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二百零一章 太清第七图!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祁云摇头道:“我确实没有通过什么‘入门三试’,直接在陆帆执事那里登记了一番,就领到了内门弟子的玉佩。”

    说着,祁云也把自己的身份玉佩拿出来给众人看。

    裴行他们面面相觑……入门三试,都可以免去?

    祁云居然如此“神通广大”?

    他们哪里知道,祁云因为闯过了纯阳宗的前辈祖师顾民之的遗府,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再加上苏铮的亲自引荐,自然不需要再走过场地重新去什么“入门三试”了。

    但其他人,哪怕是宗门长老的后辈弟子,想成为内门弟子,也必须经过入门三试才行。

    虽然一时想不明白,但裴行他们也没有在这上面计较太多,只在心里暗暗埋下了一颗种子,觉得祁云“神通广大”。

    谁也没有多口。

    众人随意闲聊起了观摩《纯阳道典》之事。

    裴行在门中的时间最长,对于此事自然也是最清楚的,他也不隐瞒,主动为祁云解惑,“实不相瞒,其实我刚一入门的时候,也是意气风发,总觉得自己的实力肯定冠绝同门。所以,刚入门那年,就申请了要去观摩《纯阳道典》。”

    “结果你们也能想到了……自然被驳回了资格。开始我还不服气,但是观摩了其他弟子在纯阳道典前的表现之后,也就彻底让我服气了。”

    “门中真的是天才辈出啊!”

    “从那之后,我就潜心修炼,至今已经十余年之久。去年又申请了一次,不过还是差了一些……”

    祁云也不由暗暗吃惊,原来,想获得一个观摩《纯阳道典》的机会,也这么难啊。

    詹意显然跟裴行认识多年了,见状连忙道:“裴行师兄,你今年肯定可以的!去年,也就是差了一点点而已。现在修为又精进许多,应该足以获得资格了。”

    裴行笑道:“但愿如此。”

    詹意却是一脸苦色,“我天赋就差了些,申请观摩也是屡屡失败,而且都差很多,看来,很可能永远没这个机会了。”

    裴行安慰她,“不一定的,只要坚持努力,总会有机会的。”

    祁云问道:“不知这观摩的资格,主要看什么?”

    裴行道:“主要看三方面。一方面是门内弟子的天赋,那些惊才艳艳的弟子,刚刚筑基,就能拿到观摩的资格。还别不服气,在观摩《纯阳道典》的时候,往往是他们的收获最多!另一方面,就是看修士的修为了;若是天赋差一些,但只要肯努力,修为能到同辈弟子之中排到前列,那也有可能赢得资格。至于最后一方面,则是宗门贡献点了。能够为宗门立下大功,积累足够贡献点的话,也可以换取到观摩的资格。当然,这个也有前提,必须镇守人魔两界的通道在一年以上。”

    祁云了然。

    所以,裴行和詹意,应该都是天赋不大够的——当然,这绝非是说他们的天赋不行,放在青州,甚至放在其他宗门,裴行他们都绝对是宗门的佼佼者,会被宗门倾尽全力培养。

    但在纯阳宗,他们就真的只能算是普通弟子了。

    所以裴行开始不服气,但一次观摩大典之后,裴行也就服气了……静下了心来。

    也即是说,裴行应该是走第二条路了,想要凭借修为,赢得一次资格。

    这也不错。

    至于詹意,大概天赋又差了些,修为在门中的弟子之中,也不敢说是最顶尖的,所以她就有意靠贡献点来换取资格。

    但这条路却强制镇守人魔两界的通道超过一年……根据苏铮师兄当初的介绍,对于筑基弟子,还是很危险的。

    哪条路都不容易啊。

    说起这方面,裴行、詹意、鲍宁他们都是感慨颇多。

    他们在内门多年,所求的,不就是这个资格么?

    但真的,太难了……

    詹意望望端坐在一旁的秦义绝,不无羡慕地道:“还是秦师兄天赋最好,实力又强,去年其实就可以拿到观摩的资格的,是他自己放弃了。”

    “哦?”祁云不由向后者望过去。

    秦义绝却是简单说道:“积累还不够。”

    祁云微微点头,确实,秦义绝对自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以他的天赋,最终获得一个观摩的资格没有问题;但积累更深厚一些,毫无疑问,收获也会更大。

    毕竟,第一次观摩的资格已经很困难了,而第二次……自然更加艰难。

    恐怕大部分人都没有希望的!

    裴行也连连向祁云介绍着经验,“祁云师弟,我建议你不妨学学秦师弟,多积累两年,而后在观摩的时候,可以有更大的收获!”

    詹意也出声附和。

    祁云有自己的打算,不过他也知道裴行他们是好意,所以还是笑着谢过了裴行他们。

    ……

    众人又攀谈了良久,裴行他们才起身告辞。

    宾主尽欢。

    祁云望着裴行他们离去,想着各人不尽相同的命运……一部《纯阳道典》,一个观摩的资格,就让他们这些筑基修士,开始出现了不同的方向。

    真是人生百态,各有其途。

    心中感慨,祁云的识海之中却是忍不住浮现出了《太清八景图》的第七幅图案——

    沧海桑田!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

    今日尚是同门弟子,但明日,恐怕已经各自不同的路途了。

    无穷变化在祁云观摩的图案之中推演着。

    从第六幅的“光阴如流”开始,太清八景图的每一景就开始呈现出了一种“动”的意境。将这些动的意境,蕴藏在一幅图案之中,其中所藏的奥妙大道,更加深邃难解。

    不过,也正因为其观想的困难,所以这一旦观想成功后,祁云的一身真元随着滚滚奔流,修为也在飞速精进中。

    太清八景图,八幅图案,每一幅都蕴藏一道神通。

    是并列的关系,而非递进。

    所以,每多观想出一幅,也许对于祁云观想的其他图案并没有太多帮助;但对于祁云自身的修为,却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前七幅图,已经入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