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混沌分阴阳
    祁云缓步上前。

    他也一模一样地伸掌按在了水池岸边,一道道冰焰送入了池水之中。

    胥谌无语,这仨今天是跟这水池较上劲了啊!

    却见祁云冰焰送入水池后,虽然冰焰奇寒,但池水翻滚,一片混混沌沌,没有丝毫图案形状,没有丝毫气息流转,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隐隐之间,竟似蕴藏着某种莫名的玄妙!

    这一幕落在景阳、胥岚他们这些弟子的眼中还不觉得怎样,但胥谌和糜九江却忍不住面露惊色。

    这是——

    混沌?

    祁云居然御火入水,演绎出了一片茫茫混沌的模样?

    御火演混沌!

    混沌,一般被认为是天地之初生。非对修炼有着极深的认识,绝对做不到这一步。

    而祁云的演法还在继续,随着他的真元的不断催运,就见水池之中水波荡漾,渐渐呈现一幅太极的图案,阴阳徐徐分开;阴阳分开之后,祁云继续,就见阴阳继续分化,渐渐演出五行。

    有金、有木,有水,有火,有土……无不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一直到这一步,开始衍生出种种玄妙变化,景阳和胥岚才开始发觉玄妙,觉得祁云的御火之术十分细腻精妙。

    然而,胥谌和糜九江却知道,祁云展示出来的御火水准,要远胜表面看起来的那样!

    祁云,是由混沌推演阴阳、推演五行……演化出的这般模样!换句话说,祁云是在搭建起了基础之后,根据他的理解,自然而然地推演变化!

    这说明,祁云的演法,已经暗合了天地的生衍变化,大道轮转之间,自然而然往下推演。

    这种对于天地演变的“道”的理解,简直已经堪比许多元婴老祖了!却不知祁云毕竟有梦中的经历,此时御使火焰,演化这一过程,不知不觉便也将自己梦中的记忆融汇了进去。

    祁云仍在继续。

    就见五行继续演化,有山,有河,有树木,有鸟兽虫鱼,有刀枪剑戟……好似世间万事万物,无不囊括其中。

    混沌分阴阳,阴阳化五行,五行演万物!

    “妙啊。”

    “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

    糜九江和胥谌都是忍不住称赞出口。他们理解更深,自然也更明白其中的精妙。祁云御火演法,演示的却是他对于道,对于开天辟地变化的理解和推演!单单是这个立意,已经要胜过景阳和胥岚许多;再加上细微之处的推演变化,都足以展现出祁云的御火水准。

    景阳和胥岚也是心服口服。

    他们虽然理解不了祁云之前演法的精妙,但后面五行演万物,但见世间万物几乎都容在其中,这精妙细微的控制,却也让他们十分佩服,自叹不如。

    胥谌笑道:“祁云,我原觉得你们演法肯定会强过胥岚,所以准备的两件也都是品质不俗的材料,但现在看来,似乎还是差了。这样吧,我把这些年的收藏展示给你,你看上哪个了,尽管拿去!”

    胥谌倒是个正人君子,不肯占祁云这个便宜。既然觉得祁云演法的精妙超出了自己的预计,便不肯拿出原来准备的见面礼了。

    糜九江很满意,“就该如此,总算你老胥还要点儿脸面。”

    胥谌跟他相熟,也不以为意,只将自己的收藏展现在祁云的面前。

    一位元婴老祖多年的收藏,该有多恐怖?

    哪怕他只是展示的祁云这个阶段能用到的材料、法宝之类的,也足以碾压一般宗门了。

    景阳很羡慕。

    胥岚也瞪大了双眼……亏她还以为老祖最疼她,原来还有这么多好东西没给她!

    祁云在胥谌老祖的收藏中挑选一番,那些法宝之类的器物直接排除在外,他更喜欢用自己亲手炼制的法宝。所以,祁云重点看的也是种种材料。

    祁云本打算挑一种辅助修炼的天地灵药,但却意外地看到了一种天地灵宝,太阳流金,相传只有浩浩大日光辉洒在上面,融合大日之力,并且要千年积累,才能形成此物。

    这也是一种炼器时候常用的材料!一般不会用作主材,但材料中加一点,都会使得火行之力充盈许多。

    如果以价值而论,这么一小块太阳流金,就算是在他们纯阳宗门内,至少也需要一万贡献点以上才能换取到一块!

    赚大了赚大了!

    价值多少,祁云倒也不怎么在乎,十几万贡献点他都能眉头不皱地花出去;但这种有价无市的材料,却是十分难得的。

    而且,这也是炼制飞剑的绝佳的材料,正好合用。

    祁云盘算着。

    糜九江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见祁云已经拿到了太阳流金,他也不多停了,立刻起身,“好了,老胥,我要带祁云他们再去拜访拜访其他老祖。”

    胥谌无语,“你这是要去搜刮材料啊?”

    糜九江大笑。

    片刻后,糜九江带着祁云和景阳两人来到了另一位元婴散修,“一心子”老祖这里。一心子老祖虽然是散修出身,但他机缘巧合下,却是以炼器起家,所以在炼器一道上声誉、威望也很高。他传授的几个弟子,在炼器一道上也都有不俗的表现。

    其中最出色的一个,更是在三十年前的千法大会上,一举夺得了当时的第二名!

    对于一位散修的传承来说,这可太难了。

    糜九江和一心子也颇为交好。

    “比试?”

    等糜九江说明来意后,一心子不由好笑,“好啊,只要你不怕输,我有什么好怕的?”他很自信。

    糜九江道:“炼器太费时间,就比试御火吧。”

    一心子顿时恍然,指着糜九江笑道:“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了!是觉得你座下有一位天生御火通灵的弟子,所以想靠这个显摆吧?不过你放心,我不怕!就依你。”

    说着,一心子唤来一位弟子,“他叫做凌阁,跟随我快十年了,御火上也颇有造诣。”

    天生御火通灵,在御火上自然比别人更占便宜,但也并非是说一定胜过别人!

    天赋是一方面,自己的努力也是一方面。

    糜九江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

    片刻后,糜九江带着祁云和景阳从一心子老祖这里飞遁出去,糜九江大笑,“好了,你就不要送了,我还要带着他们去其他老祖那里拜访一番。”

    景阳苦笑。

    祁云却笑容灿烂,“多谢老祖!”

    从一心子老祖这里,他又淘到了一样价值、品质不输于太阳流金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