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金蛟剪
    祁云选中的炼器的主材,正是那两条从仙人遗府之中得到的蛟!

    古籍有载: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

    这蛟,有着上古“应龙”的血脉。

    而应龙,相传为上古之神,善能兴云作雨,曾与“蚩尤”、“夸父”交战,难分轩轾。是哪怕上古传说之中,也最为顶尖的存在。

    这蛟有应龙的血脉,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根据祁云在梦中的记忆,蛟一出生,便是先天境界!而等它们成长起来,至少都会是元婴境!

    ……

    祁云从仙人遗府之中,得到的这两条蛟,生前不知是何境界,但死后被炼成了傀儡,却是筑基圆满之境!一身的骨骼十分坚韧,而且飞掠之间风雨相随,十分厉害。

    祁云没舍得把它们当做傀儡用,而是早有盘算——

    炼成金蛟剪!

    金蛟剪,是封神世界中云霄、碧霄、琼霄三位娘娘炼制的法宝,以两条蛟龙为骨,采天地灵气,受日月精华,多年祭炼而成,威力无穷。一旦祭在空中,挺折上下,祥云护体,任是得道神仙,也是一剪两段。

    不过,三霄娘娘她们炼制金蛟剪所用的,都是修炼多年的成年蛟龙,只怕每一条蛟龙的实力,都已经远远超过了元婴境。

    祁云此时手中的材料,比她们还是逊色了不少。

    祁云目前的神通法力,更不用多说……

    不过,就如同五火七禽扇一样,祁云只要能够稍具几分金蛟剪的神通,就已经威力无穷了!

    决定好之后,祁云当即就开始准备炼制。

    两条蛟龙为骨,祁云神识一动,北冥冰焰喷吐而出,化作两股冰寒的火焰,覆盖到了那两条蛟龙傀儡的身上。在北冥冰焰的炼化之下,提炼的更加精纯。

    祁云如今也已经是筑基境界,修为比原先精深了许多。真元灌注之下,辅佐以其他种种材料,就见冰寒火焰之中,两条蛟龙不住游走纷飞,偶尔一阵绞合,**相随,不可抵御。

    祭炼足足三日,祁云才算将这一件法器炼成。

    祁云拿在手中试演一番,但见这金蛟剪握在手中时,就好似一口普通的剪刀,通体金色,纹路清晰,符文隐隐;而一祭出之后,顿时化作两条蛟龙腾空飞起,风雨大作,龙吟阵阵,光华一闪之间,好似整个虚空都顿时一阵空明,割裂一道长长的痕迹。

    威力祁云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一剪之威,一般的筑基修士如何抵挡?不过,毕竟祭炼太过仓促,所以运转之间还略有瑕疵,到底没能成为“法宝”。

    法器与法宝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虽然都是修士所用之物,但法器依然只为“器”,而法宝已经是“宝”了,中间大都蕴藏诸多神通法术,十分了得。

    可以说,使用者修为相若的情况下,驱使法宝,可以轻松击溃法器!

    当然,虽然未能成为“法宝”,但已经有了几分金蛟剪的影子,所以威力方面也不容小觑。

    已经是祁云手中,最强的一件法器了!

    ……

    金蛟剪炼成,祁云便也就完成所有的准备工作了。

    该动身了!

    祁云向祁正族长、祁长叔,以及仍然留在这里的柳采言告别。

    祁正族长惊道:“祁云,你打算做什么?”

    柳采言已经隐隐猜到了几分祁云的算盘,“祁云,莫非你打算主动出击,杀到那什么‘毒丝掌旗使’的根基那里么?”前两日,她见祁云不住盘问诸多细节,便猜到了。

    祁云点头,“不错。”

    他梦中经历“封神世界”,见识过西岐被三十六路征伐……不过,祁云一直觉得,何苦如此被动呢?

    主动出击不好么?

    但祁正族长、祁长叔他们却都吓一跳。

    祁正连连道:“祁云!这太危险了!你没有听说么?这毒丝掌旗使,就是‘五毒门’的门主,实力深不可测不说,手下也有多位筑基修士。而且,你这次是要去她的老巢,那里被她经营多年,不知道藏有多少禁制阵法……你这冒然闯过去,实在太危险了。不行,绝对不行,你是我祁家的希望,怎能做这么冒失的事情?”

    确实,根基之处都是多年经营,有众多阵法禁制存在,外人想要攻打,困难要增加许多。不见赤毒掌旗使进攻他们祁家的事么?

    众多筑基修士,但是在祁家的阵法的护持下,就是拖延许久。

    纵然五毒门的阵法禁制,不见得有祁云所布置的高明,但祁云跟对方交手的难度,至少也要增加一倍。

    但祁云精擅阵法,却毫无畏惧,“无妨,我自有脱身之法,纵然不成功,逃出来也没有问题。”

    祁正族长连连劝说,但祁云坚持,他们也只好无奈住口。

    祁云望向柳采言,柳采言明白他的意思,叹口气,摇头道:“祁云,你这样做太冒险了。你放心吧,我这几日会留在祁家的。”

    “多谢柳仙子。”祁云忙道。

    这样,他就放心多了。

    诸事都准备完毕,祁云便也不再停留,驱使弥尘幡,向着“五毒门”的根基之地,莽州的那一处荒山之中,急速飞遁了过去。

    祁正、祁长叔、莫婉,望着祁云破空远去,都是忧心忡忡。

    柳采言宽慰他们道:“祁正族长,长叔,莫婉,你们也不要太担心了,祁云看似冒险,但其实很少做没把握的事情。他既然敢去,说明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祁长叔点头,“是,我们去安排其他事情吧。”

    祁正也只能如此了。

    此番劫难,虽然他们祁家在多位筑基修士的围攻之下坚持许久,战绩惊人,但其实对祁家来说,损失巨大。

    祁云之前带给他们祁家的发展,在这一战之中几乎损失殆尽,说一战打回原形,也毫不为过。

    所以,暂时结束,他们还有诸多事情要安排处置……

    ……

    却说祁云,他驾驭弥尘幡飞遁,不过这一次不需要争抢时间,飞遁自然不需要那么急切。祁云一面飞遁,顺便也在一面推敲着几种实用的法术、剑法。

    五毒门,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