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五行本源
    却说祁云和寒蝎老祖一先一后,飞遁进入了伏龙山深处。

    “逃的了么?”

    寒蝎老祖冷笑。

    他已经跟上来了,神识锁定了祁云,距离又这么近……几乎祁云的所有动作,都在他的神识感知之内!

    筑基修士的“神识”,实在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然而,祁云早已经算到了这点,所以他一面飞遁,一面真气倏地注入铜镜之中,铜镜盘旋飞起,道道幽光从铜镜上迸出,好似水波一般四下里散开。

    明察微毫!

    寒蝎长老的真气变化,飞遁挪移……所有动作,也都尽数落在了祁云的眼中。

    这样一来,祁云能够跟随变化,几次都借此躲过了寒蝎抓来的手印。

    “嗯?这么机敏?”寒蝎长老早看见了祁云头顶虚浮的那面铜镜,隐隐感觉古怪就在那里。只是其实他并不以神识为长,情急之间也难以分辨。

    但这样也逃不走啊。

    祁云当机立断,心中一动,真气注入五行傀儡令符,顿时就在左近召唤出了一只好似牛的模样,通体赤色,没有头顶的两角,身下也只有一足的凶兽傀儡来——

    夔牛!

    夔牛出没,风雨相伴!

    祁云炼制的这具傀儡,当然远没有上古的夔牛那般的赫赫神威,但周遭也有着细细雨丝飘落。

    哞!

    夔牛一吼,如同巨雷轰鸣,天地色变!

    相传,上古之时,夔牛被击杀,它的皮被制成了鼓,敲击之声通天彻地,直传五百里外!上古最大的魔头蚩尤也为之所慑,败下阵来。

    可以想见它的滔天凶威!

    即便死了,也依然有如此神通。

    祁云所炼制的这傀儡,当然只是略具了几分能力,但这一吼,寒蝎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雷声震耳,心神一惊,已经是真元略略紊乱。

    而祁云早已经算计到了这一刻,倏地加速,迅速没入了山脉的深处。

    “有这么容易?”

    寒蝎虽然慢了半拍,但他毕竟是筑基境界,真元雄厚,真元一转,就已经恢复了过来!修士步入筑基境后,真元质性远胜真气,比先天境的优势太明显了。寒蝎神识延展,只见祁云急速没向一座山谷,他立刻加速疾飞了过去。

    只是瞬间!

    寒蝎加速到了跟前时,却被旁边忽然飞出的另外几只凶兽傀儡缠住!蜚、化蛇、毕方……三只凶兽傀儡都有先天圆满的实力,而且各具神通,三种不同手段,齐齐攻来。

    寒蝎也不得不分神对付。

    只略略一耽搁,祁云已经用“木石潜踪”的法术,藏身在了连绵的山川草木之间,从寒蝎的眼皮子底下遁走了。

    寒蝎惊怒交加,没料到都已经到这一步了,居然还能被祁云逃走!

    一个筑基境的修士,居然被一先天修士接连逃走……这若是说出去,可着实有些没脸见人了。

    神识散开!

    这是最笨的方法……但也是最管用的办法。

    祁云能逃有多快?越是敛形匿迹上乘的法术,速度变也越慢——速度一旦快了,周遭灵气变化也快,自然很容易被寒蝎的神识所察觉。

    所以,祁云必然就在附近!

    寒蝎也没办法找出来,只好用神识一寸寸排查。

    虽然慢了些,但肯定可以找到!

    ……

    却说祁云这一路飞遁,却也不是毫无目的的!他在跟寒蝎缠斗的时候,已经接近了仙人遗府的入口所在的区域。

    再借着傀儡短暂摆脱了寒蝎,祁云立刻赶赴到仙人遗府入口的位置。虽然这里也有岭南百家的守卫,但如何能够防得住祁云?早已经被祁云掩了进去。

    祁云告罪一声,催动五行傀儡令符,身形一晃,已经从入口处消失不见了。

    原本这仙人遗府是限制后天境修为的,但祁云有五行傀儡令符,相当于遗府的半个主人了。所以,这限制却限制不到他。

    祁云进入遗府之后,依然是上一次来时所见的模样。

    他也不多停,急速飞驰,直奔着“九宫十三禁”的方向飞去。沿途虽然依然有些傀儡阻拦,但祁云如今何等实力?

    哪怕丝毫不做抵抗,单单是“丈六金身”的防御,也足够无视那些傀儡的阻挠了。

    片刻之后,祁云已经到了九宫十三禁这里。

    倏——

    祁云直飞入进去。

    沿途禁制也不会伤害祁云,祁云接连飞过了第一宫、第二宫……这里也逐渐开始出现了新的药草、材料等等之物,不过对如今的祁云用处不大,还不如留给莽州的诸多势力。

    前五宫一晃而过,祁云丝毫不停。

    第六宫。

    之前他的修为不足以破开禁制,无法取走中间所藏的事物,只能放弃。如今再返回来,当然不会错过了。

    这些禁制,不在“十三禁”之中,但却阻挠人取走后面几宫所藏的珍宝。

    第六宫中,却有着一根根的巨大石柱,祁云飞掠进来,到石柱前,立刻发现,这石柱之中另有所藏。这一根根的石柱,应该便是种种禁制了,如同第五宫的凶兽傀儡前所设的禁制一般。

    实力不够,哪怕进入这殿中了,也无法取走。

    祁云巡视一圈,这殿中石柱一共五根,分作“金、木、水、火、土”五行五种颜色。

    祁云先来到了赤色的石柱前。

    火柱!

    却见这石柱中,禁锢着一缕赤色的火苗,火苗不住扑腾,竟是在外面禁锢它的石柱上,都缭绕起一道道的火焰。

    火焰之中道道符文出没,显得神异非常。

    祁云仔细察看,就见旁边有着此物的说明——原来,这却是一缕“火之本源”。

    所谓火之本源,其实就是一缕十分精纯的火焰,蕴藏有最本源、最纯净的火行之道的力量。虽然只是一缕,只是部分,但毕竟力量涉及火行之道的本源,所以炼器时、炼制傀儡时炼化一缕进去,都会对法器、傀儡的品质有极大的提升。

    这是需要对于火行之道有着很深的造诣,才能虚空攫取一缕,禁锢起来,封禁石柱,万年留存。

    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

    祁云看见了,当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该怎么破解禁制呢?

    祁云运转真元,试探着一记法术丢在了那石柱上,只见石柱上火光一窜,焰光喷吐,但石柱整体竟是纹丝不动,丝毫未受影响。

    看来,想破开这处禁制并不容易啊,祁云取出木剑,真气运转,倏地一剑斩了上去!

    剑法入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