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竹林
    “见过柳仙子,见过柳渺姑娘。??”祁成周进入之后,就忙不迭地跟柳含茹、柳渺见礼。

    柳含茹是筑基修士,高出祁成周一个大境界。

    祁云跟着施礼。

    柳含茹却很客气地含笑回礼,“祁长老,祁云小友,你们太客气了。”

    祁成周大长老将携带的礼物奉上,老脸微红,“一点儿薄礼,还望莫要见怪。”

    真的很“薄”……

    柳含茹嘱咐身边的柳渺小心收下,丝毫嫌弃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主动道:“此番劳动两位远道赶来,倒是有些惭愧了。”

    祁成周受宠若惊,连道:“哪里哪里。”

    祁云的目光却停留在柳含茹的身后,墙上悬挂着的一张竹林图上,但见竹林一片郁郁葱葱,枝叶繁茂,彼此相连,翠绿鲜艳的色彩,几乎好似真实存在那里一般。

    林间好似有轻风吹拂着,竹叶向着侧方婆娑,惟妙惟肖。

    绝不是一张普通的竹林图!

    祁云一看之下,心底就已经有了推断。这竹林图中,每一片叶子的分布,每一根竹子的位置……都暗合某种天道,祁云凝神仔细推敲每一处纹理……隐约之间,仿佛有着一位前辈大能,虚空而立,临空摄剑,飞旋直舞。

    祁云从这幅竹林图中,却是看出了一招剑法!

    他的心底一片澄静。

    这剑法,倒并非是蕴藏在那竹林的走向之中,反而是在竹林图之外,好似有人持剑,挥剑斩去,剑气凌空之间,将竹叶震得婆娑摆舞,正好出现了这图中的画面。

    这图的构思很是精妙啊。

    祁云心底赞叹。

    而那持剑人的位置,祁云心中迅的推算,很快目光凝聚到了竹屋的中间……

    就是这里!

    祁云心中一动,忽然明白了柳含茹将这幅图放在这里的目的。

    若非他有剑法入微的造诣,只怕也难以见微知著,从这些竹叶的摇摆方向之间,分辨出剑法的存在。

    所以,这幅图便是考验了?

    祁云心中转动着这样的主意,但祁成周在一旁可不清楚,他到底不擅长剑法;反而是见祁云一副沉思的样子,却盯着柳含茹背后的那竹林图……祁成周心底那个气啊,你说这小子平时鬼精鬼精的,怎么这时候起呆来了?也不说话,死盯着那么一幅图画做什么?

    祁成周连忙脚尖踢了祁云一下。

    祁云却无语地瞥他一眼……那眼神,就像带着几分同情似的。祁成周更气了,若不是场合不对,他定要跟祁云好好说道说道。

    但柳含茹却反而来了几分兴趣,望着祁云道:“祁云小友,我身后的这幅竹林图,可是有什么不对么?”

    祁云心底飞快权衡,已经作出了决定,笑道:“这幅图中,好像藏着一式剑法。”

    柳渺一怔,吃惊地望着祁云,她自然是知道几分的。

    “哦?”柳含茹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不知是什么剑法,小友可能为我们演示上一番么?”

    祁云道:“自然可以。”

    于是他起身,走到了竹屋的中间,故意犹豫了下,好像在斟酌着位置,几经审度之后,才站在了稍稍偏一些的位置上,而后抽出木剑,徐徐一剑刺出。

    随着祁云的走出,祁成周脸上的神情越紧张,他也看出了几分端倪,知道这可是祁云表现的关键时候。

    只是——

    真的有剑法?

    为什么他就完全看不出来啊!他这时候,终于明白了祁云那同情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这混蛋小子!

    而随着祁云的一剑刺出,整个竹屋都好似气氛陡然一变。

    一股轻灵的剑意,从祁云的身上莹然透出!

    他并没有运用真气,并没有力,但由于将竹林图之中的剑意融入了少许,却使得剑意隐然呈现。

    场中都是气机感应敏锐的修士,自然很快就察觉到了气机的变化。

    “他真的领悟到了!”

    柳含茹原本一直含笑、从容自若的神色,也终于露出了几分惊喜之色,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祁云,仔细分辨着他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

    没错,确实是竹林图之中所藏的剑法!

    这个祁云,竟真的领悟到了!

    没想到,他一个只是先天境的修士,居然也能有如此的悟性,如此的剑法造诣。

    这竹林图,其实是他们吹雪峰所藏的一套传承,相传是他们吹雪峰的前辈偶然间得到的。全套一共有十二张,这里是第三张。

    其中每一张图中,都藏着一式剑法,但每一式,都没有直接绘出,而是用类似的手法,隐藏在了图案的背后。

    这竹林图在他们吹雪峰也已经传承多年了,但哪怕是门中的筑基境长老,能够领悟到的也不足一成;至于先天境弟子,更是寥寥无几。

    这祁云,真的是剑法天才!

    柳渺望着祁云,心底都不由有些沮丧……祁云,竟然真的能领悟到?

    可恶!

    这家伙,怎么总有办法打击人?

    纱帘摇晃,众人望去,竟是一直藏在纱帘后的那人,忽然起身,缓步走了出来。众人这才看清楚,竟是一位一身白衣的女子,模样看起来颇有几分出尘之意。

    “玉尘师姐。”

    “秦师叔!”

    柳含茹和柳渺先后出声。

    祁正和祁云却不知道,从纱帘后出来的此人,却是吹雪峰的筑基长老之一,秦玉尘。

    跟柳含茹闲云野鹤一般的地位不同,秦玉尘在吹雪峰,却是掌管着弟子考核的!所以,若是有人想要进入吹雪峰,秦玉尘就有这个权力直接引入门中。

    秦玉尘不动声色,望着祁云道:“你,很不错。”

    祁成周大喜。

    柳含茹也在一旁含笑道:“这是我吹雪峰的秦玉尘长老,她平时可是很少夸人的!”

    祁云却皱眉,这秦玉尘说话的口气,可有些看不起人似的。

    ……

    秦玉尘也并未当场表态要收祁云为弟子,将祁云他们一行送走之后,柳含茹笑道:“玉尘师姐,你看这个祁云如何?”

    秦玉尘竟是难得地点点头,“能够从这竹林图中领悟到剑法,虽然有些偏差,但已经很不错了。”

    柳含茹却不以为意,“他毕竟只是先天境界,能看出剑法的存在,推演出剑法的模样,已经很是厉害了。哪里真能够指望他推演的一分不差?”

    秦玉尘点点头,确实如此。

    “可能成为我吹雪峰的弟子?”柳含茹问道。

    秦玉尘却不以为意,“天赋自然是还可以的,但毕竟是小地方出来的。”

    她并没有再继续多说了,显然是觉得,还需要再观察一番……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