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真是不长记性
    张渭、朱崖他们都慌乱作一团,几人迅速施展诸般手段,六种不同的探测法术,瞬间向着身侧的无数条岔道之中探测了过去。

    只是毫无意外,魔气笼罩之中,诸人的神识都大受限制,哪里能够发现对方的踪迹?

    只有祁云,目光瞬间就锁定了一个方向——

    在那边!

    在张渭他们反应过来之前,祁云手一扬,两道金色蛟龙向着那里飞去。

    祁云直接干脆地祭出了金蛟剪法器。

    就见祁云祭出金蛟剪的方向,蓦地出现了一团黑雾,黑雾之中,隐隐浮现出了一道人影,正急速从那里向着这边飞扑过来……然而,迎接到他的,就是两道金色蛟龙。

    这还是祁云第一次见到“魔物”,他在青州的时候,曾经进入过凤巢,人魔大战之后,镇压魔物的“囚笼”。

    但无数岁月过去,那里的魔物早已经化作了一具具枯骨,根本看不出什么。

    而眼前,这却是一只活的魔物!

    祁云顺手飞出铜镜,铜镜D照,哪怕是在幽邃的D窟中,也将祁云的视野的范围扩展了许多。对面的那只魔物的模样,自然也清晰地落入了眼中。或者说,不应该用“只”,而是“个”——在祁云眼中,对面黑雾笼罩之中,分明就是一个人影,身材高大,五官清秀,与人类修士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真的要说区别,也只是他们的双眼,大概由于经常处在黑暗之中,显得与人的眼睛有了些许不同;身上的衣物,像是用什么妖兽的皮毛制成,略显粗糙,露出了坚韧的肌肤。

    那魔物显然灵智极高,目睹着两道金光飞来,心中莫名的警兆大作!

    “不可硬挡!”

    他心底几乎瞬间掠过这样的念头。

    而后十指箕张,十道灵光飞出!

    “小心!”

    张渭他们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向着这边飞遁赶来。那十道灵光破空而出,暗室生电,虚空之中划出一道道划痕。

    张渭他们都能感受到其中所蕴藏的恐怖力量,唯恐正面迎上的祁云盲目硬接。

    然而祁云只是驱使金蛟剪一转,就见两道金光虚空转折,剪了下去。

    咔嚓!

    这金蛟剪虽然只是法器,但绝对是法器之中最顶尖的。再加上此时祁云的修为也比以前精进许多,所以祭出的这金蛟剪的威力也是倍增。

    这魔物虽然实力恐怖,但面对这无物不剪的金蛟剪,却显然也不是对手——一剪之下,十道灵光倒有五道直接剪碎。

    魔物的脸上清晰地流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好恐怖的法器!

    剩余的五道灵光却是漏网之鱼,从金蛟剪身侧飞了过来,没入一众修士之中。

    张渭他们不敢大意,早就感受到这些灵光的恐怖力量了。

    所以一个个连忙施展各种手段,就见道道光华亮起,分别抵御住了一道。他们七人联手,才只架住了四道,仍有一道脱了出来,直奔祁云而去。

    “小心!”

    张渭他们都是大惊,连忙大叫。

    张渭也无奈……

    他是Y阳峰弟子,修炼多年,也斩杀过不止一只魔物。但除了刚进入内门的那几年,是跟在诸多师兄的后面跑之外,之后哪一次不是作为主力?

    几时会像现在这样,从战斗开始,除了喊几句“小心”,问几句“怎么办”……几乎就没有更多内容了?

    哦,用祁云的话说,这简直就是从主演一下沦为龙套了啊……

    当然,现在也不是乱想的时候,张渭和朱崖确实是这一众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两人飞快地纵身而上,一个施展神通,身化巨象,轰然踏地,整个魔窟仿佛都随之摇晃。

    另一个则飞出一件手帕似的法宝,化作层层云幛,想要将祁云小师弟护在其中。

    只可惜,他们两人都远了些,又被其他的灵光所耽搁,再想要救援,哪里还来得及?

    两人心底都是大急。

    但眼见那一道灵光飞到祁云跟前的时候,祁云忽的将袖子一拂,轻飘飘,不着丝毫痕迹……那一道灵光已经消失不见。

    D窟复归黑暗。

    张渭手中的手帕法宝祭出,云幛半起,却停在了那儿。

    朱崖巨象双足抬起,却停在了半空……

    灵光呢?

    就这么……没了?

    两人心底都涌起一股很不真实的感觉。祁云就好像只是甩了甩袖子,好像是要拂落上面的灰尘似的。但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下,就直接把那道灵光给变没了?

    他们几时见过这样的神通手段?但对祁云来说,却再简单不过了,真当袖里乾坤,只是用来耍帅的啊?

    西游世界、封神世界里面,都曾经出现过这一神通手段。特别是在西游世界里面,得道仙人“镇元子”袍袖一拂,甚至连孙悟空都逃脱不得!

    祁云此时只是摄走一道不成器的灵光而已,算得了什么?

    祁云拂袖将灵光摄走,神识一扫,才发现这灵光原来竟是一截指骨。

    对方将指骨炼成了法器?

    祁云抬眼望向对面,而对面的那魔物早已经惊骇无比,他炼出这十截指骨之后,不敢说逍遥无敌,但至少同辈之中,任谁碰上都会深感忌惮。

    这也是他明明看着对方人多,依然悍勇无匹地冲上来的底牌。但现在,居然一下子就被对手给收摄走了?

    虽然他也还有些旁的手段,但焉知对方没有更多底牌?

    就算没有……

    对于那一拂,他至今仍未参透玄妙。

    更别提该怎么破解了。

    所以,就见那魔物忽的一仰首,嗓子中发出了一个古怪的音节,在魔窟之中远远传了开去。

    “不好,他要召唤同伴了!”

    “快击杀了他!”

    张渭和朱崖都脱口道。一只魔物,已经让他们很头痛了,若是再来几个同伴,岂非只会更加困难?于是几人纷纷出手,一道道法术光华向着那魔物轰去。

    然而,那魔物却是身形几个闪烁,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这会儿,他反而不急着出手了。

    张渭脸色难看,这只魔物的实力比他之前遇到过的任何一只都要更难缠。这一下被他躲在暗处,可更难办了。

    但祁云却在那里摇头,“真是不长记性啊……”

    他用撒豆成兵之术,召唤的傀儡Y兵几乎遍布魔窟的所有角落……之前已经被发现一次了,这一次还用这种手段,哪里逃得出去?

    祁云伸手一指,金蛟剪再次化作两道金光,直奔着一个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