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法器大萝卜
    但见祁云手中拿着的,是一方小印,周身青光隐隐,小印的底部,隐隐可见一个“镇”字。毒丝掌旗使认得,正是“镇空印”,能够虚空显字,镇压灵气,辅助战斗很是不俗。

    这法器的品质是很不错的,是毒丝掌旗使多年前所得,后来步入筑基境,才渐渐不再使用了而已。

    看着这法器落入祁云的手中,毒丝掌旗使仍不免心头一阵紧张。

    该死!

    竟被他抢走自己的法器了!

    然而——

    却见祁云拿在手中,眉头皱着,好似很嫌弃的样子,然后,随手向着旁边一丢,嘴里道:“太差劲了,这不浪费我时间吗?”

    毒丝掌旗使一噎,本来要喊的话登时卡住了。

    随手一丢……太差劲了……浪费时间……

    这是在说她的镇空印么?

    毒丝掌旗使简直又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了,她使用多年,如今也一直妥善珍藏的法器,落在祁云的眼底,却连看一眼都嫌浪费时间了?

    而后,祁云已经接着又去取下一件法器了。

    毒丝掌旗使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此番过来是为了什么来的……口中大喝一声,“小贼,敢来我五毒门添乱?”

    她已经认出,来的这岁数不大的修士,恐怕就是祁云了。

    毒丝掌旗使一面口中大喝,一面朝祁云掠去!

    她也有一些投鼠忌器。

    祁云当然早已经瞥见她过来了,不过无所谓啊,他现在忽然觉得,报复对方什么的,哪儿有现在把种种法器搜刮一番重要?

    所以祁云一面飘然让开毒丝掌旗使的攻击,一面已经又取过了一件法器。

    这一次取起来的,却是一根骨刺,像是用某种强大妖兽的骨骼炼制而成的,通体坚韧,头部锋锐,寒光隐现,却是比之前的那“镇空印”品质更上一层的法器。

    毒丝掌旗使却认得,这是“椎骨刺”,是她偶然间得到的,祭出之后,追踪穿刺,十分厉害。

    然而,却见祁云在手中把玩一阵,好似仍然觉得不十分满意。

    “太脆了太脆了。”祁云道。

    然后,毒丝掌旗使双眼一下就瞪直了!

    就见祁云随意地拿着那椎骨刺,双手握住,好似漫不经心地一掰……竟是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直接将那椎骨刺折成了两段!

    两段……

    这可是法器啊!

    但看祁云那潇洒的动作,随意的神情,简直就像是随手掰断了一根大萝卜似的。

    这,这……这人的肉身力量,究竟到了怎样恐怖的地步?

    这简直是太古凶兽转世啊!

    毒丝掌旗使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她看着被扔了满地的法器中,好像混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她终于知道了,这些“奇怪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分明是被祁云掰断了的种种法器啊!

    不管毒丝掌旗使如何震惊,祁云已经继续去翻找下一法器了。

    毒丝掌旗使一愣,回神,连忙飞掠过去。

    “站住!”

    “有种给我交手!”

    “跑什么?”

    但祁云的移动却很是精妙,好似漫不经心,随意而动,但毒丝掌旗使连续飞掠,几次变向,却始终好像距离祁云差了那么一点似的。

    毒丝掌旗使开始还未察觉,连连向祁云丢出无数道法术。

    但这些法术,明明都是近在咫尺释放出去的,但释放的过程却好似无比漫长,半空之中飞遁老久,都未能碰到祁云。

    半空中,都留下了道道法术的痕迹……

    祁云依然在闲庭信步,在法器之中游走,一件件挨着捡起来,随手扔掉。

    毒丝掌旗使却越打越是震惊。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始终够不到对方?

    毒丝掌旗使也终于意识到了,祁云定然是在运用着一门十分精妙的神通,才有这样诡异而又恐怖的一幕。明明看着就在眼前,但不管她怎么追,怎么丢出法术……却都像是隔着万水千山,穷尽手段,也始终难以伤到对方分毫。

    当然,毒丝掌旗使毕竟修为精深,她隐隐也察觉,祁云的这一门神通应该也只是初学乍练,还不十分精熟。

    所以,祁云还需要配合着步法,配合着移动,用来躲闪她的攻击。

    但这已经很恐怖了!

    毒丝掌旗使心中惊怒,抬手一指,一道莹白色的光华飞出,顿时化作一道丝线黏在墙壁上;接着又是一指,另一根丝线飞向殿顶……毒丝掌旗使连连动作,已经开始在殿中布下万道蛛丝。

    任你神通步法如何高明,但自己将整座大殿都化作蛛网所笼罩的时候,哪里还有你移动的位置?

    毒丝掌旗使是这么盘算的。

    祁云却不管不顾,依然在一件件挑拣着法器。

    随手丢。

    随手丢。

    随手丢……

    毒丝掌旗使在旁边可是看的眉毛直跳,这些法器,无一不是她费尽心思谋求而来,品质差的,根本不够资格放到这里。

    平时,就算是他们五毒门的长老,想要来这里领取法器,也要为五毒门立下大功才行。

    但现在,祁云居然一件件挨着丢?

    好吧,毒丝掌旗使看了半天了,也只有零星那么几件,祁云才觉得稍稍满意,然后——一掰之下掰成两段。

    稍稍满意,就是一掰两段?

    毒丝掌旗使喷血……

    求你还是不要觉得稍稍满意了好吗!

    看着那些精妙上乘的法器,居然被祁云这么掰大萝卜似的掰断,随手丢掉……毒丝掌旗使简直觉得心底一直在滴血。

    整个法器阁中,足有数百件法器,但祁云一路丢,一路掰……最后只有三件勉强入眼,收了起来。

    法器阁已经被丢了一地的法器。

    哦,还有一些折断的法器……

    祁云动作也够快,一看之下就或扔或掰,所以他忙完的时候,毒丝掌旗使才辛辛苦苦将蛛网布下,就见整个法器阁之中,几乎已经完全被蛛网所笼罩,一道道莹白色丝线交错分布,密密麻麻,几乎没有留下丝毫的空挡。

    “你也忙完了吗?”祁云好心问道。

    毒丝掌旗使气得喷血,不理会他,大喝,“拿命来赔吧!”

    祁云摇头,“真不会聊天。”

    然后他取出了五火七禽扇,呼……一扇子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