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真正的遁术!
    却说魔族之人正拼命丢出法术,向着祁云围攻的时候,却忽然只见原地光华一闪,祁云的身形竟是从那里消失不见。

    “他钻入了地下!”

    五行遁术也是借助五行之力飞遁行走,筑基修士炼成神识,可察细微,自然立刻就有精擅神识修为的魔族,从地下发现了祁云自如行走的身影。

    姜昼心底一惊,“他竟然如石中子一样,有着地行的天赋?”

    石中子善能地行,所以在他们这些魔族之中,哪怕实力相若,但靠着这一门神通,也成为了他们这一伙人中的佼佼者。

    甚至,也是风如旧师兄最为倚重的。

    但现在……这个纯阳宗的弟子,居然也有同样的手段?

    石中子也是一惊,他本来是钻入土石之中,借以遁去形迹,寻找击杀祁云的机会。怎料,他正往土石之中潜走,一回头却发现祁云竟然也跟着土遁了进来?他居然也会这样的秘术?石中子自己也是偶然间得了传承,这才有此手段的,是他这些年来赖以生存的根本。这纯阳宗弟子怎么得到的?

    石中子压下心中的惊疑,暗付,他修炼多年,倒是有大半时间都在地下土石之中打滚,经验十分丰富。这纯阳宗弟子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经验上总会比自己差一些吧?

    所以石中子念头一转,也不急着立刻跟祁云动手,反而在土石之中加速遁走。

    只见土石纷飞,地上一道土线拱起,飞快地绵延向远处。

    “石中子师兄的速度惊人这么快!”

    “这次是拿出压箱底的本事了。”

    “对,以前可从来没见过石中子施展出这么快的速度……”一众魔族都很是心惊,忐忑不安地从地表追着土线拱起的方向飞遁跟随。

    祁云却是忍不住摇头,这也叫做“土遁”?这分明应该是叫做“钻土”罢了!

    以此来推算,水遁的话,莫非就是钻入水中,在水里面游了?虽然这么说显得苛刻了些,但石中子施展的这种手段,确实可以用这个比喻来类比的……但真正的水遁应该是什么?只要天地之间还有一滴水珠,就可以遁入其中,遨游飞遁!

    五行遁术的根本,是借助五行之力飞遁,而并非在“五行”之中,仗着其他的法术神通飞遁。

    这是根本上的差别!

    祁云掐诀,五行遁术施展开来,化作一道黄光,掩入了土石之间,紧随石中子而行。

    于是,石中子在前面拼命地展开速度钻土而行,速度绝对是他生平之最!他心底不由转动着念头,这样的速度,一定将那个纯阳宗弟子绕的晕头转向了吧?

    呵,真当“土中飞遁”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么?

    其他的魔族之人都在地表,展开了种种遁法紧随而行。但见那条拱起的土线,不住东绕西绕,速度奇快,却一直在左近兜圈子。他们都跟石中子相熟,很快就猜到了后者这么做的目的。

    就有人惊喜地猜到:“石中子师兄是打算带着那纯阳宗弟子兜圈子,拖延时间吧?”

    “也不只是拖延时间,这是‘土遁之术’的较量!对方若被石中子师兄绕住了,很可能反被迂回身后,从后面偷袭。”又有人煞有其事地分析。

    “对对!”

    “很有可能!”

    一众魔族都是精神大振,觉得石中子师兄的土遁之术当真玄妙无比。

    人人羡慕。

    不过,这土遁之术,是石中子立足的根本,当然没看传授出去。他们也只能在这里眼馋了。

    但又过一时,姜昼忽然皱眉。

    又过一时,雨家弟子也隐隐觉得不对。

    再过一时……

    “咦?”

    “好像……有些不大对啊?”

    “是不对。”

    “那个纯阳宗弟子的‘土线’呢?难不成,他能一直顺着石中子师兄飞遁的痕迹,紧随着走?”

    “怎么可能!石中子师兄的修为,岂会留下这样的破绽?”

    石中子的“土遁之术”,是破开层层的土石,从缝隙之中飞遁过去。慢的话还好,还能用种种巧妙手段遮掩形迹;但是一旦飞遁的快了,就会如现在这样,由于土石的挤压,在地表拱起一道土线。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祁云的遁术却跟他有根本的不同,身形掩在土行灵气之中,化作一道黄光穿梭而行,哪里会留下什么痕迹?甚至土石原貌都未曾丝毫损坏!

    祁云也没心思一直跟这个魔族兜圈子玩儿,在石中子又一次迂回掉头时,祁云方向稍稍调整,已经遁到了石中子的眼前。

    石中子一直在埋头疾行!他之前就隐隐察觉,祁云似乎一直紧跟在他身后……这使得他心中震惊莫名,难不成祁云的遁术,竟然也这么快,这么厉害?

    所以,他更不敢耽搁了,几乎把速度提到了极致,都无暇仔细去看路了!

    然而——

    石中子又一次下意识地掉头时,却忽然只见钻开的前面的土石之中,忽的多了一道阴影……石中子下意识想让,但对方已经拦住了他,“喂,我说老兄,你钻土也钻的够累了吧?出去歇歇吧。”

    “是够累的……”石中子也不由浮起这个念头。

    但紧跟着,他已经豁然醒悟——

    够累?

    这是哪儿?!土层之中啊!

    但见来人模样年轻,一脸笑眯眯的模样,手中拿着一口金剪……不是那个让他们头痛无比的纯阳宗弟子,又是谁人?

    他怎么到自己前面了?!

    石中子骇然,连忙掉头就走,立刻飞遁向了另一方向。

    心中惊骇之下,他的速度陡然提的更快!

    祁云却是无语……还真把自己的这“钻土之术”当成宝贝了?祁云略略判断一番石中子的方向,跟着施展土遁,化作一道黄光再次拦截了上去。

    先礼后兵嘛!

    祁云之前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此番也就不再客气了,在石中子又一次迎头撞到他跟前的时候——

    祁云伸手跟他打个招呼,“之前提醒过你来着……”然后,伸手一指,两道金光交缠飞出。

    咔擦!

    鲜血四溅!

    祁云伸手一招,将石中子随身的物品摄走,而后遁光转向上方,就见一道黄光一闪,祁云的身影已经从地下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