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二十章 这法宝居然是你炼的?
    缪长老把祁云的那枚落宝金钱拿在手中,不住把玩着,脸上不时露出惊讶的神色,连连道:“这法宝,设计如此精巧,手法如此独特……难得,难得,太难得了。”

    祁云看他的样子,很是担心他会不会以研究为名,将他的法宝给吞掉啊……

    祁云道:“长老,也就只是随手炼制的小玩意儿罢了。”

    缪长老脸色登时一变,“怎么是小玩意儿?虽然这法宝不同于主流的法宝,但是设计更见匠心!要我说,比那些主流法宝,都只强不弱。”

    祁云就是客气一下,结果直接被缪长老迎头一阵怒喷。

    祁云脸一黑,对对,你说的都对……

    不过,能不能先把法宝还给我啊?

    祁云很是无语。

    缪长老却是见猎心喜,把玩儿半晌,总是觉得只这么干看着没意思,所以他一拂衣袖,就见一道赤色光华飞出,赫然是一口火光缭绕的飞剑。这飞剑周身刻着无数赤色文字,一祭出之后,一个个文字化作斗大光影,无穷威力加持在了飞剑上,使得剑锋火光聚拢,虚划之间,火焰横空而过,威力无穷。

    这是缪长老早年炼制的一口法宝,虽然手法略粗糙了些,但毕竟材料出色,所以威力依然很强。这么多年过去,缪长老也一直带在身边。

    飞剑飞出,缪长老将落宝金钱向着半空中一丢……

    道道光芒从落宝金钱上射出。

    那飞剑被落宝金钱的力量一激,赤芒更胜!但这落宝金钱确实设计巧妙,竟是毫无压力地便将飞剑打落下来。

    “果然非凡!”缪长老大喜。

    祁云干笑,有意思吗?

    缪长老玩儿的上瘾,跟着又丢出一件珠子法宝,但见无数光影摇曳,化作巍峨峰峦,竟是重有万钧。

    然后丢出落宝金钱……

    同样轻松打落。

    “有趣有趣!”缪长老越发欣喜。

    祁云望天,这个结果一点儿也不意外好吗!

    然后又见缪长老再丢一把尺子……丢落宝金钱,轻松将尺子打落。

    “有趣有趣!”

    祁云:“……”

    缪长老再丢一面盾牌……丢落宝金钱,就是这样的防御法宝,也根本挡不住落宝金钱的玄妙神通,同样是轻松打落。

    “妙啊!”

    祁云一脸无语地看着缪长老跟个小孩子似的,在那里拿着落宝金钱玩儿个不亦乐乎。

    终于,苏铮也有点儿看不下去了,他此番过来,也不是为了看缪长老玩儿法宝的。

    苏铮道:“长老,你看这法宝炼制的如何?”

    “好的很啊!”缪长老赞不绝口。

    苏铮好心提醒他,“缪长老,你知道这法宝是谁炼制的么?”

    缪长老毫无心理负担,严肃地道:“不论是谁炼制的这件法宝,都是很上乘的法宝!设计很见心思,手法也很老道,很不错的法宝。”

    好吧,跟他说话真的不能绕弯子啊!苏铮终于意识到这个事实了。

    “这件法宝就是祁云炼制的。”苏铮一指身边的祁云,干脆直接说了。

    “哦。”

    缪长老淡定脸,望一眼祁云,“不错。”

    然后低头继续玩儿自己的法宝。

    苏铮:“……”

    这,这画风不对吧?

    如此出色的法宝,被祁云这么一个后辈弟子炼出来,难道缪长老就一点儿惊讶的意思都没有?就这么淡定?

    这话题没办法继续了,这天是没办法聊了。

    苏铮被缪长老噎的哑了半晌,才终于反应过来,这位缪长老一心扑在炼器上,所以其他方面,他都不怎么出色。所以很可能,缪长老根本还没发现,祁云只是筑基境界!

    好吧,其实缪长老辈分还是挺高的,结成的也是二品金丹,天资卓绝。

    但由于他在炼器上消耗了太多的心血,所以此时依然未能破丹成婴。

    甚至,若是他一直这么下去的话,想破丹成婴,只怕就越来越难了!结成上三品的金丹,有了破丹成婴的可能,但并非是说就是十成把握了。

    那怎么可能!

    上三品金丹,最终未能破丹成婴的修士也不罕见。

    宗门其实也很替缪长老惋惜。

    几次让人来劝说缪长老,给他最优越的修炼条件……但无奈,缪长老的兴趣都在炼器上,所以在修炼上一直进步不大。

    苏铮想着这些,口中则试探道:“缪长老,祁云,只是筑基境弟子……”

    “什么?!”

    缪长老这才后知后觉的面露惊讶,忍不住脱口道。

    筑基弟子,就能炼出这种品质的法宝?

    或者说,筑基弟子,就能炼出法宝?

    果然!

    苏铮也很是无语……果然啊,缪长老压根就没想祁云是筑基修为的可能。或者说,缪长老一门心思在法宝上,压根就没注意进来的是谁……苏铮敢保证,自己出去再带另外一个人进来,缪长老也肯定分辨不出跟着自己的人有什么不同!

    这么想想,缪长老能够记住他苏铮,他是不是也该倍感荣幸?

    缪长老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祁云的身上。

    “祁云?这法宝……真是你炼制的?”

    祁云点头,“不错。”

    缪长老还有些难以置信,连问祁云诸多炼器的问题。祁云不假思索,一一回答。

    虽然现在的炼器方法与祁云所得的有不少差别,但炼器的基本原理相通,缪长老问的也只是常规的问题,自然不会难倒祁云。而且,祁云回答时,往往借鉴梦中的记忆,在缪长老看来,不少地方都是别出机杼,十分难得。

    缪长老越问,脸上的神色也就越凝重,越惊喜,到后来,已经怎么看祁云怎么顺眼了,甚至亲自起身,拉着祁云到身旁,从发问,到后面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

    “妙!”

    “妙啊!”缪长老激动地连拍自己大腿。

    苏铮在一旁倒也不会无聊,炼器虽然不是他的长项,但也不会陌生。

    听着祁云他们讨论,也让苏铮只觉受益匪浅。

    苏铮其实也很是替祁云高兴,这小子,不错嘛,才跟缪长老见一面,就让这个性子如此乖僻的长老都跟他恨不得兄弟相称了。

    就听缪长老连连道:“祁云,你这炼器技巧虽然大都是自己揣摩出来的,但很好!很不错!足以说明,你在炼器一道上,天赋实在惊人!你不跟我学炼器,实在是浪费了这份天赋了!”

    苏铮一直想等的就是他这一句,闻言立刻笑道:“缪长老,你看你指点祁云一番,让他代表我们天遁峰,参加内门弟子之间的炼器比试如何?”

    缪长老一听,回头望苏铮,“你小子,早就在打这个主意了不是?”

    苏铮笑而不语。

    缪长老却摇头道:“不行不行。”

    苏铮愕然,先前他自己还说来着,怎么自己一提,他反而又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