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千里围杀
    莽州深处的荒山之中。

    幽邃山洞。

    一道人影驾驭遁光,飞速地遁入了山洞。只是,刚刚到外面,他就已经被人拦住了。

    双方都身着黑衣。

    其中,后来飞入的此人,连连道:“我乃瘴毒掌旗使座下,魍旗使,求见毒丝掌旗使大人!”

    “进来吧。”

    洞中传出一个飘飘渺渺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法判断方向。洞口的几个守卫让开了通道,但来人,这“魍旗使”却是迟疑,传闻这里有内外共计七层禁制,道路极为复杂,他也不知该如何走。

    而此时,就见一道白线从一个洞中徐徐伸了出来,简直如同一道蛛丝一般。

    魍旗使明悟,立刻飞遁跟上。

    白线收缩,魍旗使不敢停顿,紧追着白线消失的方向而去。果然,不过片刻功夫,魍旗使已经深入了洞中,见到了一道石柱之中盘坐的身影。

    确实是石柱之中!

    魍旗使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却见眼前的一根石柱,中间被掏成了中空,里面正盘坐着一道颇为纤细玲珑的身影。

    长发披下。

    竟是个女子?

    莫名的,魍旗使就觉得心头的心跳一阵加速……

    “魍旗使,你来何事?”

    他们虽然都属于一个神秘组织,但互相之间其实还有着差别。比如这魍旗使,便是“瘴毒掌旗使”座下的;而瘴毒掌旗使,同毒丝掌旗使级别相当,各掌一旗。在这些掌旗使之下,才是魍旗使这样的“旗使”;旗使之下,还有很多“使徒”,就只是先天境了。

    对方的声音其实并没有过多的媚意,甚至都有些变化,但魍旗使听在耳中,竟是忍不住面上一热。

    他心头骇然,对方的这媚功实在太恐怖了啊!

    同是筑基境界,但对方已经是筑基圆满,实力比他强的没影儿了。

    魍旗使连忙收敛心神,“毒丝掌旗使大人,我奉瘴毒掌旗使之命而来,向大人求助!”

    魍旗使将跟祁云交手的经过详细介绍了一番。

    毒丝掌旗使却摇头,“有瘴毒掌旗使在,对付祁云还不是手到擒来?何况,祁云只是我们一个怀疑目标,蟾蜍洞印记也可能在另外几人身上。这样吧,我令附近的‘竹旗使’去瘴毒掌旗使麾下听令,如何?”

    魍旗使只好谢过毒丝掌旗使。

    相似的事情,在其他各处同样发生着……毕竟,此时谁也不肯定蟾蜍洞印记究竟在谁手上,自然不可能出动多位掌旗使了。

    ……

    祁云一路逃遁进入了大青山,但忽然,祁云遁光一停!

    却见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一身黑衣之人。

    又是这群人!

    不过,这个却并非祁云之前交手的那个,虽然也是筑基境,但实力比先前那人要弱了不少。随着他的出现,周遭的莽莽大山,都仿佛变得生机多了不少。

    这人出现之后,也不多话,手中掐诀,就见山腰、水畔,无数竹子疯狂滋长,一个个从原先的植物根系之处伸出,疯狂地掠夺着它们的生命!

    虽然是木行之道,但却诡异非常,只令人感觉身上发寒。

    祁云早已经取出了五火七禽扇,真元运转,一扇朝着对方扇了过去。筑基之后,真元精纯,五火七禽扇威力自然更增!

    此人显然便是竹旗使。

    他的这竹子,却并非寻常的翠竹,而是他多年辛苦培养出来的一种“鬼竹”,善能掠夺生命之源,最是诡谲非常。祁云的五火七禽扇扇上去,只见不少鬼竹都灼烧起来,但中间却是虚幻出一张张人脸,痛苦地扭曲着。

    这种鬼竹,都不知道掠夺了多少人的性命,才能一路成长到了这种程度!

    祁云真元运转,浑身火光迸出,配以五火七禽扇,烧入了这好似无穷无尽的鬼竹之中。

    毕竟先天有些克制,所以对手应对有些吃力。

    但很快,祁云身后已经是接连有人飞遁而来!

    “祁云,逃的了么?”

    “嘎嘎!”

    “久闻你天才,但我最喜欢杀天才了……”

    祁云神识一扫,却觉周围,竟有足足十余个筑基修士围拢了过来!怎么会这么多?祁云心底惊骇。这样的规模,简直堪比沐王城、白凤宗这样的顶尖势力了。

    出动这么多人,只为了自己?

    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瘴毒掌旗使也很快就追了上来,好似闲庭信步,黑布之下,脸上却是露出笑容,“祁云,你应该感到荣幸。”

    确实,为了将祁云围堵在这里,他把自己座下的“魑魅魍魉,魁魆魈魃”八大旗使之中的四个都调了过来;又向左近的毒丝掌旗使和尸毒掌旗使等掌旗使求援,以至于不动声色间,已经在这里布置下了天罗地网,定要一举将祁云擒杀!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祁云有弥尘幡、木石潜踪这样的法器、秘法,遁形敛迹之术很是高明,瘴毒掌旗使已经不慎被祁云逃脱一次了,哪里还敢大意?

    十余位筑基修士,或明或暗,各据一方,隐隐之间,将这里完全合拢住了!

    在这么多筑基修士锁定之下,哪怕是一只苍蝇,都别想逃出去!

    祁云就清晰地感觉到,至少有七、八种秘法锁定在他的身上,只要稍稍一动,就会被这些人迅速察觉……

    真的没有一点儿机会!

    十余个,对祁云一个……怎么逃?

    碾压!

    竹旗使“呵呵”笑道:“瘴毒掌旗使,您做事实在太谨慎了。对付这么一个,有您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

    尸毒掌旗使座下的铜旗使,也瓮声瓮气地道:“只我一个,也能对付了他!”

    他捏捏手指,发出咔咔的声响。

    身上散发着一股腐臭。

    另一边,赤毒掌旗使座下的琴旗使,已经从“琴”的幻影之中现身出来,柔声道:“祁云,不要挣扎了,我们这么多人,你没可能逃出去的……死,其实也可以很快乐的啊。”

    这么温柔的声音,却说着如此恐怖的词语。

    十余位筑基!

    甚至其中不少人,都是祁云正面交手,也胜算不多的!一起包夹住他,真的没有丝毫机会!

    但这时候,祁云却忽然笑了,“诸位……难道你们就一点儿也不奇怪,我逃到这里,为何忽然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