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用“心”
    祁云打算炼制的,正是一口飞剑。

    他擅长剑法,虽然木剑在他不断祭炼之下,品质也提升了许多,但其实他也早就想更换一口了。

    炼制一口趁手的飞剑,一直也是他心心念念的事情。

    呼!

    火光缭绕,祁云招手摄过来种种炼器的材料,先后丢入青龙炉中。道道法诀打出,用地火和北冥冰焰交替,处理着种种材料。

    说起来,缪长老还是第一个,一口就叫出了北冥冰焰的名字的,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北冥冰焰,在之前祁云还怕人认出,但现在,以他筑基圆满的修为,天遁峰真传弟子的身份,摄取一缕冰焰而已,算不得什么事儿。

    不过说起来,这冰焰的威力也有些弱了……这么一想,自己需要提升的地方还很多!

    祁云心中琢磨着,手中丝毫不停。

    火龙翻滚!

    缪长老在一旁看着,开头的时候他挑了不少刺儿。但等祁云开始祭炼后,他脸上的神情反而很是欣慰。

    祁云的炼器水准,比他想象的更高!

    怪不得毛病这么多,还能炼出来一件如此功用奇妙的法宝!

    但见一件件材料在祁云的处理下,逐渐变得更加精粹;而后配以种种法诀、辅助材料,打磨成型……法诀不断打入材料中,形成法术神通……

    这一过程也是耗时良久。

    祁云也是尽了心思在炼制的,已经是用了他目前最好的水准。不,甚至更好的水准!

    毕竟更换了青龙炉,又借助地火……比他炼制落宝金钱的时候可强多了。

    但足足一天过去。

    祁云终于打完了最后一道法诀,就见青龙炉感应之下,火焰相激,顿时就见炉鼎周身无数符文亮起,竟有一道青龙盘旋出现!

    炉鼎中也传出嗡然的鸣响,那是长剑出炉之声!

    “出!”

    祁云喝一声,招手一摄,将炉鼎中的那口飞剑摄了出来。

    但见这口飞剑通体透着淡淡的赤光,微微一折,好似就有无穷的火焰从剑身上喷出,火焰炽烈。

    然而,祁云却不由皱眉。

    法器?

    居然没炼制成法宝?

    “呵呵……”缪长老含笑从祁云手中接过那口飞剑,在手中把玩,“品质还是不错的,至少也是顶尖法器的水准了。而且,蕴藏有很强的火意,斗法之中帮助很大。”

    缪长老给了这口飞剑不低的评价……但祁云还是很费解,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啊!

    炼制不出来法宝,那还不如他手中的这口木剑呢!

    缪长老见祁云一脸不痛快的神情,不由笑了,“祁云,不要觉得炼器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你知道了所有的理论,但实际炼制的时候,依然有很多问题。你的炼器天赋很不错了,但炼器,不只是靠天赋的,需要亲手去炼制,一点点去感悟。”

    祁云明白了。

    就好像他之前所想到的,对于缪长老来说,炼器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他用毕生的精力在炼器。

    而祁云,炼器更多的还只是一种手段。

    炼器的心,还不够。

    这就需要祁云花费精力去提升了,熟能生巧,并无捷径。哪怕他有梦中的记忆,也还需要一点点去提升。

    ……

    祁云接下来又炼制了好几次,但莫看他炼制落宝金钱的时候,直接一次就炼成了法宝,但那是因为落宝金钱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法宝。

    真到了炼制飞剑的时候,才开始碰到了困难。

    祁云在缪长老这里一待月余,也始终未能真正炼制出称心如意的飞剑来。

    “好了,你回去慢慢琢磨吧。”缪长老下了逐客令。

    事实上,缪长老已经很给祁云面子了!他性子怪癖,除了两个徒弟外,轻易不允人留在这里。像苏铮,都是说完事儿,直接把他给赶走的。能留祁云在这里一待月余,已经是难得的优待了。

    祁云告辞。

    临行前,缪长老最后送他几句:

    “第一,想想你想要什么样的法宝;第二,想想这样的法宝,需要什么样的材料;第三,想想手中的材料,该怎么最大化利用。”

    祁云跟他也混熟了,当即笑道:“长老,这些可都是废话啊。”

    缪长老吹胡子瞪眼,“混账小子!”

    玩笑归玩笑,祁云从缪长老那里告辞离开的时候,也在思索这个问题。

    该炼制什么样的法宝呢?

    他觉得,缪长老其实正是提到了他最核心的问题上。由于有梦中的经历,再加上从缪长老这里借鉴的经验,其实祁云炼器的技巧已经达到了。

    完全可以炼制法宝!

    但为什么炼制想要用的飞剑,却一直未能成功呢?炼制什么飞剑,就是一个比较核心的问题。

    祁云想想,自己想要用什么样的飞剑呢?

    要说他在梦中见识到的法宝中,剑类的法宝肯定是最多的。按说随便借鉴一种,都应该可以炼制到法宝的层次。但其实并非那么简单的。梦中所见炼器的材料,和此时手中的炼器的材料有着很多的差别,照搬梦中的记忆,如何能行?炼制法宝可没那么容易!

    说到底,还是经验欠缺些。

    想要增加这方面的经验,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炼器的材料上嘛,倒是可以想想办法。

    祁云思索着……

    ……

    却说祁云从缪长老这里告辞离开,却见一朵青莲悄然绽放在了火焰之中,很快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了那里。

    “缪长老。”来人含笑问道。

    缪长老抬头看他一眼,“你来做什么?”

    来人自是邵守谦。

    他从祁云背诵《指玄篇》序章,大有所得之后,闭关多日,将那日的收获完全消化。也从苏铮口中知道了祁云来缪长老这里学习炼器的事情,其实,这些时日他也来看过几次。

    邵守谦也不计较缪长老的态度,从地上捡起祁云炼制的那些飞剑,在手中仔细察看。

    “不要看了,都是残次品。”缪长老没好气地说道。

    邵守谦沉吟了下,微笑道:“缪长老,现在距离千法大会还有一些时日,这个暂且不提。我纯阳宗十三峰的比试,却只有不到六个月了。你觉得,以祁云的炼器水准,能够在这次比试中脱颖而出,赢得一个参加千法大会的名额么?”

    缪长老一愣,很快摇头,“怎么可能!我纯阳宗虽然炼器不算特别厉害,但选出的参加千法大会的弟子,哪个不是随手就能炼制出法宝的?”

    “祁云的炼器天赋倒是没的说,但是他开始专心炼器,时间还是太短了啊。”

    也是,祁云毕竟才入他们纯阳宗……

    邵守谦有些惋惜。

    缪长老却道:“这次不行,但十年后的那一次千法大会,肯定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