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寒潭洞府
    却说祁云驾驭着遁光向下面稍稍降了些,就看见留下的这些传承的下面,竟还有一些文字……却是之前被“惩罚”来这里闭关的天遁峰修士所留的了。

    祁云好奇打量。

    这些文字同样很小,不特意去看还真看不大清楚,但见最上面一条:

    “哈哈!闭关三月,天遁剑法终于有成,结丹在望!”

    祁云点头,运气还是不错的。

    他并不奇怪对方居然要耗时三月才能将天遁剑法修炼有成,毕竟不是谁都像祁云一般,拥有道德天尊的传承,并且得了吕洞宾的全部传承。

    再下面:

    “十八日入门,尚可尚可。”

    “余消耗百日有余,终于入门,羞愧难当。”

    “四十日,剑成,结丹。”

    “……”

    这些蝇头小字着实不少,祁云很快扫了数十条,大都是炼成了天遁剑法的门人在这里留下的记录。

    多数人都在数十日、百余日内练成;毕竟这一门根基功法,主要在于剑法和遁术,相对来说入门的修习还是比较容易的。当然,靠着这一门,想要走的更远,却是越来越难。大概,这也是天遁峰顶尖的元婴修士不多,纯阳九祖之中,并无天遁峰老祖的原因之一吧。

    祁云懂了,这不就是他在某一个世界之中,见到的那些课桌上的“涂鸦”嘛!

    这种事情祁云最喜欢了!

    于是他伸指出去,刷刷刷在墙壁上留下了文字——以他此时的修为,纵然这里的岩壁只比祁家更坚硬无数,但力运手指,只用手指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在岩壁上留下痕迹。

    祁云写道:“三日练成,你们一定能猜到我是谁。”

    将要补全纯阳宗传承的男人!

    刻完这一行文字,再往下一些,祁云才察觉到竟还有文字记录——

    “闭关三年,难以入门,心有不甘。然寒气侵骨,形体日衰,精神枯竭,继续恋栈不去,只怕也无意义。”

    “字留后来者,天赋不足,来此有害无益。”

    “寒气侵骨,难以久留。”

    “寒潭苦修两载,终于放弃……”

    “……”

    祁云先前的轻松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原来,还是有没有成功的例子的啊!甚至,祁云向下扫了一眼,下面密密麻麻,竟还有许多……屈指算算,没有练成的弟子,竟比练成的弟子还要多。

    可见,在这寒潭之中修炼天遁剑法,固然有辅助的功效;但若天赋不足,修炼时间太长,反而可能会影响修炼根基。

    修仙之途,从来没有一片坦途的。

    天赋不够,还不如通过常规的途径来参修天遁剑法!

    天遁峰的真正的传承自然不在这里;这里只是途径之一。祁云也是无语,邵守谦老祖和苏铮,对他还真是很有信心啊。

    一般来说想要修成天遁剑法,怎么也要三、四个月的时间,所以不少人在这里闭关参悟的时候,都顺便开凿了一处洞府作为休憩之用。但祁云因为修炼的太快,所以都没有开辟洞府。既然已经练成了,自然就更没必要费这番功夫了。

    祁云算算时间还早,干脆四周搜索一番。

    其实这些洞府大部分没什么好探索的,也不过是那些天遁峰的门人临时暂住而已,谁会把好东西藏在这里?不过,本着蝗虫过境的作风,祁云还是指诀一掐,运转了撒豆成兵之术。

    就见一具具傀儡爬了起来,摇摇晃晃进入一个个洞府中。

    原本祁云召唤的傀儡都耐不住这寒潭的寒气,根本无法靠近;但这些天,祁云剑法修为精进的同时,撒豆成兵法术也略有心得。

    再加上,他就地取材,用来召唤傀儡阴兵的材料,本就是取自寒潭之中,自然也更耐寒一些。

    傀儡阴兵散开。

    不片刻功夫,已经回馈过来了消息。

    “没有。”

    “没有。”

    “没有……”

    果然,绝大多数洞府中,几乎都是空荡荡的,最多只有零星的几样日常所用之物。

    零星的几处洞府中,还藏了一些修炼的心得,祁云神识扫上一遍,对于其中所记载的东西只是过目一遍,也就放回原处了。这些对祁云也只是参考罢了。

    大部分价值不高。

    只在最深处的一座洞府中……祁云发现了一些文字的记录,是他所知道的——顾民之前辈?

    莽州,仙人遗府的主人,顾民之前辈。

    说起来,祁云能进入纯阳宗,还多亏了这位顾民之前辈在莽州留下的传承。不然的话,纵然祁云天赋惊人,但毕竟距离这里太远,轻易哪有这样的机会?

    祁云也念着几分情谊,便展开五行遁术遁入了进来,就见这里的陈设布置也很简单,一如莽州的那座洞府之中。

    洞府深处留有顾民之前辈所留的文字,祁云简单了解了一番。

    顾民之前辈也是筑基境界的时候,被“罚”到这里修炼的。而他在这里,也花了足足三个月出头的时间,才终于练成了天遁剑法,破关而出。而在这寒潭之中闭关的三个月中,他也就一直在这座洞府之中修炼。

    一直居住在这里。

    而这位顾民之前辈,似乎颇有留下传承的习惯,从这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从他所留文字之中,隐晦提到,他似乎另有奇遇,得到了“五行”传承。

    嗯?

    这一下引起了祁云的兴趣。

    吕洞宾并不擅长五行之术,纯阳宗发展到如今,十三峰的传承,也没有哪一峰是以“五行”为主的。

    之前他还真没注意,但现在从顾民之前辈所留文字中,却忽然意识到,顾民之前辈,却似乎在“五行”神通上颇有造诣。

    所以,他是从哪里得到了传承呢?

    祁云不由大感兴趣,只不过,这里的文字也只是简单的记录,并没有提及太多;而他回忆当时在莽州的洞府中,似乎也没有特意提及于此。

    不妨回头问问邵守谦老祖,祁云琢磨着。

    顾民之前辈是纯阳宗的弟子,从他留下的传承来看,他也很以此为傲,那么,既然莽州那里并未留下,自然有可能留在纯阳宗了。

    这也不急。

    还是等自己结束了此番闭关再说吧!

    再探索一番别无其他发现后,祁云便飞遁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孤峰上,开始打坐修炼,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