们帮他引路而已。”

    “引路?”木工一脸的茫然。

    不过很快木工就明白了!

    而祁云在有了木工和铁匠的加入后,探索各处传承变得更加效率!毕竟哪怕只是瑶池有记载的传承之地已经非常多了,而一般修士进来,能探索一两处,已经是十分惊人的收获。

    所以,纵然他们都是瑶池门人,但也不会把所有的传承之地的记载全部记下。

    特别是那种种复杂的破解之法,很多还是比较偏向于记载自己擅长的。

    所以,对祁云来说,只是樵夫和钓叟两人,还是有不少传承之地他两人有印象,但对破解之法却记不大清楚。而再加上木工和铁匠后,补全的就更多了!

    木工一开始十分惊怒,觉得祁云这简直就是羞辱。

    他目光闪烁,也在寻觅机会……

    然而,就好像又一个樵夫和钓叟……很快木工和铁匠也被祁云打服了。稍稍反抗,祁云也不杀他们,直接一巴掌拍入地下。

    祁云又机警,实力又强,木工和铁匠尝试几次之后,终于也是颓然无奈放弃……只好乖乖任祁云驱使。

    于是,祁云有了四个“小弟”为他奔走!

    祁云搜寻的效率更增!

    不久功夫,祁云又是连连搜寻到了二十余处传承之地,不过绝大部分都只是小乘传承之地;中乘传承之地仅有两处;上乘传承之地更是一处都没有。而中乘传承之地所藏的种种天地灵宝、天地灵药都对祁云大有帮助,小乘传承之地就逊色不少;祁云不由叹气,“怎么上乘传承之地这么少?”

    木工和铁匠都跟樵夫和钓叟一样,早已经看的麻木了……看着一处处传承被祁云轻松破解,碾压似的拿到了其中的种种传承,他们在惊羡之余,也是无语。

    他们瑶池这么些年,也才探索到两处上乘传承之地,你祁云随便进来一次,就想发现一处?

    更何况,就算发现了也未必能拿到!

    对于上乘传承之地内的种种禁制的威能,他们可是知之甚详!

    他们并不知道,那书卷之宫就是一处上乘传承之地……

    ……

    却说祁云他们又探索了几处传承之地后,进入的下一宫殿之中,一进入,众人立刻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处水道纵横交错的好似江南水乡般的地方。

    一条条水道彼此勾连,河水清澈,却很深,只见碧色满目,却看不到河底。

    河上漂浮着一艘小舟,可供人乘坐。

    乍一看山清水秀,绿荫层层,端的是一副不错的水乡风光。然而祁云他们却立刻就都察觉到了,周遭密布的层层禁制,形成了一股沛然的压力,而这股压力之下,众人只觉真元运转滞涩,简直都有种无法施展种种法术神通的感觉。

    木工大喜,目光闪烁连连,心中暗付,这祁云的强是强在那三头六臂的神魔般的神通上!但现在真元受限,法术无法施展,哪里还用怕他?

    木工瞥眼祁云,但见后者好似一无所觉,木工忍不住开始算计,自己这边四人,应该有一拼之力!

    于是,木工频频以目示意樵夫和钓叟。

    但樵夫只装看不见。

    钓叟却犹豫……他被祁云教训了太多次了!虽然这一次看起来好像有机可乘,但之前每一次被祁云教训前,哪一次不是这么觉得?

    却又有哪一次成功了来着?

    冒险,实在太冒险了!

    木工大急,这两人实在太胆小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么?但真元受限,他也不好传音后两人。

    “这里的禁制,诸位道友可知道什么么?”祁云客客气气地问。

    樵夫摇头,又是一处不曾记载下来的宫殿。这种情况,一般是他们瑶池派不曾探索到;或者探索到的修士死在禁制中,未能把消息带回。当然,也有一些是宗门刻意隐瞒,不让他们这些修士知道的。不过以木工他们的地位,不知道的传承之地大约也是寥寥无几。

    祁云道:“看来只有先登上那木舟,顺水而行看看再说了。”

    这里真元受到限制,神识也难以及远,祁云也一样。

    樵夫他们当然没有意见——其实有意见也没用——于是众人各选了一艘木舟登上。祁云率先一跃跳上一艘,而那艘木舟向下微微一沉后,立刻就开始徐徐向前滑动。

    后面的樵夫、钓叟他们也先后跳上一艘,木舟同样是徐徐滑行,顺着河流驶入了更深之处。

    开始阶段还没什么,但越往后走,众人只觉所承受的压力便也越大;偏偏真元又被限制,无法运转真元对抗,自然更加难受。

    木工、钓叟他们都已经只觉身上像是压着一座山一般,呼吸都仿佛变得艰难起来。

    而樵夫和铁匠都有些炼体修为,所以感觉上比木工他们要好些,但两人脸上也都透出几分涨红,显然压力巨大。

    然而,众人看向前方的祁云,后者却神色自若,淡然立在船头,竟好似一丁点儿压力都没有感觉到一般!木工终于是彻底熄了心思,还想对祁云动手?看对方这般模样,真要动手,对方一根手指都能把他们压下了!

    木舟缓缓而行,约有一刻钟的功夫,就见一座耸立的水门映入众人眼帘。

    水门上写着四个古拙大字:

    “后吴之宫”!

    后吴之宫?木工他们四人不由都是一怔,神色微变。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