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模一样
    却说苏铮趁机提出,想要让缪长老指点祁云炼器,结果,缪长老反而不断摇头,“不行不行。”

    苏铮愕然。

    然后却听缪长老道:“我仔细想了想,让我教祁云炼器,这个不行。我们两个,最多是‘交流交流’炼器心得。”

    苏铮:“……”

    他很是哭笑不得,其实以缪长老的地位,真说教祁云炼器,有什么不可?

    不说祁云了,就算是元婴长老,在炼器一道上,很多时候对缪长老都是“请教”。在这称呼上,较什么真?不过,苏铮也暗暗吃惊,祁云的炼器天赋,真的如此出色?让缪长老都用出了“交流”的词语。

    ……

    每隔十年,天下八百余州,所有顶尖的势力,都会一道参加一次“千法大会”,聚集各门各派的筑基弟子,齐聚一起,交流炼器心得。

    不过,因为天下的势力众多,纵然能够得到这个机会的,已经是限制了参会势力的底蕴了,但人数依然很多。

    也因此,获得资格的势力,参加的人数也有了限制。

    其中那些差一些的门派,只有一个参加的名额;而诸如纯阳宗这样的顶尖势力,则可以派遣两人参加;再如雷泽州伏家,这样顶尖、又擅长炼器的势力,却可以派出三人参加。

    纯阳宗十三峰,却只有两个参加千法大会的名额……那让谁参加,不让谁参加?

    很难挑选。

    鉴于这个原因,所以纯阳宗干脆也先在宗门内组织一次炼器比试,从各峰选出出色的弟子去参加千法大会。

    天遁峰其实并不以炼器为长,所以一般来说,千法大会是没他们什么事儿的。不过宗门内的比试,总也不好太落后了,那样面子上也有些过不去。

    纯阳十三峰中,真火峰擅长炼器,阴阳峰为第一大峰,所以往年,一般的千法大会的资格都被这两峰给垄断了。

    天遁峰对此也是无奈。

    哦,当然,也不只是天遁峰,很多峰都是无奈……

    苏铮将祁云托付给缪长老,自己便告辞离开。

    缪长老对祁云那叫一个客气。

    “祁云,你先在这边歇歇,我去给你准备一些东西,先来考校考校你的炼器水准,然后再定提升的计划。”缪长老连道。

    祁云忙道:“多谢长老。”

    缪长老原本的两个弟子,都是投来羡慕的目光,他们几时见过缪长老这么客气的对待?

    不!

    甚至,这么和颜悦色的时候都没有!

    果然,缪长老一扭头,看见他们两人,登时眉毛一挑,喝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让你们炼器,都炼好了?拿出来让我看看啊,炼成法宝了么?”

    那两人顿时吓得做鸟雀散。

    缪长老进入内室——其实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杂物间,不过还别说,虽然在祁云看来凌乱不堪,但是缪长老找什么都是一找一个准。

    很快,缪长老便带着四块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石头出来了。

    “祁云,看看这些石头有什么不同。”缪长老得意。

    祁云愕然。但见眼前的四块石头,通体都带着淡淡的赤色,大小也相差仿佛;他伸手敲了敲,材质也很相似;取过工具,刮下来少许,捻在掌心仔细分辨……祁云也是汗颜,这些石块色泽、材质什么的几乎完全一样,居然不是一种东西?

    其实这也怪不得祁云,他虽然有梦中的经历,可谓是“见多识广”,但他也发现了,他的那些“见识”,似乎都是上古之时的。

    功法倒没什么,不管什么时候都能修炼。

    但材料上,一些材料相同;但同样也有不少材料,在这无数岁月中,算是“新”出现的。

    祁云的“经验”可就没有用了。

    “哈哈!”

    缪长老很是得意。他终于是发现了祁云的一个弱势!

    之前跟祁云交流,后者对于炼器一道,几乎每每都能提出让他也眼前一亮的观点,使得缪长老也大受打击。但现在,终于是发现了自己比祁云擅长的地方。

    缪长老很是得意地到:“祁云,你毕竟是自学,这些炼器的基本功上,还需要继续磨砺啊。比如材料,要能更熟悉材料的特点,才能更好的处置,更大的发挥材料的作用;再比如,炼器炉的选择,火焰的运用……这些都有很多讲究的地方。”

    祁云深以为然。很多东西都是他知道的,不过他之前是在青州,祁家,到底积累不够,对于这方面的提升毕竟受到限制。

    这也是他愿意来纯阳宗的原因!

    修仙一途,从来不是闭门造车就行的。其中梦中经历的一个小世界,提过“法侣地财”的说法,就是这个道理。

    缪长老开始给祁云介绍这些材料,“第一种呢,你再看仔细一些,虽然也是赤色,但其实略略近血色——不要这样看,你得微微侧一下,借着光去看。这块石头叫做‘赤血石’,虽然没有被列入天材地宝,但其实材质已经很接近了。”

    “再看第二种,你摸一下手感有什么不同?……不要直接摸,稍稍注入一些火行之力……是不是开始感觉到了很细微的粗糙质感?想到这是什么材料了吗?对了,龙含石。这可是这里面最珍贵的一块,你如果平日里见到,把它当做普通石头,那可就成冤大头了。”

    “还有第三种……”

    “第四种……”

    缪长老滔滔不绝,将四种材料一一分析了一番。

    祁云心悦诚服。

    虽然,缪长老选择的这四种材料,本来就是很容易混淆的四种;一般的材料当然不可能都这样。但这也说明了,在对于材料的认识上,祁云确实还有不足。

    学道有先后,达者为师。既然发现了缪长老比自己擅长的地方,祁云也是诚心诚意向他讨教。

    当然,辨识材料在于长期的积累,也不能一蹴而就。

    天下材料何止千万?莫说祁云很难一口气全部记住了,就算他能都记住,缪长老这里也没那么多种的材料让他辨识不是?

    所以,缪长老取过一本书册,递给祁云,“这是我多年积累下来的,拿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