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神物自晦,禁制自生
    他们瑶池派这么多年的探索,前后一共也只发现了两处上乘传承之地,每一处几乎都有极为上乘而且玄妙的传承在。

    其中一处已经被他们完全探索了,也成为了他们瑶池派的后花园。

    但另一处,他们依然在探索中。

    那一处传承之地,他们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发现了!他们也多次进入其中探索,但因为局限在金丹境界,所以几次都未能成功。这一次他们又集中了近乎七成的力量,投入到了这一传承之地中,想要拿到其中的传承,尚未有结果传出来。

    虽然仍未探索出消息,但眼前的桃树古木上显化的异象,分明与他们所得的那处传承不同,还是能够很明显看出不是同一处的。

    朱涴老祖目光闪烁,莫不是他们又探索到了其他的上乘传承?

    但她又觉得不像。

    她对于此番他们瑶池的目的还是很清楚的,巨大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那一传承之地中,应该不大可能发现其他的上乘传承之地了。

    发现或许有这样的机缘,但想破解哪里这么容易?

    所以——

    是谁?

    朱涴老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忍不住暗暗不快。他们瑶池占据瑶池会小世界多年,早已经将这里视为他们的禁脔。那些小乘、中乘传承之地也就罢了,上乘传承之地居然也被人拿到了?

    这是谁?上乘传承之地能够破解,说明他们肯定也是图谋已久!肯定不少第一次进入了!

    朱涴老祖目光在周围的老祖身上逡巡,只觉得谁也有可能。

    这些元婴老祖,各个都有神鬼莫测的神通,若之前就发现了传承之地,还真不好说会不会用了什么手段破解禁制。

    ……

    却说祁云得到了那册书卷,收入了瀚海苍穹图中,那书卷犹自连续祭出多道法术,神威浩荡。但多道法术打出,也只是没入无尽的虚空之中,并没有什么效果。

    祁云不理它,好一会儿,那书卷上光华闪烁,渐渐缓和了下来。

    这书卷毕竟没有灵智,只是感知到了外面似乎没了危险,便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祁云这才有机会去探入神识感知,只觉那书卷在没有激发了其中的禁制时,真的就好像一页薄纸一般,轻飘飘地虚浮在那里。但只要祁云的神识稍稍靠近,书卷上就会立刻出现无数玄妙符文,符文辉映之间,将他的神识阻隔在外。

    祁云尝试着去穿过符文,想要看到上面的内容,却登时再次激发了书卷上的禁制,就有数道法术连绵祭出!

    逼得祁云不得不暂且收回了神识。

    看来,自己目前还看不得。

    这也不奇怪,这是这瑶池会小世界之中的一处上乘传承之物,珍贵非凡之处远胜其余,有着这种限制也并不奇怪。

    等到自己实力再强一些,应该就可以看到了。

    祁云也不急。

    就任由那书卷停在瀚海苍穹的一角。只是,祁云很快又发现,那书卷安静之后,周遭渐渐就开始有无数的云雾浮现,禁制层层分布。

    哪怕是瀚海苍穹图是祁云自家观想出来的,却也根本无法轻易穿过那些禁制!

    神物自晦,禁制自生!

    祁云叹服,果然这种神物都有各自的保存的手段。

    祁云对这书卷不由更加好奇了!

    上面所记载的会是什么内容?怎会有如此玄妙的神通?祁云当然看的出来,那纸张虽然品质也不俗,但最多也就是一种天地灵宝罢了。所以真正造成了如此异象神通的,大约便是上面所记载的东西了。

    短短片刻,书卷外面便已经布下了内外七层禁制,祁云感知中,瀚海苍穹的那一角也已经从感知中消失。

    除非他刻意去探索,否则感知中那里已经是空白一片。

    走吧!

    祁云盘算着时间还多,当然要继续探索其他地方。

    祁云心中一动,神识铺展开来,很快就发现了不远处的樵夫和钓叟两人。祁云当即向两人飞去,这两人堪称这小世界之中的“活地图”,有不少传承之地他们都是很熟悉的!带着他们,对自己探索这诸多传承还是很有帮助的。

    不过,在祁云飞遁向他两人时,后面的朱念寒似乎依然茫然着,竟也跟了上来。

    转瞬间,祁云便到了樵夫和钓叟面前,“两位道友走吧。”

    却不料,钓叟却忽然从那里一跃而起,“哈哈,祁云你中了我们的算计了!”他已经取过了那根鱼竿在手中,白索横空。

    嗯?

    祁云神识一扫,却见两道人影从旁边出现。

    其中一人持着一根铁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出现在了左侧。另一人却持着一柄重锤,寡言少语的样子,出现在了祁云的右侧。

    他们两人和樵夫、钓叟一起,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祁云围在了中间。

    阵阵光华波动隐隐从四周传来。

    “樵夫师弟,钓叟师弟,就是此人把你们打的如此狼狈么?”

    钓叟脸上一红,“木工师兄,这祁云绝不可低估,他的一身神通十分了得,我们远不是对手。”

    来人正是木工和铁匠!

    在他们瑶池隐藏的实力中,木工和铁匠的排名都要高过他们;特别是木工,他的名头在他们中间也很响亮。当然,除了实力的原因外,还因为木工残忍的心性。

    木工好色,这也不是秘密,他几乎每晚必御一女,却又喜欢折磨,看着诸多女子在他胯下痛苦不堪的模样,每每让他兴奋莫名。

    木工望望跟在祁云后面过来的朱念寒,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朱念寒自然也知道木工的,不过她此时心智,对于外界的反应很迟钝。但见到木工后,仍然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朱念寒忍不住皱了皱眉。

    木工眼中精光四射,锁定在朱念寒的身上,他想起外面朱涴老祖传送进来的信息,朱洹老祖是怀疑朱念寒了?

    朱念寒是朱洹老祖的亲传弟子,身份高贵,天资卓绝,人又长得十分漂亮。

    所以,木工对于朱念寒早已经觊觎已久,只是原本的情形,他是玩不敢对后者动手的。但谁料,朱涴老祖忽然传送过来了这样的信息?

    木工一下觉得口舌都变得干燥起来,心底一股无名之火不住翻滚。

    老祖都同意了,没什么好顾忌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