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擒拿
    这就有些麻烦了。崔剑游又耐心地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这才缓步进入了自己平时修炼的静室。

    白凤宗的弟子们当然不敢跟进来。

    没有外人时,蛊毒掌旗使现出身来,“正如我们所猜测的,祁风他们还在沐王爷的府邸,那里常年都有筑基修士镇守,想潜入可不大容易,需要你帮我的忙。”

    崔剑游仔细权衡了半晌,“太容易被人怀疑了……不如等赤毒掌旗使那边的消息。”

    蛊毒掌旗使道:“尸毒,谁擒住祁云,谁就会占了主动权!你肯把这样的机会,让给旁人么?要知道,祁云手中,可握着蟾蜍洞印记的!”

    崔剑游沉默。

    ……

    崔剑游缓步向着沐王爷的府邸走去,向身旁隐遁了身形的蛊毒掌旗使传音道:“我会以拜访柳采言的名义过去,会拖住她,为你争取一些时间。但要注意,你最多只有一下的出手机会!必须一次成功。万一有什么动静,为了防止我的身份泄露,我将不得不跟随柳采言一同过去,向你出手。”

    蛊毒掌旗使不耐烦地传音道:“能有什么变故?擒获一个小儿罢了!你需要做的,就是把我带到那里。”

    崔剑游前来拜访,沐王爷府邸前的守卫自然也不敢怠慢,连忙去通禀了镇守着宗族祠的柳采言。

    柳采言请崔剑游进去相见。

    崔剑游跟随沐王爷的守卫缓步进入,路过一处连绵的屋舍时,忽然开口,“不知道祁风现在的伤势怎么样了?”

    引路的两个守卫连忙道:“我等也不大清楚。”

    崔剑游点点头,“稍等我想去看望一番,祁风也是我们青州难得的天才啊,出了这种事情,太可惜了。他现在还住在客房那边么?”

    那两个守卫连道:“正是,稍等我们自会引宗主过去。”

    “如此,多谢了。”崔剑游微笑。

    见到柳采言,双方见礼。柳采言含笑,“崔宗主今天怎会亲自前来?不知可是有什么事情么?”

    崔剑游道:“还真有些事情……我觉得,我们似乎忘了些什么事啊……”

    ……

    却说蛊毒掌旗使悄悄掠向了沐王爷府邸的客房的位置,他又随便擒下一个守卫,就问出了消息,心底嘲笑崔剑游,真是迂腐,至于那么麻烦么?

    很快,便飞遁到了祁风的房间。

    但里面却有说话声传出——

    蛊毒掌旗使皱眉,仔细听了听,眼中顿时露出异样的光芒……跟祁风说话的那个,分明就是他们的目标,祁云啊!

    蛊毒掌旗使强压住直接出手擒下祁云的念头!

    虽然他很想这么做,但他也深知,祁云如今的实力已经不是昔日可比,很难一击之下将对方擒获。在这沐王府中,筑基修士环视,一击不中,就会引来反扑。

    所以,这绝非最好的办法。

    蛊毒掌旗使耐心等着。

    结果,一直等了好半晌,眼见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祁云才终于从祁风这里告辞离开。

    蛊毒掌旗使大喜,他又耐心多等了一会儿,估摸着祁云走远,这才出手了!

    指诀掐动,他的脚下顿时幻出了一只巨大的白蚕的虚影,蓦地从地下钻出,巨口张开,一股沛然的力量从中迸出来,径直向着屋中的祁子安吞去。

    以蛊毒掌旗使筑基境的修为,祁风不过先天境,还身受重伤,如何能够招架得住?

    所以,蛊毒掌旗使,根本没考虑一击不中的问题!

    然而,蛊毒这一击却真的没有成功……

    白蚕扑了上去,巨口张开,大口吞吸,然而,却见屋子的边缘却是莹然亮起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华,生生地将那白蚕阻挡在了外面。

    有阵法!

    蛊毒掌旗使吐血。这行事也太谨慎了吧?已经是在沐王城了,已经是在沐王城中的沐王府了……居然,还布置了一层阵法护持?

    阵法运转之后,顿时光华闪烁,冲天而起,只怕整个沐王府中,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筑基修士,恐怕顷刻即至!

    蛊毒掌旗使知道,自己最多只有几息的时间。蛊毒双眼之中露出狠色,低喝一声,就见身前,半空中,无数道绿光汇聚,竟是渐渐凝聚出了一只足有小儿拳头大小的人眼的模样。

    一只眼睛,就那么孤零零地虚浮在半空中,周遭光芒汇聚,显得诡异非常。

    他们作为掌旗使,都是筑基境界,却能执掌一旗,自然任谁都有几分压箱底的手段的。

    这正是蛊毒掌旗使的秘法——

    蛊眼之术。

    蛊毒掌旗使敢闯入沐王府抓人,依仗的正是这蛊眼之术。这套秘法善能辨识虚实,窥破变幻,对于破解阵法也有独到之处。

    蛊毒掌旗使真元催运,虚空那只蛊眼之中漩涡盘旋。

    那边!

    最多不过两息的时间,蛊毒掌旗使目光已经锁定了一个方向——就是那里!

    随着他的指诀变化,身旁的白蚕再次扑出,狠狠撞在了那里!

    而蛊毒也瞬间展开遁法,从那里破入了阵法之中,随着阵法的光华一阵闪烁,再次出现时,蛊毒已经是出现在了屋中。

    只阻拦了他不到三息的时间!

    这就是筑基修士的实力!

    祁风的脸上露出决绝的神色,虽然受伤,但此时也不能退缩。

    只要能阻挡他片刻就好!

    祁风抱着这样的念头,手中已经取过了一只长枪,长枪陡然划出漫天枪影,扫向了刚刚掠进屋中的蛊毒掌旗使。

    他这是拼命了!

    祁风伤势本来就没有痊愈,这一猛地力,体外的伤口顿时道道崩裂开来,体内的经脉受的创伤,也顿时岌岌可危,只怕稍稍拖延,就会再次回到之前的模样!

    但祁风也顾不得了,他必须拼命!后面,就是他唯一的儿子啊……

    只是,差距太悬殊了。

    一个是重伤的先天境弟子,一个是筑基境修士中的佼佼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蛊毒掌旗使不屑,挥手一拨,轻松写意地将祁风的枪影拨开。

    而后指诀一掐,脚下的白蚕再次飞掠而起,身躯瞬间膨胀足有丈余长,大口一张,已经是向着祁风、祁子安吞了过去。

    其实也就是蛊毒掌旗使顾念着崔剑游的那句话,尽量不要杀祁风,不然的话,随随便便早已经取了祁风的性命了。

    ……

    而就在此时,祁云飞掠了过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