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最好的防御姿态!
    却说钓叟收手不及,鱼竿直奔着祁云脸上甩来,惊得钓叟慌张失措,连忙大叫:“祁云道友小心!”

    木工和铁匠脸色都很臭。

    虽然他们一个照面就被祁云打的落花流水,但钓叟这样也太丢人现眼了吧?

    不过,两人也忍不住心中惊骇……

    这么强?

    他们已经是尽了全力在出手,但仍然被祁云轻松击破。这三头六臂如同上古魔神一般的模样,究竟是怎样的神通手段?

    而其实祁云才出了三只手臂,还有三只手臂闲着呢!

    祁云分出一只手臂,虚空拍出一记凤凰爪,轻松将钓叟的那根鱼竿甩过来的白索震退。莫说钓叟已经在慌忙收手,就算他全力出手,也根本奈何不的祁云。

    另一只手臂已经摄出了锁妖塔,防备樵夫,不过后者并未出手,祁云便也没有祭出。

    这是第五条手臂。

    还有一条呢……

    祁云这最后剩下的一只手臂就真的无事可做了!于是就见那只手臂手一招,虚空摄来一杯茶盏,真元托在空中,而后手一晃,一个茶壶出现,真元注入,茶水滚沸起来,而后倒入茶盏中,收起茶壶,端起茶盏悠然品茶……这一连串的动作做的悠然自得,不急不忙。

    钓叟连连惊退,他是发现了,就算他们四个联手,也根本奈何不了祁云!怪不得樵夫压根没有出手……钓叟大悔,对樵夫很是佩服。

    木工和铁匠脸色难看,对方六条手臂,竟然可以同时施展六种手段!

    这可怎么打?

    “这就放弃了?”祁云忍不住摇头,对他们的实力很不满意。

    其实每个人的实力,大约比东海金丹境十强者之一的水寒还要逊色一些,只是联手之下才发挥出来更强的战斗力。

    但祁云修炼成三头六臂神通,丝毫不惧怕对方人多!

    “既然你们不出手了,那就该我了。”祁云说道。

    木工、铁匠人人心头警兆大作!

    却见祁云已经陡然间展开了遁法,身形悄然遁入云雾之中,如同一道不起眼的水色。祁云将水行遁术和咫尺天涯神通结合在一起运用,短距离之内的爆发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几乎转瞬间,祁云就已经出现在了钓叟的身前,钓叟心头一惊,不过他已经有了经验,深知这祁云的喜好,于是就见钓叟双手把头一抱,气沉丹田,守护自身。

    做好了防御的动作!

    木工和铁匠却还在那里疑惑,钓叟用出来的这是什么见鬼的防御手段?

    紧跟着,已经见祁云右手扬起——呼!

    一巴掌拍了下去。

    砰!

    祁云巨大的力量之下,钓叟整个人顿时如同一颗巨石一般,直线向着地下坠去,轰然的撞击声响中,已经是沉入了地下六丈的位置。

    只见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颇深的洞穴,堪堪正好是一个人的大小模样。

    刷——

    祁云身形再晃,又是从这里消失,已经悠然站到了木工的身前。

    木工狂喝一声,手中的钩天锯再次划出!

    顿时就见寒光漫天,每一道锯齿上都放出一层法术,一道道法术绽起的各色光华,霎时间演化万千气象。周遭云雾也在他的这一钩之下,被木工的真元引动,随着法术神通而不住游走出诸般模样。

    祁云却怡然无惧,左手袍袖一拂,袖里乾坤神通运转,那万千法术,顿时被他一股脑丢入了瀚海苍穹的空间之中。

    木工的这点儿法术的威能,还根本不足以威慑到他观想出的瀚海苍穹图,所以祁云肆无忌惮。

    蓬!蓬!蓬!

    道道法术的光环在祁云识海中的瀚海苍穹图内绽起,祁云也是有意,故意把这些法术引到了那册古卷旁边,法术的威能触发,顿时激起了古卷的反扑。

    就见那一册古卷上,霎时间又是三道法术释放了出来!

    这就容易了!

    祁云信手一引,轻轻松松,三道法术已经是被他引着出了瀚海苍穹图,陡然之间从他的袍袖之中射出。

    轰!

    木工顿时被劈头打个正着,法术的威能震得他不由翻滚出去。

    若非他根基还算扎实,只这一下就要重伤了。

    但木工还是心头难掩无边的惊骇,他只觉得祁云的这一只袍袖中简直好像有无穷的空间似的!不但他的道道法术湮灭进去,根本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反而从中又绽放出了三道法术……真是可怖,自己分明丝毫没有感觉到祁云运转真元。

    如此神出鬼没的手段当真可怖。

    木工被劈得翻滚出去,不过也难逃厄运;祁云早已经身形一晃间,出现在了他的身旁,微微一笑,“道友也下去醒醒神吧。”

    砰!

    木工以比钓叟更快的速度直坠了进去,一直沉到了三丈的位置,不多不少,正好三丈。

    木工心底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怪不得钓叟要用手抱头。

    果然这才是最好的防御姿态!

    木工也沉下去了……祁云望向了最后的铁匠。铁匠一看这番模样,哪里还有跟祁云敌对的心思?当即展开遁法,转身就想要逃之夭夭。

    但祁云是什么速度?

    纵然铁匠反应已经很快了,但只飞出了不足十丈,就听见祁云的声音响在耳边,“这位道友,我也帮你醒醒神吧。”

    铁匠惊骇,连忙学着钓叟的模样以手抱头……

    砰!

    祁云也精准无比地把他送到了地下三丈。

    钓叟、木工和铁匠三人分别沉下,正好形如之前他们包夹祁云时的位置。最后,祁云又悠然来到了樵夫身旁,樵夫大骇,脸色大变,“我没有出手!”

    祁云诚恳地道:“但显然你也有这个想法了,所以也需要醒醒神。”

    砰!

    祁云毫不客气地也把他送入了地下三丈。

    祁云这次出手更重,所以三人都只觉得浑身剧痛,骨头都被震断了好几处。钓叟连连叫道:“祁云道友,我们知错了,能上来了么?”

    祁云客客气气地道:“还请诸位道友都上来吧。”稍稍一顿,他又诚恳地道:“用我帮诸位道友么?”

    钓叟和樵夫都骇得连连道:“不用、不用。”

    他们两人都强忍着剧痛爬起来。木工和铁匠一个个面色难看,但也只好学着钓叟、樵夫的模样爬了出来。

    钓叟四下一看,大惊,“祁云道友,为何他们都只沉下了三丈,而我却沉了六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