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论道
    不多时,众人已经飞遁到了苦寒之地附近。外表看着瓶颈,但一路竟是有着层层的看守,甚至有多位门中的“执事”验核了他们的身份,才把他们放进去。

    崔跋都不由惊讶,“这苦寒之地,看守竟然这么严密?”

    孔临也惊讶,“祁云是因为什么被罚到这里闭关?看守这么严,是为了怕他们逃走么?”

    白筱觉得不大可能……

    就是罚闭关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犯得上“逃走”么?看守这么严,多半是因为其他的一些什么原因吧?

    邵晴倒是知道一些,但她深知其中的利害,也不敢多说,只含糊道:“我们快进去吧。”

    众人才降落到了那处孤峰上。

    “祁云师弟!”

    众人唤道。

    就见孤峰之上,悬崖峭壁之畔,搭着一个简陋的小木屋,祁云从里面开门出来,见到众人,神色倒也没有什么变化,只道:“邵晴师姐,崔跋师兄,孔临师兄……你们怎么来了?”

    邵晴道:“听闻师弟在这里闭关,特意过来看看。”

    祁云目光在她身上微停,然后点了点头,望向了一旁的崔跋等人。

    邵晴连忙道:“路上遇到他们,便一道过来了。”

    祁云点头,“多谢诸位师兄了。”

    旁人远道而来,总是一番好意,祁云自然不会拒之门外,客气地邀请他们进入木屋中。说来也怪,这苦寒之地,外面的孤峰上阴寒透骨,哪怕是以他们的修为,一个个也不得不运转真元抵御寒气。但一进入这四面漏风的木屋,竟一点儿也不觉寒气了。

    崔跋他们却没这份眼力看出这其中的精妙,都在纷纷说着,“外面真是太冷了”、“幸好有木屋可以避寒”之类的话。

    祁云一笑带过,也不多说。

    他取过从祁家带来的苦雨茶,拂手煮水,轻松写意间,很快便为众人各自泡了一杯灵茶。

    “好茶!”

    “好茶!”

    崔跋他们各自抿了一口,脸上都不由露出惊喜的神色,这灵茶之中所蕴藏的灵气,竟是极为浓郁,哪怕他们饮的不多,也只觉气息活跃,修为隐隐有所精进。

    祁云不怎么在意,这些苦雨茶他带的本就多;再加上随着通天古木的成长,他观想的瀚海苍穹图中,灵气充盈,未必不能弄些土壤来种植这灵茶。

    “嗯,这倒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地方。”祁云闲来无事盘算着主意。

    饮茶闲谈少许,崔跋就迫不及待地开口道:“祁云师弟,我等今日本就打算论道的,正好要来师弟你这里拜访,索性就商量着,就在你这里论道好了。”

    祁云一愣。

    孔临他们已经纷纷开口,“是啊,在这苦寒之地论道,也是别有一番趣味啊。”

    “快开始吧,我早已经等的焦急了。”

    “我们饮茶、论道,真乃人生之快事啊!”

    然而,与兴奋的众人不同,祁云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反而缓缓摇头道:“抱歉,我对论道一事没什么兴趣。”

    “嗯?”

    “怎么会?”

    “还有人会对论道不感兴趣?”

    众人都惊讶。

    当即就有一些年龄较长的弟子,连连道:“祁云师弟,坐而论道,可以采纳百家之言,求解平日修炼之疑,对我们修为可是大有帮助的!”

    祁云却依然在摇头,“抱歉,我不感兴趣。这样吧,你们若愿意在这里论道,自在这里论道便是,我要去觅地修炼了。”

    众人愕然。

    他们一个个都是兴冲冲二来,怎料到祁云竟然直接拒绝了?

    崔跋之前也邀请过祁云,虽然几次都被祁云婉拒,但他自付此番亲自上门来了,还能拒绝不成?

    谁料,竟真的拒绝了……

    此地的主人拒绝了,众人还有什么可论的?虽然祁云也有言可以让他们在这里论道,但失了兴致,谁还想在这里?真当他们想在这苦寒之地论道不成?众人都望向崔跋,心底不免埋怨,你这号召大家过来的,连对方不喜论道都不知道么?

    当然,不喜论道的弟子确实很少……

    “祁云,大家兴致都这么高,你怎么能这么排外?跟大家交流一番,互相解疑,对我们所有人都很有好处的啊。”崔跋皱眉道。

    祁云笑了,对你有用,就一定对别人有用?

    太自以为是了吧?

    众人目光中,祁云缓缓起身,徐步走到了木屋一旁,伸手在那里的一根灯盏上一拂。

    就见一缕火苗跳跃了几下,灼灼燃烧了起来。

    “天色暗了。”

    祁云长叹一声,开门出去。

    ……

    崔跋、孔临他们在后面却是面面相觑,手一拂,然后灯就亮了?这算是什么很高深的东西么?众弟子都有些不屑。他们知道祁云擅长炼器,但擅长炼器,不见得修为就高深吧?

    这是一种火行之道的运用技巧,引动火行灵气,引燃火烛。

    不算什么。

    众人都有些好笑,也不想在这里多留了。

    “走吧走吧。”

    “可笑可笑。”

    众人就打算离开,崔跋心头不喜,想顺手把灯烛给熄灭了,但他伸手过去,到那火苗前的时候,手却忽的僵在了那里……

    其他弟子还未察觉,还在那里说着,“祁云小师弟毕竟刚刚入门,还当这是宝呢吧?”

    “听说他来自青州,毕竟是小地方,见识不广。”

    “这门手法,孔临师兄肯定不在话下吧?”

    “那自然的……不说孔临师兄了,就连我自付也没有问题。”

    “很简单的。”

    但众人说着说着,就开始注意到了崔跋的异样……就顺手熄个火烛,怎么一直在那里不动了?孔临不由失笑,“崔跋师兄,你这是在做什么?”

    却见崔跋的额头上,冷汗都开始冒出来了,目光凝重,眼中透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孔临却觉得好笑,不由走上前去,伸手向着那灯盏中的火烛按去……然而,在他的手按到火烛前的时候,也一下子僵住了!

    他的脸上,徐徐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甚至不由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孔临师兄,你又搞什么鬼?”

    “至于吗?”

    “太能装样子了吧?”

    众人又惊讶又好笑,觉得两人这样子可真有些诡异。仔细去看那灯盏中的火烛,分明就是一缕很寻常的火焰嘛。火苗跳跃,吞吐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