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邵守谦也不行了!
    简单介绍一番后,顾攀长老便把祁云引到了他要点燃的命灯前,“点燃命灯吧。”

    祁云打量,但见那命灯点燃前,就是一副普通灯烛的模样。

    像是金属质地,通体带着淡淡的青色,却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材质;下面是微微有些弯曲的灯柱,托着一个约莫有巴掌大小的托盘,托盘中心竖着一根灯捻。

    像是油灯,但却没有灯油。

    “滴入一滴精血即可。”顾攀长老道。

    祁云依着顾攀长老的指点,运转真元,从指尖逼出了一滴精血,滴入了命灯中。

    就见精血刚刚滴入进去,立刻就化作一缕火焰燃烧了起来。祁云隐隐觉得,冥冥之中与这命灯已经多了一分联系。

    自此才正式成为纯阳门人!

    有权利,也有义务。

    顾攀手中不住指诀变化,在祁云的命灯上加持了宗门法术!这也是每个弟子入门都会有的经历,并无特殊之处。而后,顾攀喝道:“祁云,从今日起,你入纯阳!自当遵守纯阳戒律,勤勉修行,力求得道!”

    “是。”

    祁云肃容道。

    法诀乃成,顾攀打出一道道光华,没入了命灯之中;命灯上火焰连续数次跳跃,便重新安静了下来。

    灼灼燃烧。

    ……

    祁云从入神宫出来,想了想,还是前去了天遁峰邵守谦老祖的洞府。他还是准备把《指玄篇》的全部内容交给邵守谦。尽管从《纯阳道典》中,听到了吕洞宾的全部传承,不过出于种种考虑,祁云也没可能一下子全部拿出来。他准备先把《指玄篇》全部背出来。

    指玄篇只是吕洞宾传承的一部分,但已经是完整的一个部分。相信获得了《指玄篇》的全部,对于纯阳宗的整体实力的提升是大有好处的。

    纯阳宗越强,作为纯阳宗门人的自己,自然也更加有利。

    计议已定,祁云便驾驭遁光飞去。

    片刻后,就已经来到了天遁峰,邵守谦的洞府外。

    “进来吧。”

    祁云刚刚来到洞府前,就见封锁的阵法已经打开了一条通道,朵朵青莲浮现,邵守谦的声音传了出来。

    祁云跟着青莲的托引,进入了洞府,见到了邵守谦老祖。

    邵守谦望着祁云,含笑道:“祁云,此番过来,可是有什么事么?”

    他对祁云还是很满意的。

    天赋高,修炼快,对于纯阳道典的感悟能够别出机杼,最新发现的还有炼器的天赋……而最最难得的的是,这个祁云看着年纪不大,但是知进退,懂分寸,这可比天赋好更加难得。

    祁云望向邵守谦身旁的一个少女,看着年龄也不大,跟自己相差仿佛,一身白衣,安静地坐在那里,见祁云望来,登时露出一个含蓄的笑容。

    “祁云师弟。”

    注意到了祁云的目光,邵守谦一笑,“这是我的一个后辈,前两年被我接引入了纯阳宗,邵晴。祁云,以后还要劳你多多照顾一番。”

    祁云谦让道:“老祖你说哪里话?说不定,该是邵晴师姐照顾我才对。”

    邵晴本来脸色有些不易觉察的不快,听祁云这么说,才恢复了过来,对祁云反而多打量了两眼。

    邵守谦却笑道:“她啊,心高气傲,其实天赋比你差的远了。”

    不过当然,邵守谦也只是感慨上几句。这种话也不是现在这样的场合适合说的,也不是这么随随便便说了就行了的。

    祁云也只是心底存了一个念头。

    邵守谦老祖,多大了?

    两人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既然知道这少女是邵守谦的后辈,自己人,祁云也就不再隐瞒了,说道:“老祖,我此来,是想背完《指玄篇》剩下的部分。”

    “剩下的部分?”邵守谦一愣。

    邵晴茫然。

    “是。”祁云解释道:“我听到的《指玄篇》,除了那日背过的序章外,还有上下两篇,合计一千余字。”

    邵守谦神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真的?”

    祁云点头,“自然。”

    邵守谦望向一旁的邵晴,“你且去一边等着。”

    连邵晴也要打发走!

    邵晴哑然,不过也知道了此事定然很重要,所以邵守谦才会连她也不让在一旁听着。邵晴怏怏告退。

    等邵晴出去后,邵守谦才道:“好了,可以开始了。”

    “叹世凡夫不悟空,迷花恋酒送英雄……”于是祁云开始从第一句开始背了起来,邵守谦专注地听着。那日只是听了序章,就已经让他有所感悟,不得不闭关来巩固。此番尽管邵守谦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听祁云一字一句背出时,依然不住动容。

    尽管祁云只是在背着那些简单的词句,本身并不如《纯阳道典》一般,蕴藏着无穷大道。但在邵守谦感觉中,却是分毫不差。

    一部完整的篇章开始渐渐出现在他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完善的体系。

    一千余字,祁云很快就背诵了一遍。

    邵守谦已经双目紧闭。

    “该不会又要闭关个十天半个月吧……”祁云很期待。

    只是序章,只是明白了此文的前因后果,就让邵守谦,苏铮他们对于《纯阳道典》的理解更深一步,对于自己的道路有了新的理解。

    此番,祁云却是背出了完整的《指玄篇》,对于邵守谦而言,收获自然只会比那日更大!

    好在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后,邵守谦终于睁开了眼,望向祁云,叹道:“祁云,你此番对我纯阳宗的贡献,可谓是难以估量了!”

    一部完整的《指玄篇》是何等价值?

    这是纯阳宗的根基!

    祁云,相当于是把他们纯阳宗的根基打的更加牢固!这份贡献,可要远大于随随便便的多上那么一两句真言……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收获。

    所以邵守谦道:“祁云,我之前想好的给你的奖励……此时又不好开口了。甚至,连我也不大好做主,需要去找莫思,燕雀……他们几位老祖一起商量下,然后才能定下给你的奖励。”

    邵守谦也是无语……你说这小子,真能折腾。

    原本一般的内门弟子入门,都是随随便便一个内门弟子,就给他引了路的。

    但祁云背出的《指玄篇》,却让自己都不敢妄自决断了,还要去找其他老祖……当然,邵守谦真心觉得,这样能折腾的弟子,越多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