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九十章 演法比试
    “是。”胥岚望了过来,眼神中战意盈然。

    景阳连忙道:“胥岚师妹天资聪颖,又很勤奋,依我看,应该是我向胥岚师妹请教才是。”

    糜九江忍不住望他。

    祁云忍不住望他。

    这话说的也太没有纯阳宗的气场了吧!平时也就罢了,此时摆明了要双方比试一番的,还说这种泄气的话……实在是太有损他们纯阳宗的形象了!

    胥谌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

    胥岚反而忍不住脸红。

    见胥岚窘迫,胥谌才笑呵呵地解围,“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要浪费时间了,这就开始比试吧。”

    弟子辈的比试内容也不固定,有时候比试修为,有时候比试炼器,有时候比试法术……此番因为都是获得了千法大会资格的弟子,所以干脆比试炼器了。当然,虽然比试炼器,也不是各人炼制一件法宝来比试,那样一来时间太长,二来也太耗精力,不免失了比试原本的意义。所以,此番比试的是御火之法!

    御火是炼器的重要一环,也可以从侧面反应一下炼器的水准。

    胥谌的提议,糜九江也没有异议。

    胥谌便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便各自施展一番吧,不拘用什么方式,只要能够展现出你们的御火水准即可。当然,你们施展归施展,可不要把我这后园给破坏了啊。”胥谌说一句玩笑话。

    糜九江却登时笑道:“老胥,你这话就有些假了!要我说,你们尽管放开手脚施展,能破坏了这后园的,可以直接判胜!”

    胥谌指着他笑,“你是非要看这个热闹么?”

    当然,其实胥谌这后园之中肯定有布置有层层的禁制,想要破坏了谈何容易?

    说笑之后,进入正题。

    首先是胥岚施展。

    就见她左右望了望,而后来到了后园中的一个小水池前,伸出白皙如玉的右手,按在了池岸边缘。

    真元在她手掌之间汇聚,御使着一缕火焰透入了池水之中!

    蓬!

    就见相隔数丈远,水池的中心,蓦地炸起一团烟花,却是她的真元传入池水之中,激的池水激荡起来,形成如此气象。

    “胥岚的修为根基很扎实啊。”糜九江也忍不住赞一句。

    胥谌对这个后辈显然也很满意,不过口中还是谦让,“还是有些华而不实。”

    在他们这些元婴老祖的眼中,胥岚这一手御火力量的传送虽然颇见巧妙,但却也并不算什么;倒是胥岚表现出来的扎实的根底,让他们颇为赞赏。

    但胥岚的御火演法也没有结束,就见爆起的水花中一缕缕火苗飞入了进去,以她的控制力,当然不可能遍布每一滴水珠,但也至少有上千滴水珠中藏入了一缕火焰。

    而后,随着胥岚的指诀变化,就见那些水花顿时一滴滴伸缩变化,竟是幻化组合成了无数刀兵形状。

    刀枪剑戟,杀意凛然!

    “不错!”糜九江眼前一亮。

    这一手御火的法门,通过控制一缕缕火苗,进而控制一滴滴水珠化形,虽然细微之处看起来还颇有些粗糙,但已经很见功力。

    至少在筑基境界中,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弟子也不多。

    胥谌脸上的笑容都掩饰不住了,胥岚是他最得意的后辈,这次也果然给他挣了脸面。“女孩子家家的,搞出这么多凶器做什么?”胥谌假意责骂。

    “是。”胥岚散去了火焰,水滴坠落,很快没入了池中不见。

    胥谌笑道:“如何?糜道友,可还能换的一份见面礼么?”

    糜九江哼一声,“别得意,我这边两个弟子,还没演法呢!”不过说是这么说,他还是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佩,“这是我前两年炼制的一个小玩意儿,与护身上颇有妙用,拿去吧。”

    糜九江将玉佩递向胥岚。

    胥岚望向胥谌。

    胥谌眼中却有喜色,“还不赶快谢过你糜师叔祖?他亲手炼制的护身法宝,品质岂能差了?”

    糜九江毕竟是元婴老祖!

    胥岚这才道谢后接过来。

    其实这种弟子较技,倒也不是非要严格的分出个胜负来,一般的潜规则,只要表现的足够出色,对面的老祖总要送上一份见面礼。

    当然,一般来说,演法表现越是出色,元婴老祖拿出的见面礼相应也要品质更好。

    糜九江也认可了胥岚的表现,所以这份见面礼自然省不了了。

    “景阳,你先来。”糜九江吩咐景阳。

    景阳道:“是。”

    就见他上前后,想了想,也学着胥岚的模样走到了水池边上,而后,一模一样地微微俯身,伸手按在了池岸边上。

    哗哗!

    水波荡漾,就见其中隐隐间无数道细碎的火纹流转,而后就见水晕散开,一道水线从池中涌起,微微弯曲,好似莲花的茎一般;而紧跟着,四周开始有无数的莲叶伸出;再然后就见那水线的最上头,慢慢挤出了一个花苞,花苞徐徐张开,一片片花瓣向四周展开……已经是一朵白莲的模样!

    竟是完整展现了莲花开放的全部过程!良久之后,白莲才徐徐散去,不见痕迹。

    若说气象恢弘、奇诡多变,景阳御火而生的这白莲自是不如胥岚,但这白莲之中的诸多细节,以及徐徐绽放起来的过程,却是令人叹为观止。

    这份细微之处的控制能力,还要更胜胥岚!

    胥岚自然明白,所以小脸上有些沮丧,也有些佩服。

    良久。

    胥谌叹道:“果然不愧是天生御火通灵!”

    他也早听过景阳的名气,知道后者天生御火通灵,早早便被纯阳宗收入门下,后来更是被糜九江带在身边指点。但也是今日,才见到景阳的这份火焰御使能力。

    这种细微之处的控制,可要比胥岚那般铺开了的粗糙控制,更见水平。

    糜九江也很满意,能够完整地展现出来这个绽放的过程,足以说明了景阳的御火神通,又有了明显进步。

    “老胥,怎样?”

    胥谌笑道:“这份见面礼,我是掏的心服口服。”

    糜九江大笑。

    景阳和胥岚都已经演法完毕,都有很不俗的表现,得到了元婴老祖的见面礼——景阳得到的,是一种上乘的炼器材料,景阳也很欣喜。

    胥岚和景阳的演法,一个演示了繁复变化,一个演示了衍生变化,各有所长,都很不俗。

    下面,自然就该祁云了。

    祁云上前,心底也在琢磨着,该怎么演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