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危急
    却说祁云,在蛊毒掌旗使眼见就要建功的时候,忽的从外面飞掠了进来。

    “住手!”

    祁云一面大喝,一面飞剑直刺。

    火光流转!

    随着祁云的剑法运转,就见周遭无数的火苗出现,遍布各个角落。但说也奇怪,这些火焰虽然密集,但却丝毫也不影响祁风和祁子安。

    火光映在小祁子安的脸上,后者几时见过这种场面,反而嘴角一咧,露出开心的笑容。

    “呀,呀!”

    但这些缭绕的火焰,而对蛊毒掌旗使的时候,就不客气了!

    一缕缕火苗在祁云的剑法牵引之下,拖曳起一道道火线,直奔着蛊毒身上过去。火焰飞窜,沾肤即燃,霎时间已经灼烧起来,绵绵连成一片。

    杀机四伏!

    蛊毒掌旗使早就听从祁云手下逃走的旗使,说起过祁云的这两式剑法。

    一式近似御火之术,火焰出现,剑法威力倍增。仿佛速度、力量、锋锐,都在火焰的加持之下增幅很多。而另一式,则是极为空灵飘渺,好似演化尽无限空间的一式,令人难以招架。

    两式剑法,都很厉害。

    但蛊毒之前也只是听说,此时正面对上,才感觉到了压力,屋中的火焰飘浮,竟都化为了祁云的这一剑之意。

    仿佛只要有火焰出现在哪里,祁云的剑意就出现在了哪里!

    蛊毒掌旗使心中迅速权衡一番,仓促之间,他倒是能够强令那白蚕吞下祁风和祁子安,但只怕紧跟着,就不可能再脱身了。只要稍稍耽搁,沐王府的其他筑基修士便会赶到,那时候,只怕蛊毒掌旗使想走也走不掉了。崔剑游,可指望不上。

    蛊毒掌旗使也十分果断,既然事不可为,他当即就选择了放弃,驱使着蛊眼凝视向祁云,无数火焰无声无息地熄灭。

    就是此时……

    而蛊毒迅速向外退去。

    “想走?”

    祁云冷哼一声,挥手一掌拍去。

    识海之中,三百六十五道符箓齐齐运转,真元激荡,化作一只火凤之爪,火光缭绕之间,抓向了蛊毒的背后。

    妖凤爪!

    蛊毒却知道片刻不能耽搁,拼着硬吃了祁云一记,一张口,一口鲜血直喷了出来。

    好恐怖的力量!

    祁云练气、炼体双修,此时两股力道汇合如一,力量当然十分恐怖。

    蛊毒竟被生生留下了!

    蛊毒骇然,驱使那白蚕转身扑向祁云。

    祁云木剑出手,虚空挥洒,道道剑光编织成网,剑借火势,绵绵不尽,演化无穷剑招,困死蛊毒。

    蛊毒惊怒之下连连变招,筑基境的真元翻滚而出,整个屋子顿时被震得粉碎。

    无数碎片抛飞出去,顷刻之间已经化作了一片废墟。然而,任凭他怎么发威,祁云只右手持剑,左手握爪,剑、爪配合,不露破绽。

    “好厉害……”

    祁云宁心静气,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反正是在沐王城中,自己的地盘儿,只要能够拖延片刻,就会等到援兵。对方实力强横,毫不逊色于击杀的那个“掌旗使”,看来,多半也是一位掌旗使吧?

    祁云暗中也祭出了五毒珠,但对方显然早有防备,虽然威力削弱几分,但想趁势拿下对手,短时间内看来也十分困难。

    却不知,蛊毒掌旗使心底只更惊骇。

    祁云真的是刚刚筑基?

    短短这一会儿功夫,他已经接连变幻了数种手段,但祁云见招拆招,竟然始终从容不迫地一一接了下来。

    始终把他牢牢困在这里,始终无法脱身!

    他也不得不承认,祁云虽然只是刚刚筑基,但实力已经跟他在一个层次了。

    说出去,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糟糕了……

    必须得赶快走啊!

    ……

    但此时,柳采言和崔剑游已经联袂赶到了!

    “祁云!”

    柳采言一面惊呼,一面飞速掠至,她半空中已经出手,就只见轻风摇曳,无数柳条向着这里拂动过来,却好似化作无数道枷锁,封锁着周遭的逃遁空间。

    蛊毒神色再变,柳采言在沐王城中,也是实力比较拔尖的几位之一,有她出手之后,可是更难脱身了。

    蛊毒掌旗使忍不住向崔剑游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这时候,只有指望崔剑游了……

    崔剑游的神色却是接连变化,忽的出手,一剑刺出,长剑横空,一道白光从剑锋上莹然流转,虚空之中好似一只白凤跃然剑上,剑意喷薄而出。

    蛊毒不解其意,连忙伸手遮挡,但崔剑游剑锋一转,直抹他咽喉。

    “你……你……”

    蛊毒捂着喉咙坠落,神色骇然。但咽喉位置被崔剑游命中,哪怕他是筑基修士,也无法活命了。捂着喉咙倒下,在一脸难以置信中死去。

    崔剑游还剑入鞘,冷哼一声。

    他的身后,司徒薄等等另外两名筑基修士也赶了过来。

    “祁云,没事吧?”司徒薄连忙问道。

    祁云摇头,望向死去的蛊毒。

    崔剑游脸上露出毫无破绽的遗憾的表情,“可惜啊,此人实力太强,我也没有办法留手。”

    柳采言倒是没有怀疑,“确实,还要多谢崔宗主出手。”柳采言去察看祁风的伤势,但见后者由于拼命发力,将将养好一些的伤口,重新又都迸裂开来,鲜血横流;当然,这只是外伤,更严重的是内伤,体内的经脉承受不住如此发力,又断了几根……

    柳采言惭愧,“祁云,抱歉,在我沐王府,居然也发生了这样的事。”

    祁风的情况更糟了。

    司徒薄已经察看了那蛊毒掌旗使的身份,冷哼道:“是莽州的出名散修,百虫子。”

    莽州石家家主,散修百虫子……居然都是这个组织的人!

    祁云也已经看了祁风的情况,心中的悲怒更增,但神情却反而更冷静,“怎么能怪你们?他们……只怕是冲我来的。”

    祁云想,对方对祁风下手,目标肯定是自己了……只是因为,祁风更容易对付,所以才冒险在沐王城中出手。他也暗叫侥幸,幸好自己在这里布置了阵法禁制,阻挡了此人片刻,不然的话,只怕就真的糟了。

    他们为什么要针对自己?

    报复?

    祁云觉得不止,很快,他就想到了蟾蜍洞印记……只怕对方,应该是为了这个吧?

    “不好!”

    念头一转,祁云忽然失声道,“祁家!”

    没错,对方既然丧心病狂到会在沐王城出手,那么,远在祁山的祁家,岂非更是一个容易下手的目标?

    如果现在已经开始动手了……

    “我要立刻赶回祁家!”祁云急道。

    柳采言一愣,明白了祁云的意思,“祁云,你不要急,这么远距离……等你赶回去得什么时候了?我们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

    这可是万里之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