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二十章 震惊的沐王爷
    祁云和沐萱他们,都返回到了沐王爷的府邸,见到了沐王爷和左厌。

    左时登时惊喜地上前,“爹爹,你没事吧?”

    左辰立刻伸着胳膊,找着左厌抱。

    左厌含笑接过″萱和司徒浩也都露出了轻松的神色,看样子,左厌并无什么大碍嘛。

    只祁云目光微动,却是察觉几分异样。

    果然,就只听左厌微微曳,道:“没事是谈不上的,不过倒也不算什么。”他说的很是轻描淡写,但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沐萱、司徒浩和左时他们,立刻就听明白了,难不成,左厌竟然是受了重伤?

    左厌倒是豁达,“算不得什么。”

    沐王爷却是怒意暗藏。

    祁云道:“沐王爷,左厌前辈,知道是谁动的手么?”

    沐王爷曳。

    左厌缓缓道:“祁云道友对我有恩,倒也不必再瞒你。此番是我经过大青山的雀岭时,无意中在那里发现几个行踪诡秘之人,正在那里用一些沟通传讯类的秘法,只是光华妖艳,不似正道。”

    “也是我一时惊奇,无意之中露了一些气息,而这伙人中,那个筑基修士也着实了得,我只是稍露声息,便被他发现!”

    “他们几人立刻朝我追来,我才发现,其中竟有两个筑基修士。而其中一人,更是被称为什么‘掌旗使’。另一筑基修士实力虽然稍逊,但也难以力敌。”

    “我又迸左辰,分心之下,更是连连受挫,一路追逃,竟是始终无法摆脱。”

    “幸好后来发现沐萱所留的忧,寻挤去,才找到了你二人,得以将左辰送出来。否则,结果真的难料。”

    这是把前事交代了一番。

    后面倒是没什么了,左厌将左辰交给祁云他们后,深知对手的厉害,若是只逃遁的话,只怕所有人都难以脱身。所以他又重新返回,想要自己拖延自手。怎奈对手也十分奸猾,一见他迸的左辰不见,便猜测不是交与旁人带走,便是藏在了某处。立刻吩咐几个先天境的修士散开寻找。

    左厌虽是忧心忡忡,但被对手缠住,也无法脱身去帮助祁云他们

    只能暗暗祈祷了。

    后面的事情他们便也知道了,沐萱和祁云返回沐王城,请沐王爷去救援左厌。

    对手见左厌的帮手出现,只得逃遁而去

    沐王爷将左厌救下,后者已经身受重伤。虽是沐王爷、左厌都没有细说,但众人都不难看出,左厌的伤势必然很重。

    众弟子们都是一副担忧的模样。

    沐王爷和左厌在回来时,也曾经互相商量过,他们两人的见闻不可谓不广博了,但对这一次的对手,依然毫无头绪,从未曾见过。

    沐萱忽然想起一事,连连道:“对了,爹爹,左叔,我和祁云返回的时候,路上曾经遇到两个先天修士,祁云把他们杀了。”

    “哦?”

    “杀了先天修士?”

    沐王爷和左厌都是露出惊讶的神色,左厌更是忍不邹叹道:“祁云醒刚刚突破到先天,居然就能力斩旁的先天修士,这份天赋和实力,果然令人惊叹啊。”

    沐王爷虽未开口,但神色之间,显然也流露着同样的意思。

    “可曾发现他们的身份?”

    连他们也觉得,祁云是突破先天后,才斩杀对手的。

    跟司徒浩他们以为的一样。

    但谁曾料到,沐萱闻言却是一愣,“突破到先天之后?不不,祁云道友是斩杀了两个先天境修士之后,才突破到先天的!”

    寂静!

    承顿时一阵寂静。

    司徒浩、左时等弟子辈,甚至连同沐王爷和左厌,也都各个面带惊愕地望着祁云,也就是说,后天境,就斩杀了先天境?

    “侥幸侥幸。”祁云谦虚。

    沐王爷忍不拙道:“这必是借两个先天境磨砺自身,压廉下,突破瓶颈,好,好怪不得能够一举又多贯通36窍。先还道你太急了,实力提升太快,唯恐根基不稳。却不料,竟是这样的盘算下突破G股气势一起,确实,连连突破三十多窍,一点儿也不奇怪。”

    虽然不是亲眼目睹,但只听沐萱这么简单一说,他已经迅速明白了祁云当时的情况。

    左辰瞪着一双蠢萌的大眼,望着祁云,不明真相。

    左厌迸畜辰,却是跟着赞叹,“未入先天,就已经能够斩杀先天修士,这一旦突破进入了先天境,真的是谁也拦不足的崛起了啊。”

    两人都对祁云赞誉有加。

    左时、司徒浩那帮弟子辈,更是早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特别是司徒浩,再没有了半点儿竞争的心思

    且不说祁云修为已经到了先天境,单单只是后天境时,就完成了击杀两大先天联手就不是司徒浩能企望的!

    惊世天才!

    或者说,已经不只是天才了,而是开始已经成长为了,真正具有实力的强者。

    “可曾看出那两个先天修士的身份?”总算沐王爷还没忘了正事。

    沐萱被提醒,才连忙道:“他们随身之物我们都带过来了,其中一人不大清楚是谁,另一人,是卢文师兄。”

    “什么?卢文师兄?”

    “卢文?”

    沐王爷和左厌,饶是颇有定力的筑基修士,今天也是几次神色大变。

    司徒浩那些小辈就更不用多说了

    “是的。”沐萱声音也有些低沉,她尊敬的卢文师兄,居然是这次伏击左厌师叔,搜捕他们之人,真的令她十分失望,也十分痛心,心底并不好受。

    沐萱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向沐王爷、左厌他们说了一番。

    “对方行事居然如此诡秘。”左厌犹有余悸。

    连他们沐王城弟子,都有人加入了?事情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丝毫的察觉!

    那沐王城中,会不会有第二个卢文?

    其他势力呢?

    这伙行踪诡秘,一身黑衣的,究竟是一群什么人?他们究竟要做什么?左厌只是稍稍靠近,就引来他们的追杀?

    沐王爷神色接连变化,忽然起身,“去卢文的家中,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