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言杀人
    樵夫在一旁连连为祁云传音,“来人是海族之中的水母一族,虽然也只是一个分支,但却历来高手辈出。此人看他模样,多半便是这水母一族之中的水寒了,他也是东海金丹境前十高手之一。”

    瑶池派与东海交手多年,虽然他们也心怀叵测,但对于东海各族的了解自然是很深的。

    所以,瑶池派也将东海各族的高手大致排了个次序。

    ——虽然这肯定不可能完全准确,但至少能列入榜中的,实力都绝对十分强横。

    这水寒,便是瑶池派所列,金丹境修士之中,能够排入前十的存在!

    相比之下,这些海虾族简直差了太远……

    水寒摇头,他很是不屑这些海虾族,转而望向祁云,眼中露出了欣赏的神色,但却十分平和,并未刻意露出狷狂之色,“你还不错,但可惜,结丹太晚了。”

    水寒能够感觉到祁云身上的气息沉稳扎实,真元雄厚,虽然不知结成的是几品金丹,但根基在金丹境绝对是佼佼者。

    然而,他同样能够感觉到,后者结丹不算太久,还很年轻,相比起他来,劣势实在太明显了。

    他一说话,所有人便都忍不住觉得,真的,祁云结丹太晚了。

    比起水寒来,劣势太明显了。

    明知道这个逻辑不一定完全正确,但冥冥之中,每个人的心底都忍不住涌起这样的念头……

    水寒脸上露出落寞的神色,继续说道:“我不愿动手击杀你,不过你我分属不同种族,势必不能放过。这样吧,你选择自己了断了吧。”

    他并未刻意流露气息,然而一种散逸而出的玄妙力量,还是令一旁的樵夫和钓叟额头上不住泌出冷汗。

    汗如雨落。

    在水寒的气势的压迫之下,樵夫和钓叟脸上都不由露出挣扎的神色,然而这股气息浩瀚如同汪洋,令他们根本莫测深浅,又缥缈如同云雾,不知其始终。

    两人竟是忍不住渐渐举起手来,手上汇聚真元,就想要朝着自家的头顶拍下去!

    他们掌力运转,这一拍绝对可以直接将头颅爆掉!

    这水寒一言,甚至不是针对他们,他们就已经禁受不住,想要举手自杀!这水寒之恐怖,当真令人生畏。

    好恐怖的手段!

    然而就在此时,祁云忽然出手,一左一右拍在了两人的肩头,受到外力的刺激,樵夫和钓叟顿时从这种诡异的状态之中惊醒了过来,感觉到了自己运转真元的手掌正悬浮在头顶。两人骇然之下慌忙收了力道,醒悟缘由,忍不住连连跌退,又惊又骇地望着那水寒。

    这水寒号称东海金丹境前十的高手之一,他们之前未必有些不服气。但现在碰到,后者未伸一根手指,却令他两人险些自己断送自己性命。

    当真恐怖非常!

    水寒却不由皱眉,望着祁云,这一下他也只是试探下祁云的深浅,原也没觉得可以这么击倒祁云。

    至于樵夫和钓叟两人……真的只是波及到了而已。

    但是,祁云抵抗住不奇怪,却还有余暇出手将樵夫和钓叟救下来?这份实力可不容小觑。

    水寒正在心中权衡判断,祁云却笑道:“这两人对我还有用,可死不得。”

    樵夫和钓叟躲在祁云的身后,再不敢妄动。

    水寒却也自负,他既然出手了一次,没能建功,却也不肯再出手对付樵夫和钓叟两人了。对他而言,这两人根本就不被他放在心上。

    “你很不错,比我想象的还要不错。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来跟我抗衡。”水寒好像在说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并没有刻意的真元运转。

    也没有刻意的气势压迫。

    但哪怕是已经躲在了祁云的身后,樵夫和钓叟两人还是忍不住连连向后跌退,脸上大变,只觉识海之中似乎在不住回想着一个恐怖的声音,他很强,他太强了,根本无法对抗他。

    两人只觉得,眼前的水寒似乎一下子变得高大了许多,整个人好似化作一尊通天魔神,耸立眼前。

    只是波及,不,甚至连波及都算不上……最多只是一点儿影子,樵夫和钓叟已经有些禁受不住,那么正面承受着压力的祁云,该是怎样的处境?

    身处一众海族之中,若祁云一旦有什么凶险,他们两人也无法走脱了。

    樵夫和钓叟不由为祁云担忧。

    这水寒太强了。

    祁云却觉得颇为有趣,这水寒显然是用了一种很诡秘的法术,言出法随。他所说的每个字都是仔细推敲的,运用着一种玄妙的玄功。

    所以,看起来好像他根本没有出手,但其实早已经在用这种神通发起攻击来了。

    这种玄功祁云虽然没有刻意修炼过,不过一理通,百理明,祁云略一思索,已经明白了这种玄功的原理。

    水寒皱眉,这人族的修士,居然一点儿都没有被影响到?

    “反正你已经要死了,何不干脆一些?”水寒忽然喝道,声音之中夹杂了几分真元之力。却是他见只用这种玄功奈何不得祁云,所以特意运转了真元辅助。

    但祁云依然稳稳站在那里,一点儿动的意思都没有。

    他甚至闭上了双眼。

    水寒心中更加忌惮,这人族的修士看着不大,但当真实力非同小可,居然能连续抵抗他的攻击。

    屡屡不成,他也受到了反噬,只是运转真元强行克制住了而已。

    “不行,不能再耽搁了。”

    水寒目光连连闪烁着,眼见他就要再次开口时,却忽然只见对面的祁云竟然抢先开口了,只听他用一种腔调很古怪的声音吟唱着,“天地为炉兮万物为铜,阴阳为炭兮造化为工。”声音悠扬而绵远,并不十分响亮,却无远弗届地钻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这种古词早已经失传了,莫说他们这些东海的海族,就算是一旁的樵夫和钓叟都不明其意。

    然而,随着祁云的声音传入耳中,那些海族,包括水寒在内,都只觉得眼前的天地都好似化作了一尊烘炉,自身好像化为铜铁,在炉中冶炼。

    一时间,众人只觉天地苍茫一片,人生竟好似百无乐趣。

    何必如此痛苦?

    不如死去,不如死去。

    那些海虾族实力要更弱一些,顿时一个个目光之中露出茫然的神色,从虾袖开始,眼神茫然之中,虾钳举起,咔擦一下斩断了自家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