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剑杀筑基!
    铜旗使一马当先!

    他也是修炼“炼体”功法的,算是比较少见的方向。天籁小『『说WwW.⒉虽然一般来说,都觉得炼体不如练气飘逸,可以远程释放法术,千里之外取人级。

    但炼体也有炼体的优势,他们肉身很强,防御能力出众。

    就比如铜旗使,他的肉身炼化直如铜铁,十分坚硬,轻易的一般法术,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

    所以,此时他冲在了最前方。

    左元十三限中的种种禁制,根本破不了他的防御!

    “铜旗使的‘铜甲功’果然厉害啊。”

    “这防御着实恐怖。”

    “炼体之道,就是有这样的优势……”

    众人都在评头论足。很显然,大家的心态都还是很放松的。虽然不敢大意,但也只是如此,就好比狮子搏兔,肯定要用全力。但要说狮子多重视兔子……那也不见得。

    此时进入阵法之中的,也并非全部,为防止祁云逃走,所以依然安排了不少人手镇守在阵法的外面。

    而进入的,则分别由瘴毒掌旗使和铜旗使带队,分作两路推进。

    两路推进都很顺利。

    瘴毒掌旗使还不放心,神识传讯一旁的铜旗使,“那边没事吧?”

    铜旗使大笑,“掌旗使放心吧!”

    这边除了掌旗使外,还有竹旗使等几人也跟在后面。

    众人都笑,很轻松。

    但就在此时,忽然众人的脚下,开始感觉到了微微的热意。“嗯?嗯?不对啊,怎么会这么热?”

    “灵气波动好快!”

    “莫非阵法又出现什么变化了?”

    众人惊异。

    但其实也都没有怎么太担心,倒是另一旁的瘴毒掌旗使,连忙神识传讯,“铜旗使,竹旗使,是怎么回事?你们小心防备,我马上过去!”

    铜旗使不以为然地一笑,“瘴毒掌旗使放心,没什么问题。大概阵法又有什么变化而已……”

    但他话未说完,就见眼前空气之中,悄然之间出现了一缕缕的火焰,纷纷在那里喷吐灼烧,缭绕出了一道道赤光。

    而后一道身影蓦地从无数火光之中窜出!

    “祁云!”

    “是祁云!”

    众人连忙出手。而祁云也已经抢先出手了,木剑斩出,兜率紫火!

    真元运转,身侧无数火焰勾勒,他的剑光掩在火焰之中。

    好快!

    铜旗使一惊,也顾不得跟瘴毒掌旗使说话了,铜甲功运转,黑衣遮蔽之下,身上顿时浮现出了一层古铜色。

    而刚等他做好防备,祁云已经杀到了跟前!

    好快的度!

    周遭不住缭绕喷吐的火焰,在这一刹那,好像都成了祁云飞掠的助力一般。

    众人都是筑基修士,为了更好的挥每个人的实力,所以大家的站位不可能像是先天境时候一样,一个个紧挨着。竹旗使他们都要比铜旗使落后一些。当然,以他们筑基境的修为,这点儿距离也不算什么,所以众人齐齐出手,诸般法术已经锁定了祁云。

    祁云,则全力向铜旗使出手了!

    竹旗使等人却放心,他们的支援最多数息功夫便到,只要祁云不能在这短短片刻之内建功,那么就会落入众人的围杀之中。

    兜率紫火!

    八景第二式!

    祁云的木剑瞬间带起一道火线,周遭更有无数火光随着跃动,这一剑,仿佛号令万火,尽在掌握!

    嗤嗤——

    祁云一剑斩在了铜旗使的身上……后者的黑衣竟然瞬间崩裂,皮肤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

    “不可能!”

    铜旗使面色大变。

    之前他也见识过祁云的实力,刚刚筑基,就能有这样的实力确实很了得。但铜旗使自付,自己也并非全无胜算。全力运转真元之后,应该还是能够挡下的。

    却怎料,竟然被祁云一剑重创?

    铜旗使骇然,急逃遁!

    “想走?”

    祁云也知道,对方人多,自己必须痛下杀手,决不能拖延。一旦陷入对手的围攻之下,自己必死无疑。

    铜镜浮起!

    光华流转之间,在这铜镜的加持之下,祁云对铜旗使的动作历历在目。

    杀!

    祁云脚下再次加,火光在身边闪现出没。

    瀚海苍穹!

    一剑如同演化无穷空间!

    嗖!

    铜旗使本身就并非是以度为长的,而偏偏祁云在火焰辅助之下,度却提到了极限!铜旗使如何还能逃得过?

    木剑一剑穿心。

    铜旗使自负的肉身防御,在祁云的木剑和剑法之下,只是稍稍阻拦,还是被祁云突破了进去。

    铜旗使,死!

    身后,其他人的法术也已经连绵而至,竹旗使几人都是心中惊怒。虽然他们和铜旗使,和尸毒掌旗使之间,分属不同掌旗使,互相之间未必没有些摩擦。

    但毕竟此时算是同行,目睹铜旗使死在祁云剑下,未免有几分兔死狐悲之感。

    杀!

    杀了祁云,给铜旗使报仇。

    法术连绵轰至!

    轰!

    轰!

    轰!

    但祁云却已经运转了丈六金身,身上金光不住浮现,那一道道法术丢下来,祁云在铜镜的辅助下避开正面的力量,波及而至的劲气,却伤不到他了。

    众多法术的轰击,也只是让祁云身上金芒被轰的几次涣散,但祁云真元一转,便又重新运转了出来。

    这些人,竟然都未能攻破祁云的防御!

    “好恐怖的肉身防御!”

    众人大骇。原本觉得,铜旗使擅长炼体,肉身防御应该是很不错的了。

    但现在看看,铜旗使的肉身防御,和祁云比差了多远?

    金光一闪即逝,祁云身随剑走,火光明灭之间,祁云整个人如同化作杀神下凡,瞬息之间已经扑到了另一个旗使的身前。

    兜率紫火!

    祁云木剑惯出,后者拼命运转法诀抵挡,但祁云这一剑从火焰中来,好似万千火焰化形,挡开一剑,紧跟着第二剑又已经化形出现。

    攻击在这一瞬之间,形成了浩浩荡荡之势!

    终于,此人只是稍稍一慢,就已经被祁云一剑取在额头,取了性命。

    第二个!

    “祁云!”剩下的人都眼红了。

    居然被连杀两个?

    而在这愤怒怒之后,也是忍不住的惊恐。他们这些人实力大致相差仿佛,各有底牌。比如竹旗使法术造诣最高,铜旗使防御最强……

    但现在,铜旗使的防御,都挡不住祁云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