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落宝金钱
    祁云一翻手,一枚古朴的铜钱出现在了手中,像是青铜打造,通体一种淡淡的青色,透出了历史的沧桑气息。

    铜钱正面刻着“岐山”的字样。

    当然,是上古文字。

    据燕雀老祖所说,这枚铜钱他早就得到了,只是他也不识得上古文字,所以难以揣摩这铜钱的来历。但不管如何,有可能是传自“上古”,本身就已经说明它的价值了。

    岐山?祁云把玩着这枚铜钱,忍不住浮想联翩,岐山是封神世界中,“周”的起家之地,甚至有着“凤鸣岐山”的说法。

    这铜钱上却刻着有“岐山”的字样,莫非跟周有什么关联?

    当然,山海经世界之中也有“岐山”,不过山海经世界幅员辽阔,祁云梦中也未曾到过那里。

    所以知之不详。

    ……

    不过,这些隐秘早已经湮没在了历史中,祁云觉得,恐怕只有到他修炼到元婴圆满,找到元婴化神之路,才能真正解开这所有的秘密吧。

    眼下重要的事情,自然是要把这枚铜钱炼制成法宝——

    落宝金钱!

    没错,从燕雀老祖手中得到这枚铜钱的时候,祁云就已经在打这个主意了。

    落宝金钱,是封神世界里面颇具妙用的一件法宝,严格来说,它并不在最强的法宝一列,杀伤力几乎为零,对于法宝主人的保护也基本为零……唯一的用处,就是可以祭出金钱,将对方的法宝打落下来。

    封神世界之中,落宝金钱的主人萧升、曹宝实力都不算多高,但凭借这一法宝,居然轻易就打落了申公豹的两件上乘法宝——定海珠和缚龙索。

    缚龙索倒也罢了,虽然同样妙用不凡,但对比封神世界中的其他法宝,终究是稍稍落了些下风。

    但定海珠,共计二十四颗,可以演化二十四诸天!一旦祭在空中,哪怕是得到神仙,也会“观之不明、瞧之不见”。

    就是这两件法宝,也会被落宝金钱轻易打落!

    可见妙用。

    只不过,这一法宝的用法到底单一了些,只能打落对方法宝。当然,运用的好了,也是功用不凡。正好又材料趁手,所以祁云稍稍斟酌,还是决定把此宝炼出来。

    封神世界中的落宝金钱,是用“金钱”炼制的,祁云此时手中的却是一枚铜钱。

    不过也无妨,这一法宝主要在于祭炼的手法,对于材料的要求相对最低。

    祁云取过铜钱,神识一动,北冥冰焰从识海之中飞出,附着在了这枚铜钱上,火焰熊熊灼烧,冰寒的焰光中,一点点将铜钱洗炼的更加精粹。

    而后祁云又连连取过诸多辅佐的材料,也用北冥冰焰一一洗炼,依着落宝金钱的炼制方法,与那枚铜钱融汇一起。

    初步的过程自是没什么好说的,足足三日,祁云才将这枚铜钱炼制成型,就见虚空之中,一枚青色铜钱不住上下起伏,无尽虚空,它也是遨游如意。仔细看时,却见这枚铜钱的身上,竟是生出了一对翅膀,无数符文出没,光华变幻,神异非常。

    但这只是第一步!

    到这一步时,这枚铜钱依然还只是“法器”,而不成“法宝”。

    祁云神色也不由凝重了少许,知道下面才是关键。

    他默默回忆梦中的经历,将落宝金钱的祭炼手法又重新在识海之中推演一番,确保无误之后,才飞快出手,但见一道道指诀打出,化作无数赤色光华,没入了那枚铜钱中。

    锵!

    锵!

    铜钱不住被赤光打的上下翻滚,发出一阵阵嗡鸣声响,光华在铜钱上闪烁变幻,激起一道道符文,流转不定。

    时不时的,会有一道道赤光在祁云的牵引之下,没入了铜钱中。

    就见青色的铜钱身上,紧跟着就会掠过一道赤线,却是一闪即逝,消逝在了铜钱的深处。

    这一过程又是耗时良久……

    渐渐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遭的天地灵气开始波动起来,随着祁云的一道道法诀打出,铜钱身上不住变化诸多色彩,引动天地灵气不住翻滚,在祁云的洞府外面,形成了一层层的云光。

    祁云深知这是炼成法宝所必经的过程,他毫不在意,左右是在纯阳宗内,有宗门护持,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

    他沉下心思,摒弃所有杂念,一道道繁复无比的指诀,不住打在那枚铜钱上。

    ……

    法宝是修士的必备之物,一件好的法宝,几乎可以让修士的实力上升一个层次!

    所以,几乎所有修士,都对自己随身所用的法宝极为重视。

    闫景这些时日,也是费了偌大的力气,才终于攒齐了炼制一口飞剑的材料。他其实心底隐隐也有些不服气,祁云只是凭借着一只傀儡,速度上就追上了他?等他换了更上乘的飞剑之后,速度势必更快!肯定会远远甩下祁云的!

    当然,材料重要,但炼器的人更重要。

    闫景也是厚着脸皮,向天遁峰筑基弟子中最擅长炼器的李廖师兄,求恳了半晌,才总算让后者答应了帮他炼制一次。

    李廖道:“闫景师弟,你这些材料品质颇为不俗,不过,师兄我水准有限,只怕不能炼成法宝。”

    闫景也有心理准备,法宝岂是那么容易炼成的?所以他连连道:“师兄,你尽力便是。能否炼成法宝,总归也是几分运气,能炼成一件不俗的法器,我也很满意了。”

    见闫景这么说,李廖才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尽力一试吧。”

    “多谢师兄!”

    但李廖刚刚从闫景手中接过材料,正打算进去炼制时,忽然只觉西侧,内门弟子的洞府中,忽然传出了一阵急剧的灵气波动……

    “这是?”李廖神色微变,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

    另一边,苏铮刚刚结束闭关,从洞府中出来,打算去看看祁云,也不知他在内门如何了。当时领他入门,原打算带他拜见一番天遁峰的诸位长老的,一直都没能顾上。

    这次也亏了祁云,苏铮修为颇有精进。而且,对苏铮来说,收获最大的反而不是实力的精进,而是未来修炼的道路,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嘿,还真得多谢这小子。”苏铮也感慨。

    然而,就在苏铮正在飞往祁云洞府方向的时候,却忽然察觉到,从那里传来了一股灵气的波动……

    “这是——”

    他的脸上也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

    还有众多长老、执事、弟子,都感知到了这一灵气的变化,纷纷露出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