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一十章 元婴纷至
    “叹世凡夫不悟空,迷花恋酒送英雄……”

    祁云的识海中,一个个金色文字不住浮现,蕴藏着无穷道蕴神威。

    在《纯阳道典》的神力加持之下,道文直接印入祁云心中,祁云对于道典的理解,也在飞速地精进着。

    “原来是这样……”

    “这就是吕洞宾的传承。”

    “果然相似!”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何况还是纯阳道祖?观摩着吕洞宾留下的传承,参照着自己的理解,祁云对于自己的修行之路,渐渐也变得更加清晰。

    他的一身气机活跃起来,真元滚滚,修为不断积累……

    一句句道祖真言不住印入祁云的识海中,一句,两句,三句……转眼就是一个小段,两个小段,三个小段……一句句真言流畅地呈现出来,祁云凝神细听。

    能听一句就算不错?

    完整两句就算是天才弟子?

    一小段就惊才艳艳?

    那祁云这算什么!识海之中一段段的《指玄篇》的文字浮现,化作一个个金文,蕴藏无穷道蕴,不住流淌进入祁云心中。

    而外面,《纯阳道典》上反倒是一片沉寂。

    不说那些普通的弟子,就算是何轩、阴不疑这些金丹真人,也没有察觉异样。

    他们修为还是差了一线。

    反倒是纯阳宗各处隐蔽的洞府中,一位位元婴老祖,忽的心中有所触动,“嗯?纯阳道典……上面的气息似乎有些异样?”

    “怎么回事?”

    “去看看!”

    须臾功夫,就见半空中闪烁起无数光华,互相交错分布,密织如网,光华之中,一人徐徐踏步出现。

    赫然也是真身到此!

    寂无波、端木策察觉到了来人的出现,都是纷纷出声道:

    “嵇空师兄。”

    “嵇师兄!”

    嵇空是万法峰的元婴老祖,与寂无波是同一峰。万法峰顾名思义,擅长法术,手段多样,专修的是《万法道书》,包罗万象,精妙非凡。

    而嵇空老祖也是年少成名的典型,入门一年之内,就实现了后天境、先天境到筑基境的三连跳。

    进入内门的第一年,他就申请观摩了《纯阳道典》,一举听到了八句道祖真言!

    两次显化出造化金文!

    惊艳一时。

    而选择进入万法峰后,嵇空依然惊艳非常……入门不足七日,便成为了万法峰的真传弟子,三年之内,便结成了一品金丹。

    十年后,破丹成婴,天下震惊!

    距今已经千余年了……

    尽管嵇空老祖在修炼到元婴圆满之后,便多在纯阳宗闭关,很少外出,但外面依然时时流传着他的传奇经历。多年未曾出手,谁也不敢妄自揣测他的实力,但众人都很肯定,一定深不可测。而且,若从天下选出十位最有可能元婴化神的修士,嵇空一定位列其中。

    元婴老祖之中,自然也有着实力强弱的区分,嵇空老祖,毫无疑问就是其中最强的一个。

    “嵇师兄,不料把你也惊动了。”寂无波叹气道。

    嵇空向他微微颔首,而后目光望向了半空,“可是宁涉师兄来了么?”

    就见一团黑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那里,徐徐露出一个人影,向着嵇空微微点头,“嵇空师弟。”接着,又向着一旁的寂无波和端木策微微点头。

    声音嘶哑刺耳。

    寂无波和端木策立刻就认出了来人——

    宁涉!

    若是第一次见到宁涉的样子,一定会被吓一跳,只见他的身体一半正常,跟普通人一样;另一半却是黑色的魔焰,不住在那里幻化灼烧,魔气四溢,显得妖异非常。

    就像是个魔道中人。

    但寂无波和端木策却很清楚,宁涉这副样子,全是因为他早年间曾经跟魔界强者交手,被斩去半边身子,仗着秘法险死还生。

    而后,门中诸多老祖本打算替他想办法补回身体,但宁涉自己却拒绝了。

    他这么留着,一是为了避免诸位老祖消耗太大;二也是为了警醒自己,面对魔界生灵,决不能丝毫大意!无数年过去……宁涉一直这副样子,而且,那残留体内的魔气,反而被他炼成秘术!实力更增。

    众人传说,宁涉元婴化神的希望不高,但单论实力,却也是元婴老祖之中的第一档。

    宁涉刚刚出现,周围跟着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呵呵,原来这么多人都来了……”

    来的却是燕雀老祖。

    燕雀老祖本名当然不叫这个,却是他少年时有大志,好空言,根基不扎实。他的师傅当时对他说,修道之行,在于足下。燕雀老祖铭记,痛改前非,终成一代祖师。也改名为“燕雀”,是谦言自己,修仙之路,仍是刚刚起步。

    这三位,都是纯阳宗内,元婴老祖中都很顶尖的人物,在门中一直有着“纯阳九祖”的说法。

    端木策、寂无波他们,只能算小辈,或者说实力逊色一筹了。

    “莫思师兄,你也出来吧。”

    燕雀老祖出现后,也不急着跟嵇空、宁涉他们交流,反而是笑着招呼另外一人。

    莫思。

    是纯阳宗年纪最大的一位元婴老祖!

    他已经多年不曾露面,不料这一次居然把他也惊动了出来……实在是事关《纯阳道典》,他们纯阳宗的立宗根基,实在由不得他们这些老祖不关注。

    这都几位元婴老祖了?寂无波和端木策两人都很无语。

    莫思出现在另一边,向着场中的众人环视一番,“都莫看我了,先看此子的观摩如何吧。”

    陆陆续续,又有几位老祖出现。

    众人目光都投向殿内。

    目光闪烁,十分惊异。

    莫思望向一旁的燕雀老祖和嵇空,“燕雀,你近些年来潜心参悟道典;嵇空,你入门的时候听到的真言最多……你们两人也最有发言权,你们觉得,此子的感悟如何?”

    嵇空道:“惭愧,不知燕雀师兄可看出了什么?就我的感觉,此子天赋好像也只是中人之资,并不出奇,但对这道典,却是出奇的契合。根据我的判断,此子听到的道祖真言,只怕远超于我当初,实在匪夷所思。”

    不少老祖都是点头认同,他们也都有相似的感觉。

    燕雀老祖却笑道:“诸位师兄弟,我倒是有一些旁的看法,我感觉,此子激发的道典的气机,特别的‘顺畅’。”

    “顺畅?”众人都有些意外。

    燕雀老祖道:“大家也知道,我们听到的道祖真言大都是零散的,难以理清脉络。所以感知中,道典上的气机变化十分莫测,很多不明其意。但感觉这‘祁云’的观摩,道典上的气息却十分顺畅,仿佛一气呵成。所以我觉得,不论他听到的真言多少,但对于我们厘定真言的顺序,也是大有帮助的。”

    众人不由动容,不少人都感觉到了祁云的观摩非同小可,所以才会一个个被惊动过来。

    但似乎,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意义更加重大。

    燕雀老祖道:“诸位,我们纯阳宗十三峰,任意一峰都有独特的传承;不过,我觉得,根据道典的反应,此子最适合的,还是十三峰之外的真言峰。”

    不少老祖都点头。

    其实,原本不少人都打算将祁云吸纳进入他们那一峰的,但听燕雀老祖这么一说,觉得确实不好跟真言峰去争。

    毕竟补全道典,实在是影响宗门根基的大事。

    但此时,老祖之中却又有一个声音传出,“燕雀老祖,实不相瞒,祁云我们天遁峰看中已久,也是我让苏铮去引入门下的,他闯过了当年‘顾民之’前辈的遗府禁制,实力非凡。若让他进入真言峰,岂不浪费了他的这一身好天赋?”

    却正是天遁峰的邵守谦。

    感知道典出色?实力还很强?还闯过了当年顾民之的遗府禁制?这么一说,不少元婴老祖心思都活动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