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三年凝练
    却说祁正引着远道而来的柳渺、沐萱等人,一同进入了祁家的传法古塔。

    这古塔从外面看着毫不起眼,掩在林木之中,浑身灰沉沉的,怎么看都只像是一座最普通不过的小塔。

    然而,一进入其中,众人的感觉立刻不同了!

    一股深邃,古老,沧桑的感觉,一下子扑面而来!众人行走期间,就像是目睹了无数年变迁的历史一般,是无数代人的智慧的凝缩。

    柳渺一下动容了。

    她只是性子傲气了些,又不是是非不分,当然能够感觉到,这座传法古塔的含义。

    也许最初,这确实只是一座毫不起眼、没有丝毫价值的普通小塔,但在无数年之中,随着无数人将对于法术的理解记载其中,却使得这座古塔在无形之中,价值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柳渺自然也体会到了其中的力量,心底也不由暗暗佩服,能有这样的传承流传,果然很了不起。

    很快,便把他们带到了祁云日常闭关的地方,祁云闭关在最底层,并未选择了看守长老当初闭关的地方,也是祁云为了表示对于看守长老的尊重。

    “祁云。”

    “祁云道友!”

    “祁云兄!”

    见到了阔别三年的祁云,沐萱、司徒浩等人纷纷出声向祁云招呼。

    三年不见,乍一看,祁云模样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与记忆之中三年前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再仔细去看时,却又觉得祁云身上好像多了许多变化,整个人似乎都跟以往大不相同了。然而要说究竟是哪里不同,却任他们怎么看,都捕捉不到。

    当然,这其中柳渺是第一次见到祁云,她的感觉跟旁人却又大相径庭。眼前的祁云,好似修为平平,只是过入先天不久的修士一般。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柳渺很肯定,一个如此“普通”的人,怎么可能引起沐王城的沐王爷、柳采言等人的重视?

    柳渺行事果断,当即就一个“拂风诀”的小法术丢了过去。

    拂风诀,这是他们柳家的一个小法术,不过在探测感知对方修为上,却颇有独到之处。如同清风拂面,不动声色之间,便能够将对方的修为、真气质性等等感知清楚。

    胜在隐蔽。

    然而,柳渺还没有刚刚丢出法术,就见祁云已经转过头来,向着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然后扭向了另一旁。

    “沐萱,司徒,左时……好久不见啊。”

    祁云感慨。

    闻言,沐萱,司徒浩、左时也都忍不住感慨道:“是啊,好久不见了。”

    “祁云,这三年你在做什么?”

    这三年在做什么?祁云微微一笑,这三年,他做的事情可多了!

    ……

    从看守长老逝世,祁云主动申请镇守传法古塔,便在这里几乎足不出户,一待三年之久。

    一方面,自然是信守对于看守长老的承诺,守护祁家,执掌传法古塔,留下传承;另一方面,却也是祁云趁此机会,正好巩固一下所学。

    修士讲究“三炼”,即洗炼,淬炼和凝练。

    洗炼是洗炼池中洗炼。

    祁云已经完成,而且还收摄了一缕北冥冰焰,相当于将这个过程无限延长,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洗炼之中。

    淬炼,则是借助种种天材地宝,对于自身进行淬炼。

    祁云现在莽州的仙人遗府之中得了九天灵乳,而后又在沐王城得了灵桃,再加上其他的资源……三年间不断淬炼,早已经圆满。

    而凝练,却不同于洗炼、淬炼,凝练不再借助外物,是利用本身的功法和理解,对自身真气的凝练。

    是从自身求!

    这反而是最难的一关,很难借助外力,是以许多修士苦修多年,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后来,修士也琢磨出来一些凝练的“法门”,但这些也只是辅助的作用,最重要的,还是要自己寻找到自己的道路。

    祁云反而没有这个问题,他毕竟有梦中的经历,对于凝练之法早已谙熟在心。

    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将梦中的经历,与自身的体悟融为一体!

    真正变作自己的东西……

    一晃便是三年!

    ……

    柳渺本来是打算,跟祁云一见面,就向他讨教的。跟后者比试一番,若是对方太差的话,恐怕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答应大姑的邀请,前往沐王城一行了。

    但看守这样带着厚重历史气息的传法古塔……让柳渺对祁云也不由更重视了几分。

    所以一见面,她没有立即动手,反而是有意探测起祁云的修为来。

    探测的结果……柳渺心底很是惊讶。

    祁云慢悠悠地跟沐萱他们一一招呼寒暄一番,才望向柳渺,“这位倒是没有见过。”

    柳渺却还在震惊之中。

    拂风诀的感知中,好似这个祁云,真的很平常啊……不论真气质性、修为功底,似乎都只是最普通的先天境修士!

    让她只觉得,祁云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这不可能吧?

    柳渺觉得祁云望她那一眼,好像是碰巧看过来的,陌生人进来了,总得看一眼吧?

    但真的这么简单么?祁云真的没什么了不起么?

    还是——

    柳渺忍不住心底一寒……还是,居然可以欺瞒过她的拂风诀?

    居然可以察觉她祭出了拂风诀?

    这不可能吧?!

    柳渺觉得简直不可思议。筑基境修士,她当然不敢胡乱丢法术去探测,但在同境界的修士中,这一法术从来都是无往不利的,往往不动声色之间,已经将对方的底都摸透了。

    心中瞬间掠过这么多念头,她未免应对的就慢了一些。

    沐萱在一旁心中却是不由奇怪……这个表妹发什么呆呢?她忙在一旁替柳渺答道:“这是我表妹,柳渺。”

    “哦。”祁云点点头,“见过柳渺仙子。”

    柳渺摸不透祁云的深浅,还礼,“见过祁云道友。”

    沐萱却是忍不住多看她一眼……这个柳渺,一直是很骄傲的性子,同辈之中,几时见她跟人这么正式、客气的见礼来着?

    却不知,柳渺已经在心底打定主意:

    厉害不厉害,一过手便知道了!

    与其在这里猜来猜去,何不干脆跟这祁云动手较量一番?抻量抻量后者到底是什么水准!

    柳渺准备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