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病危!
    却说演法正在进行的时候,忽然有人进来,在沐王爷耳边禀告些什么。沐王爷登时露出惊色,朝着祁云望来。

    状似沉吟。

    祁云心中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莫非祁家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心思转动极快。

    沐王爷仍在沉吟,却见祁云已经来到他身旁,向着沐王爷微微施礼,“王爷,还请告知真相。”

    沐王爷叹口气,说道:“祁云,你不要慌,并非什么急事。不过,我这护卫回来时,蒙祁正族长嘱咐,要等灵桃会结束之后,再将此事告诉你。坦白说,我也觉得,现在不是告诉你的时候啊。”

    祁云却道:“王爷,我心中已经忧急如焚,哪里还能耐得住?还请告知。”

    祁家,毕竟是生他养他的地方,有着太多他所关心的,父亲,母亲,哥哥祁风,妹妹祁雨,祁正族长,看守长老……

    那里才是他的根!

    沐王爷看祁云神色坚定,显然不知道真相的话绝不肯罢休,这才再次叹气,“也罢,出于孝道,也应该告诉你了。实不相瞒,你们祁家的一位长老……病危。”

    “长老……病危?”祁云心中一动,跟着面色微变,“传法古塔的看守长老?”

    沐王爷缓缓点头。

    真的是看守长老!

    祁云只觉双耳之中一阵嗡鸣……身子忍不住一晃,若非他心志坚定,只怕都要支撑不住了!

    看守长老!

    赠送灵龙液,帮助他炼体……传法古塔,向他演示法术……临别前,更是赠送元阳尺……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早已经让祁云对看守长老很是感激。

    很早之前,他就已经从族长口中隐约知道,看守长老早已经过了寿数大限,恐怕很难坚持太久。

    但每次见到看守长老,后者都神色如常,行动自若,所以他一直还觉得,恐怕,看守长老还能够坚持啊。

    然而——

    祁云心中悲痛。

    “祁云,你不要慌……生死由命,即便我辈修士努力逆天而行,但实际上,无数岁月以来,依然都只是尘归尘,土归土。”沐王爷安慰他,“你们祁家,能够有你这样的天才崛起,相信这位看守长老,一定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周遭众人,也纷纷说着各种安慰的话。

    祁云却是一句也听不进去。

    祁云却是缓缓欠身,向着沐王爷施礼,动作依然只如平常一样,动作上没有任何的失常,“王爷,我要赶回祁家,这便向您和其他前辈告辞了。”

    “嗯?”

    “什么?”

    众人却都是一惊,祁云这话的意思……莫非灵桃会,他也不打算参加了么?

    放弃灵桃会?

    放弃这种机会,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高勘长老连忙道:“祁云,你可要想好了!这灵桃会是难得的机缘,得到一枚灵桃,至少可以减少你数年的苦功!”

    高勘长老也是关心他。

    沐王爷也道:“祁云,祁正族长特意嘱咐我,要等灵桃会结束后,再告诉你这个消息,显然也是想要你参加灵桃会,获得收获啊。”

    不说获得灵桃的收获,单单只是观摩其他修士演法,就已经受益匪浅了!

    “是啊是啊,现在放弃,实在不智啊。”

    “祁云,何妨多等一时?也不差这几日的。”

    众人纷纷说着。

    祁云明白众人都是好意,但此时急速赶回,还要担心是否能够见到看守长老最后一面……若是拖延时日,回去时正巧错过,岂非是悔恨终生之事?

    至于这辅助修炼的灵桃,何时何地,不能得到修炼的资源?

    非要计较这一时得失?

    所以,祁云再次施礼,“多谢诸位前辈,但我心意已决!”

    众人看祁云神色坚定,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由一个个住口,无法再开口相劝了。心底不免替祁云惋惜,都已经到这时候了,居然要自己放弃了机会?但惋惜之余,也不由心底对祁云更加赞赏。

    利益就在眼前,但居然能够不动心,忍得住,坚持要匆忙返回祁家,只为见那位长老最后一面……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唉,祁云……”

    “可惜了。”

    而就在此时,沐王爷忽然再次开口了,“祁云,既然你坚持要返回,我也不好阻拦。不过,以我判断,你也有了足够的资格拿到灵桃了,不如就由我做主,赠你一枚灵桃吧。”

    祁云也不由一愣,灵桃会上,可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啊!显然,这是沐王爷的照拂的心思了。

    祁云道:“这……有些不符合规矩吧?”

    沐王爷微微一笑,“无妨……”接着他望向崔剑游,毒蝎门主,“两位意下如何?”

    他二人分别代表白凤宗和毒蝎门,三大势力都同意,还有谁会有异议?

    高勘长老连道:“这还有什么好问的?我同意了!”高勘长老素来喜欢照拂后辈,所以这时候毫不犹豫就赞同了沐王爷的说法。哪怕他也觉得,祁云只是刚刚突破到先天,其实未必有能力得到灵桃的赏赐,但对后辈照拂一下,对他们的成长是极有益的。

    明如啼长老就在一旁,冷冷看祁云一眼,她脾性古怪,对祁云也没什么好感,但此时却道:“我老婆子也没什么意见。”

    白凤宗门下,竟有两位长老都同意了!

    然而,崔剑游心思急速变化,终于决定下来,缓缓道:“这个……灵桃会的规矩,是无数年前,前辈大能所定下的。这么多年来,一直沿用了下来。现在,也不好更改吧?”

    也不好更改吧?

    他居然反对了!

    毒蝎门主也是一愣,没想到崔剑游居然这么说。他当即笑道:“呵呵,我对祁云也很欣赏,是我青州难得的后起天才。不过嘛,崔宗主所言也有道理。”

    他看似说话四平八稳,两边都同意,但其实,最后的意思,依然是不同意祁云破例拿到灵桃。

    “宗主!”

    “宗主……”

    高勘长老,还有被崔剑游带来观摩的崔阳,都是忍不住想劝他。

    崔剑游已经拂袖道:“就这样吧。”

    “祁云,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毒蝎门主假惺惺地道。

    祁云心中冷笑,目光在崔剑游、毒蝎门主两人脸上逡巡一番,不过他此时也无心计较这些,得到,是意外之喜,得不到,也没什么。

    他就要再次告辞。

    但沐王爷却再次开口了,“祁云,既然崔宗主、毒蝎门主注重规矩,你何妨依着规矩演法一番?”

    崔剑游一愣,祁云,演法?他才刚入先天,难不成还真能演法上得到灵桃?

    毒蝎门主也露出好笑的神色。

    纵然差不多,他们也可以说,祁云的演法还欠火候啊。

    评判权就在他们这里!

    甚至连高勘、明如啼他们,都觉得沐王爷这么说,只是为了祁云争取一线侥幸的机会罢了……

    ……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祁云的身上。

    他要演法吗?

    他要怎么演法?一个刚刚突破到先天境的弟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