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入神宫
    “这次不行,但十年后的那一次千法大会,肯定没问题!”

    在邵守谦有些惋惜的时候,缪长老却忽然道。

    邵守谦一愣。

    是啊,这一次,祁云主要因为接触炼器的时间太短,所以比其他的炼器天才要显得弱一些。毕竟,祁云来到他们纯阳宗太晚了些。

    但是,如果再给祁云十年时间!现在就能炼出法宝的他,那时候会到什么水准?

    至少赢得千法大会的资格,肯定没问题了吧?

    一时间,邵守谦都有些心动。

    但很快,邵守谦还是摇头了,“不行,祁云修炼天赋也极高,如今已经是筑基圆满的境界。纵然他为了要成上三品金丹,肯定要在筑基境多积累下,但是,我估计数年之内,也就该考虑结丹的事情了。绝不能让他因为千法大会,浪费这十年时间。”

    千法大会限制筑基境,也即修为超过筑基境,就无法参加比试了。

    这也是为了鼓励后辈弟子。

    千法大会当然重要,对于纯阳宗,对于他们天遁峰都是。但是,为了这个牺牲弟子的利益,在筑基境浪费时间,却是邵守谦不肯去做的事情了。

    缪长老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这才是,千法大会不参加就不参加了,值得什么?毕竟修为才是根本。”

    再怎么说,千法大会也只是弟子辈中间的一次比试罢了。

    邵守谦恍然,“你试探我?”

    缪长老义正言辞,“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有天赋的弟子,我怕被你们给耽搁了。”

    邵守谦:“……”

    他很无语地望着缪长老道:“缪长老,你既然知道修为才是根本,那怎么在修炼上一点儿也不上心?”缪长老结成的可是二品金丹!却一直耽搁至今。

    原本,缪长老的天赋,一直是他们那一辈修士之中的佼佼者。

    ?但却一直耽搁至今……

    缪长老叹口气,没继续这个话题。

    邵守谦只好惋惜地住口。

    关于祁云的事情,基本就这样了。邵守谦和缪长老都不再提此事,他们都不肯为了一次千法大会,牺牲祁云的利益。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就此放弃。

    所以邵守谦想了想道:“我会让人全力给祁云提供各种资源的支持,让他在这三个月尽可能提升水准。哪怕不行,到底不留遗憾。”

    缪长老也点头,“好,如果祁云有什么问题,这三个月我会尽力为他解答。”

    邵守谦欣然道:“那我先替祁云多谢你了。”

    能让缪长老开这个口可不容易!

    可见,缪长老对于祁云的天赋还是很看重的……换做其他人?不直接拒之门外就算客气了!

    ……

    从缪长老那里离开,祁云也还有不少事情要做。首先自然是要去宗门的入神宫,点燃自己的“命灯”。只有成为宗门的内门弟子,观摩了《纯阳道典》,选择了一峰加入,才能有资格在入神宫中点燃命灯。这也就表示,一个弟子正式入了纯阳宗的宗门。

    当然,点燃命灯,只是相当于留下一道印记,对门下弟子其实并没有什么额外限制;反而,有这道印记在,纯阳宗的弟子可以消耗本命真元,通过命灯向宗门求救。

    万一陨落在外,除非有种种禁制阻隔,否则会自动向宗门发回一道传讯,显示弟子死前所见到的、听到的事情。

    算是对弟子的一种保障。

    其他当然也还有不少的妙用……总之,还是利大于弊的。

    祁云对这个也没什么抵触。

    他既然入了纯阳宗,自然享有纯阳宗门人的权利,也自然有着纯阳宗门人的义务。

    入神宫位于阴阳峰,祁云驾驭遁光飞遁过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过来,但见一座宫殿掩在山林之中,灵泉环绕,透出一股出尘的意境。

    祁云来到门前。

    入神宫的看守也是一位金丹真人,不过结成的只是六品金丹,普通长老。他也识得祁云,见到祁云过来,当即露出笑容,“祁云,你可算来点燃命灯了。你们这一批的弟子,就只差你一人了。你再不过来,我可就要让人去请你了。”

    祁云连忙道:“顾攀长老!接连有事情耽搁,花费了一些时间。”

    这位长老名叫做顾攀,祁云来之前,自然也做了功课的。

    顾攀也只是说笑一句,毫不介意,引着祁云进入入神宫,说道:“正常,你在《纯阳道典》中感悟颇多,需要花更长时间巩固自然也不奇怪。”

    祁云是知道顾攀为何会知道自己了。

    不过,其实祁云花费时间,还真不是因为这个……但顾攀这么认为,祁云当然不会反驳。

    两人进入入神宫。

    就见一座座的命灯依次排列,整整齐齐地分布在两侧,留下一条长长的通道。跳跃的灯烛,将整个大殿映照的如同仙境。

    顾攀介绍道:“从我纯阳宗设立了这项制度开始,后来纯阳宗的所有人,都在这里留过命灯。事实上,只有留下了命灯,才真正算我纯阳宗的弟子。”

    祁云点头,这一幕还是蛮震撼的。

    顾攀长老引路,很快便带着祁云到了要点燃的命灯前,顾攀道:“这是这十年来,你们这些弟子留下命灯的地方。目前成就最高的那个……”顾攀指了指最前方一排中的一盏,“你可能也听说过,秦人家,如今已经破丹成婴,而且是三品金丹。不过我相信,祁云,你的天赋只在他之上。”

    顾攀又为祁云指点了几个命灯,都是近十年间,点燃了命灯的弟子中比较出色的一些。

    不少人已经成功结丹了。

    但更多的人,未成功。

    更多的人,结成的只是中三品,甚至下三品的金丹……

    末了,顾攀望向祁云,“有什么感触?”

    祁云想了想,“结丹蛮难的。”

    顾攀不由笑一声,“是啊,能够在这里点燃了命灯的,都是经过了宗门数层的考核,被很多金丹长老看好的弟子。但是,这些人中间,能够结成上三品金丹的,依然少之又少。”

    “这就是修炼之难啊。”最后,顾攀忍不住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