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那个在炼器比试中悟剑的弟子……
    “裘蕊师妹,你居然认识祁云师弟?”

    “怎么认识的?”

    “快说说快说说!”

    听着裘蕊的话,坐忘峰的一群男女修士,不由都是好奇地连连追问。他们可都知道,这位裘蕊小师妹是很有点儿迷糊的,据说她当初,连自己筑基了都没发现!

    裘蕊进入纯阳宗内门,观摩了《纯阳道典》之后,便选择进入了坐忘峰。

    她的性子,倒也与坐忘峰的功法颇为相合,所以,坐忘峰的贺然老祖也很看重这个小弟子。

    被这么多师兄师姐齐齐看着,裘蕊不由有点儿手足无措,“好像,好像是和我一起观摩道典的那个。”

    “真的?”

    “师妹你没看错吧?”

    “才刚入门?”

    坐忘峰的一众真传弟子无不露出惊讶的神色。如果是旁人,他们自然不会怀疑,距离裘蕊观摩《纯阳道典》才过去多久?修士强大的神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忘掉?

    但他们素来知道裘蕊就是这样小迷糊,以她神游万里的风格,早上吃过什么饭现在问,就已经茫然以对了都说不定……

    裘蕊一脸无辜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呀!”

    众人:“……”

    ……

    陆辕和景阳、芈成他们也都察觉到了祁云这个小师弟,不由惊讶,怎么也没想到,原本以为就是他们三人之间的竞争了,结果却忽然杀出了另外一人?

    祁云?

    并没有听说过……难不成是刚入门的弟子?

    三人不由相视苦笑。枉三人多自付炼器天赋出众,觉得纯阳宗这一代弟子之中,除了他们三人,再无余子可以入他们之眼。

    却不料,这才是炼器比试的第一关,就已经有人崛起,一举压过了他们三人的风头。

    当真不能小觑了旁人啊!

    好在陆辕他们也都在纯阳宗修炼多年,心性上修为并不弱;很快便都压制住了心中的波澜,开始专心辨识材料。

    ——不过,还是忍不住想吐槽一句,这谁选择的材料啊啊啊,要不要选择这么生僻的材料啊!

    一刻钟过去了,两刻钟过去了……

    祁云已经等了半个时辰。

    他也是无聊,百无聊赖之下,开始坐在那里盘膝修炼起来。

    瀚海苍穹,兜率紫火……祁云在识海之中不住推演起八景剑法的三式来。他在处理材料时,隐隐之间对于剑法又有了一些新的领悟,双目紧闭,端坐不动,但双手虚空比划,一式式繁复玄奥的剑法不住从手中演化出来,精微莫测。

    心中若有感应,识海之中渐渐观想出了太清第四图——星罗棋布,好似周天星辰,暗合人的周身窍***外呼应,无数点点星光璀璨闪烁。

    祁云忽的双眼睁开,虚空一指点出!

    以指代剑,剑意横生!

    这一剑至繁,好似演化无穷星空,莫测其始终;但这一剑又至简,无数星光汇于一身,化作一剑。

    正是星罗棋布!

    祁云原本的剑法造诣就已经很深厚了,再加上闭关三月参悟天遁剑法、苦修,他的修为、剑法都在不住精进之中。

    终于悟出了第四剑!

    祁云又在识海之中将这一式剑法默默推演一番,八景剑法,看似只有八式,但其实却是八种剑意或者说八种神通蕴藏在其中,每多练成一式,都是对一门神通的演化运用!

    水无常形,剑无定式,只有一缕剑意!

    祁云这才睁开眼,打量四周……唉,炼器比试竟然还没有结束啊。

    却不知,在祁云无语的时候,周遭众人早都已经呆滞了。

    旁人都在紧紧张张地辨识材料、处理材料呢,结果这个祁云倒好?不但早早便结束了,甚至还顺便修炼了一番?

    而且看祁云的这副样子,分明是在剑法上又有了新的领悟啊!

    这么一说,大家才想起来,天遁峰擅长剑法和遁术,剑法才是人家的老本行嘛!只不过,炼器比试上,众目睽睽之下,也能够如此豁达地悟剑,这未免有点儿太心大了吧?

    这些弟子辈感觉不到祁云这一剑的玄妙,还不觉得怎样,左右天遁峰本来就擅长剑法。

    但那些长老们,却一个个大为羡慕。

    这一剑之中分明蕴藏着简繁之道,剑道由繁琐而精简,简繁之用,存乎一心,这在剑法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层次!

    剑道天才!

    天遁峰,这次真的捡到宝了。

    ……

    终于,天色渐晚,足足用了一日的功夫,第一关的比试才总算是结束了。

    但其实哪怕是到现在,能够将所有材料都辨识出来、并且处理好的弟子也只有十余人。特别是后面的三种材料,很多弟子几乎都是瞠目结舌,完全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萧北流重新登台,“好了,第一关的比试结束,现在来看结果。”

    现场安静下来,都在关注着这里。

    结果会如何呢?

    诚然,祁云处理材料的速度最快,远胜旁人;但比试的并非是处理材料的快慢,而是材料处理的好坏。

    萧北流自己取过一份材料,向众人展示,“第一种是千年木心。这是一种灵木‘紫杉木’,还要生长有千年之久,然后从它的枝干之中截取出最为核心的位置……一株千年之久的紫杉木,也只能得这么一小截。毫无疑问,是一种很难得的天材地宝。请大家展示一下自己处理的结果吧。”

    台下不少弟子都发出惊呼声,“原来是紫杉木的木心啊!我说怎么好像没见过。”

    “第一种就这么难啊。”

    “后面只会更难……怪不得陆辕师兄他们都这么吃力。”

    这一幕几乎每年都有。每次比试时候选择的材料,都十分相近,很容易混淆。但今年,众人在惊叹的时候,却总觉得有点儿怪怪的。

    能不怪么?台上分明有个弟子,入门没多久,但这一次材料的辨识上,分明根本没有丝毫压力啊……

    众弟子们都把自己处理的结果展示了出来。

    萧北流挨着察看。

    一面察看,萧北流也一面讲解着,“这种紫杉木的千年木心,处理起来还是很困难的;火候稍过,就可能伤到木心的本源,而火候稍浅,又可能掺入其他杂质。我们来看看,众人的处置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