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炼器长老
    苏铮道:“祁云,这次带你去见的长老,最擅长炼器,可以说,是我天遁峰炼器第一人。稍等你见了他,可以多多请益一番。”

    祁云对这位长老也蛮好奇的,或者说,是对这一方世界的炼器水准好奇。

    与传承的功法一样,由于不知原因的变故,诸多炼器的手法、方法也都失传了,同样是无数的后辈,在这无数的岁月中重新摸索出来的。

    其实,跟祁云所学的已经大相径庭。

    出自一脉,却各有所长。

    两人驾驭遁光飞驰,转瞬之间,就来到了一座火山口处。苏铮率先飞遁了进去,祁云跟上。刚一进入,顿时只觉一股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夹杂着硫磺的味道。

    竟有人住在这里?

    祁云也很惊奇,虽说修士不惧这样的温度,很多修士也不注重居住环境,但也不至于故意折磨自己吧?

    汩汩、汩汩——

    洞底深处,可以见到一团赤红的颜色,即便相隔老远,依然能够感觉到滚滚的热浪。

    祁云跟着苏铮一直降落到临近洞底,这才停了下来。

    苏铮传声道:“缪长老,苏铮求见。”

    好半晌,才从身侧的一个长长的洞窟中,传出了一个声如洪钟一般的声音,“是苏铮你个小崽子啊,过来做什么?没事不要随便打搅我。”

    声音里很是不耐烦。

    苏铮苦笑,向祁云解释道:“这位缪长老就是这样的性子,你不要介意。”

    祁云暗道,说你又不是说我,我介意什么……

    苏铮也无奈,从祁云手中再次讨过那枚落宝金钱,拿在手中,扬声道:“缪长老,我这里有一枚法宝,品质颇为不俗,来请长老品鉴一番。”

    那个声音再次传出来,“有什么好看的?真是啰嗦,你祭出来我看看。”

    “呃……”苏铮挠头,望向祁云。

    祁云好笑。

    这落宝金钱功用还是比较单一的,就是打落对手的法宝。单单祭出这落宝金钱,本身没什么卵用。这让苏铮祭出法宝试试,老实说,对于旁的法宝来说是很正常的手段,但对落宝金钱,却真真是为难苏铮了。

    苏铮只好又道:“缪长老,此宝有些特殊,祭出来也看不出什么……”

    倏——

    就见火光一闪,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那里,没好气地道:“你这小崽子,啰嗦个什么?就算防御法宝,也不至于不能祭出来吧?品质如何,我自会判断!”

    缪长老被苏铮连番骚扰,终于是不得不露面了。

    祁云好奇打量后者,但见来人头发乱糟糟的,衣衫马马虎虎裹着一半,勉强不露点而已。身子略矮,却很壮,正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苏铮。

    苏铮见他出来反而不急了,笑道:“缪长老,这法宝真的有些特殊,祭出也看不出什么。”

    “不可能。”缪长老嗤之以鼻。

    苏铮冲祁云递个眼色。

    祁云一指,那枚铜钱顿时滴溜溜地飞在了半空中,不住虚空浮掠,道道光华从上面迸射而出,万千符文流转。

    “嗯?”

    这缪长老的脸上,却登时露出了惊异的神色,这枚铜钱的品质,似乎有些古怪啊。

    他也无法立刻看出功用。

    “这不是燕雀的那枚铜钱么?”

    他倒是眼尖。

    祁云也很佩服,燕雀老祖的那枚铜钱,在祁云的炼制下,早已经模样大变。恐怕就是燕雀老祖在这里,也不敢说能够认出,但这位缪长老,只是远远望一眼就辨认出来,旁的不说,单单只是这份眼力,已经很了不起了。祁云知道,对方在炼器一道上浸淫多年,眼力、见识、经验……都已经远超常人。

    祁云也注意到,以苏铮在纯阳宗、在天遁峰的地位,依然一口一个“长老”;而这位缪长老,提起燕雀老祖的时候,也是直呼“燕雀”。

    有点儿意思,祁云更感兴趣了。

    祁云祭出了落宝金钱,缪长老在那里仔细审视了半晌,脸上的神情却是由之前的嗤之以鼻,变成了惊讶,而后,又透出几分见猎心喜的模样。

    他也是有趣,明明飞近前去,仔细感知、试探一番,立刻就能试探出这法宝的功用。

    ……但他偏不,就一直站在后面,赌气似的非要凭借着眼力、经验,判断出此宝的功用不可。

    只是落宝金钱颇为特殊,缪长老在炼器一道上虽然见多识广,却到底不曾见过这种功用的法宝,一时之间,哪里能够判断出来?

    苏铮有些惭愧,连忙道:“缪长老,这法宝……”

    缪长老粗暴地打断他,“不要说!我就不信了,我还能看不出来?”

    缪长老继续观察……

    苏铮一脸无语。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忽然,从缪长老先前出来的那洞府中,飞出了另外一道遁光,一出现就连忙喊道:“长老……”

    “叫什么叫?”缪长老不耐烦地道。

    那弟子被训的有些畏惧,小心地道:“可是,长老,你先前炼制的那件法宝……火候好像差不多了。”

    “什么?”缪长老一惊,这才想起来,他出来前,可是正在炼制法宝的!“你怎么不早说?”缪长老抱怨一声,连忙驾驭遁光急急向着洞府中飞去。

    那弟子委屈,就这还被训了,要真早来叫,岂不要被训的更惨?

    ……

    片刻后,祁云和苏铮终于被这位缪长老邀请进入了洞府中。不过,但见整座洞府,正中一座炼器炉鼎,四周乱七八糟地堆放着种种材料。旁边倒是也有几个房间,祁云溜达进去一看,也被各种杂物堆积……说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那是夸张,但说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那就有点儿太含蓄了!

    “坐坐。”

    缪长老招呼。

    他显然已经处理完了之前的那件法宝,就迫不及待将祁云他们都请进来。缪长老一屁股坐在了一面盾牌法器上。

    苏铮显然也早有经验,扫一眼,正好脚边有一件长枪类法器,他悠哉地坐在了枪杆上。

    祁云愕然……他的脚边,放着的却是一口刀类法器!

    嗨,这真是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啊!

    “坐坐,不要客气!”缪长老连连道。

    祁云无语,“我还是站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