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开幕
    “祁云师弟,这一次的炼器比试,可全靠你了啊!”一众炼器弟子纷纷道。

    祁云进入天遁峰内门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已经接连炼成了落宝金钱、湛泸剑两件法宝……这份炼器的水准,哪怕在一众炼器弟子中间,都绝对是顶尖的了。

    当然,整个纯阳宗,能炼出法宝的弟子也不在少数。

    特别是真火峰,以炼器为长,据说他们想要成为真传弟子,最基本的条件之一,就是要炼出一件法宝。

    阴阳峰,虽然不像真火峰这样,但他们门内弟子众多……擅长炼器的弟子也是数之不尽。

    压力还是很大的。

    莫子坡一脸同情地拍拍祁云的肩膀,“祁云师弟,你来之前,这个压力一直在我们俩身上,现在你来了,终于是把我们给解脱了啊!”

    傅东桥也笑道:“莫听他胡说,祁云师弟,尽力发挥就行。”

    解脱……尽力发挥……

    祁云也无语,这都用的什么词。

    不过,说实话,这么些年来,每次最终选出的两个参加千法大会的名额,基本都被真火峰和阴阳峰给包揽了。缪长老虽然很不服气,狠狠操练他的两个弟子,但怎奈到底底蕴差了一些,也始终未能竞争过真火峰和阴阳峰这两峰。

    说起缪长老,祁云不由环顾,“缪长老呢?”

    苏铮笑道:“缪长老一心炼器,是肯定不会出现的。好了,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就随我一道去阴阳峰吧……”

    但不料,他刚刚说完,就见一道遁光从天边火急火燎地飞遁了过来。

    片刻后,降落在了众人的身前,却不是他们正在说起的缪长老又是何人?缪长老连连道:“怎么样?我没有来迟吧?还好还好。人已经齐了?好,我来带队,走,去参加比试去!”

    苏铮愕然以对……莫子坡和傅东桥也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缪长老竟然肯放下了他的炼器,过来带队参加这种比试了?

    ……

    在天遁峰赶来参加比试的时候,其他各峰也都纷纷赶来了。

    阴阳峰炼器台前,已经人头攒聚,聚集了无数弟子。

    诸多平日里弟子们难得一见的金丹长老、执事,此时也纷纷赶了过来,有的如苏铮一般带队过来;有的则自行赶到这里,与其他长老说说笑笑。

    甚至,几股隐晦的气息,也都已经关注了过来——正是纯阳宗的诸位元婴老祖!

    哪怕是纯阳宗,元婴老祖的数量也是有限的,众人之间自然都很熟悉。一缕缕气息过来,很快大家就都互相认出了身份。

    “老糜,没想到连你也惊动了?”说话的正是燕雀老祖。

    燕雀老祖原本是阴阳峰的老祖,但近些年来他把大量精力投入到补全纯阳道典中,所以勉强也算半个真言峰老祖;也因为如此,所以他反而和各峰的老祖都相交莫逆,交游极广,跟谁也能随意地随口开那么几句玩笑。

    老糜,糜九江,正是真火峰老祖!

    纯阳九祖之一!

    纯阳九祖,也就是纯阳宗诸位元婴老祖之中,最顶尖的九位,实力超出了其他老祖一大截。

    “呵呵,炼器盛事,我岂能不到?”糜九江回应道。

    他神识传讯空气之中仿佛都瞬间多了一层层的火意,不住有着火光腾地窜起。

    “老糜,你这火气可越来越大了。”

    很快,又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不是旁人,正是阴阳峰的莫思老祖,他隐隐为纯阳宗第一人,纯阳九祖,隐隐也以他为首。虽说单论实力,他不见得能胜过万法峰的嵇空和金阙峰的宁涉,但莫思年龄最长,在纯阳宗时间最长,威望相对也是最高。

    糜九江对莫思自然也很客气,“莫思师兄。”稍停,他才笑道:“近些年来,这些火焰太活泼了些,我不得不全部精力去压制它们。这不,才分神少许,就隐隐透了出来,让诸位见笑了。”

    纯阳九祖,哪一位都有自己的绝活!不用糜九江多说,这里的诸多老祖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真火峰擅长御火,糜九江作为真火峰老祖,纯阳九祖之一,更是把这一手御火的绝活发挥到了极致!

    这也不过是闲谈罢了。

    糜九江说的随意,大家也只是听听。糜九江自称“出了问题”,但其实这里的众老祖都很清楚,糜九江御使九种无上火焰,若是一点儿问题没有,那才叫奇怪呢!

    既然糜九江还能够分神赶到这里观摩弟子炼器,那就说明,问题还在他可控范围之内。

    这家伙,也是个疯子啊。

    闲谈间,不少老祖也纷纷分神赶了过来。

    大家毕竟自矜身份,不好直接赶过来和一众弟子们站在一起观看炼器比试,但这种宗门的盛事,自然也都有所关注的。

    众人说着闲话:

    “我得到比较确切的消息,雷泽州伏家、元阳洞、太一派……都有不少声名显赫的炼器天才。”

    “我们纯阳宗也有不少。”

    “这些年各宗都鼓励弟子炼器,不少炼器天才也是层出不穷啊。”

    “……”

    嵇空老祖忽然传言燕雀,“燕雀,此番你最看好哪宗?”

    燕雀老祖毫不犹豫地到:“天遁峰。”

    “多谢燕雀了!”邵守谦的声音也遥遥传来,透着爽朗的笑意。

    “天遁峰?”

    “怎么会提到这一峰?”

    “有什么天才弟子?”

    诸如莫思他们这些关注过观摩大典的老祖,自然明白燕雀的意思;但其他老祖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天遁峰擅长遁法和剑法,炼器?并没有听说太出众吧。

    糜九江也好笑地道:“燕雀,可只有两个名额啊,难道这个祁云,还能胜过我真火峰的景阳、芈成,阴阳峰的陆辕不成?”糜九江提到的景阳、芈成、陆辕……都是这一代弟子之中很擅长炼器的弟子;不说糜九江,就是其他老祖都有听闻。

    不少老祖都觉得,这一次获得参加千法大会的两个名额,恐怕就在这些弟子之中了。

    祁云?

    没听说啊。

    燕雀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怎样?老糜,敢跟我赌一把么?”他关注祁云最多,知道后者接连练成了两件法宝,这份水准可不俗啊。

    至少有机会。

    糜九江神识传讯,却使得众人清晰地感到了他摇头的动作,“呵呵,我对祁云了解不多,可不敢随便跟你赌。”

    他可不会轻易上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