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危在旦夕
    却说祁云很快就已经完全把崔剑游、柳采言他们抛在了身后。

    不到三个时辰,他就真的赶到了祁家!

    远远就看到,祁家的阵法已经完全运转了起来,阵法的光华闪烁,急剧变化,显然里面仍在交手。

    祁云反而心中一定,阵法仍然在运转之中,说明至少对方还没有完全把他们祁家击败。

    自己来的还不算晚!

    祁云遁光降落在了祁家的阵法前,而此时,正有几个黑衣旗使守在外面,见到祁云,他们不由一愣,“祁云?”

    “祁云!”

    祁云一扫,又是这帮人!

    “又见面了啊。”

    祁云伸手打招呼,不过紧跟着,祁云已经木剑出手,霎时间无数团火光在众人的身侧燃起。

    “又是这一招!”

    “逃逃逃!”

    这些黑衣旗使,不少都是吃过祁云的苦头的,对这一招犹有余悸。而即便是第一次见到的,也大都听闻过;即便没听闻过的,见到这一招的精妙,也是忍不啄头一寒,跟着旁人退开。

    霎时间,祁云只出了一剑,居然就生生在身前抢出了一块空地。

    但祁云

    却觉真元将尽,连维持租一剑也做不到了。他明白,自己抢速度,拼着消耗本源急速赶来。三个时辰,从沐王城赶到祁家,跨越万里,看起来是一唱人的壮举,但其实对自己的消耗太大了。

    筑基修士虽然真气转化为真元,远胜之前,但这么急剧的消耗,却也没办法短时间内恢复过来的。

    祁云现在,一身的真元已经是十不存一。

    对面的这些黑衣旗使可不傻,不少都是筑基多年的老牌修士,顿时察觉到了祁云的状况:

    “祁云的真元好像消耗很厉害!”

    “只怕是拼命消耗真元,赶路过来的吧?”

    “实力比原先下降多了!”

    “”

    一众黑衣旗使们纷纷惊喜地道。祁云最令他们恐惧的,便是他的这两式剑法,但不管哪一式,有这样的威力,一方面自然是高明的技巧,但另一方面,也离不了真元的支持。

    但如今,祁云居然真元急剧消耗,连这一式的剑法也维持不住了?

    “上!”

    “上!”

    毕竟都是筑基修士,见到机会,岂有坐视的道理?所以众人纷纷围杀上来,想要趁势出手,免得祁云恢复过来。

    一道道法术交替轰出,连绵不断地笼罩在了祁云的身旁。

    祁云运转丈六金身!

    蓬!

    蓬!

    只见祁云身上一个个金色文字钢,这一道道法术轰下,却被他的丈六金身神通生生抵挡住了。

    丈六金身是炼体的神通,是肉身的力量!

    祁云虽然真元消耗厉害,但却不影响他的炼体的实力!

    这也是他此来的底气。

    但这帮黑衣旗使哪里能料到?一个个面色微变,心中暗道不妙。

    而祁云已经出手了!

    祁云飞身掠来,力量运转,一记手油朝着最近的一个黑衣旗使拍了下去。他已经使出了“翻天印”的法门。以他如今的肉身力量,这一掌虽然看着平平无奇,但其实力道无穷,绝不是那么容易招架的。

    正面祁云的是他的老熟人,琴旗使。后者面色大变,拼命催运法术,整个人化入一把古琴之中,琴声悠扬,化作丝丝缕缕的杀机,笼罩祁云。

    但祁云以力破巧!

    翻天印!

    一掌裹挟着恐怖力量,径直拍了下去。

    砰!

    琴旗使虽然琴声飘渺,手段诡谲,但那琴声化作的劲气,却根本未能阻挡祁云,被后者一掌击溃!

    祁云只如同一只洪荒巨兽一般,势不可挡地直逼近到跟前来。

    琴旗使顿时色变。

    好恐怖!

    原本大家都知道,祁云的剑法恐怖,两式剑法简直都有夺天地造化之威能。但现在,才说祁云真元消耗,剑法都无法维持,是个机会的时候,结果,祁云居然又展露了炼体上的实力?

    这家伙的实力底线,究竟在什么地步啊?琴旗使简直绝望了

    不过,很快她就不用绝望了!

    祁云的第一记翻天印,将琴旗使的防线震散;第二记翻天印,已经将琴旗使击伤;紧跟着第三记翻天幽来时,琴旗使已经无力抵御被祁云轻松一掌击毙。

    又杀一人!

    “琴旗使!”

    “琴旗使!”

    琴旗使在这一众旗使之中,人气威望还是瓦的,所以被祁云一掌击毙,不少人都有些眼红了。

    “结阵、结阵!”

    他们既然知道了祁云的手段,还要针对祁云,自然也是有所准备的。只是,他们的准备,更多的是针对祁云的“五毒珠”,针对的是祁云的“剑术”,哪里想到,祁云如今居然化身凶兽,用起了蛮力?

    一众旗使们用了巧计,反而对上祁云的蛮力时显得蹩手蹩脚,祁云以力破巧,一路横冲直撞,竟是将一众筑基修士打的狼狈不堪。

    一记记翻天掌祭出,沛然的巨力荡开,几乎擦着便伤,碰着便躺

    难以抵御!

    要知道,赤毒掌旗使本来的算计,祁家就是靠着他们的“阵法”,本身并没有筑基修士。所以,为了防止祁家人逃走,安排了一些旗使留守在外面。但自然不需要多,所以外面也只有七人。

    短短不多大会儿功夫,祁云便已经掌杀了三人,擒下了四人,将他们都提着丢在了阵法之中。

    祁家的阵法本就是祁云主持布置下来的,他也是最熟悉的。

    祁云闪身掠入了阵法!

    爹爹,娘亲,妹妹,族长你们一定要等我!

    死!

    死!

    死!

    触目惊心。祁家死亡的长老的数字,在不断增长着。已经有近八十位先天长老,死在了赤毒他们这一帮人的手中。

    当然,祁长叔几次冒险出击,也击杀了对方五人。

    但只有五个了!

    随着对方越发心,祁长叔也就越难成功了。后面几次,祁长叔冒险出去,非独没有伤到对方,反而险些让他也失陷在外面。

    祁长叔又要掠出阵去。

    祁正连忙,“长叔,不行危险了,对方已经防备到了,再出去,只是白白送命!”

    祁长叔眼都红了,“族长,我不出去怎么办?坐在这里等死吗?”

    对方步步逼近,他们能够周旋的余地,也已经越来越小了!

    祁家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