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夜杀人!
    “他只是后天境界!”持伞修士大喝道。

    但说也奇怪,明明对面那人只是后天境界啊,为何他好像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模样?更好像,连持伞修士自己也这么觉得。

    “一起上。”

    持剑的修士同样大喝。

    他们都未察觉,其实斗法还未开始,他们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弱势的位置上。

    两个先天,面对一个后天圆满的修士,居然处于气势的下风?

    好像是弱的一方?

    这么诡异的事情,但偏偏战斗之中的三个人,都觉得好似无比正常一样。不论那持伞、还是持剑的修士,都提不起丝毫跟对面那人单打独斗的念头。

    持伞的修士率先动了,挥手一记手印朝着这里拍来。只见道道黑光乌气,顿时化作一只巨大毒爪,横空飞来。

    持剑修士也不敢怠慢,手中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脚下的飞剑登时被他一丢,化作一道淡蓝色光华,破空朝这里袭来。

    祁云悠然前行。

    面对两大先天高手的出手,他依然从容不迫,甚至脚步移动都没有丝毫的节奏变化。

    那两大先天的出手,却是平淡之中暗藏杀机!

    两人都是斗法经验十分丰富之辈,虽然联手不多,但一出手,互相之间自然而然就形成了配合!那持伞修士明明是先出手的,但却是持剑修士的飞剑后发先至,一道淡蓝色光华,瞬间已经直欺到祁云的身前!若是只防备持伞修士的手印,那么这一下就要吃亏了。

    然而,直到飞剑逼近跟前,祁云才动了,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手中的木剑瞬间朝着那飞剑斩去,一触即收,若不细看,只会以为,木剑根本不曾挪动分毫一般。

    嗡!

    声音随后才传了出来。

    嗡然震响。

    而只有那持剑的修士才感觉到了这一剑的玄妙,看似寻常的一见,但一剑之下,已经使得他的飞剑失控,滴溜溜朝着另一旁飞去!

    这一剑,却是正斩在了飞剑的借力之处,用力不大,却很巧,将飞剑巧妙横推了开去。

    大巧不工,大繁若简!

    “小心!”

    持剑修士一声惊呼,那持伞修士还自一愣,紧跟着,却见淡蓝色光华一闪,那飞剑横移,竟是斩向了他的手印。

    “你做什么?”那持伞修士忍不住惊喝。

    仓促之间,持剑修士哪里来得及去解释?他心底也是无语,看不见自己的飞剑是被对手斩出的么?

    持剑修士连连施诀收剑,总算没有斩中同伴,但他这么一耽搁,持伞修士的手印,气势也衰弱了许多。

    能不衰弱么?都被自己人吓了一跳……

    而祁云忽的加速了!

    木剑惯出,径直刺向了持伞修士的胸膛。

    竟视那手印如若无物!

    “找死。”

    持伞修士心底惊怒,这也太蔑视了吧?一个后天境修士,居然敢这么轻蔑他?他有心要将手印继续拍向祁云,但目睹后者迅速逼近,木剑上赤光流转,终究胆怯,手中伞面一转,五彩光华遍布,洒落珠光宝气无数,袭向祁云。

    通天彻地,通天一剑!

    祁云剑势不停!

    这是他领悟出的通天教主的剑法,虽然并非最强,但自有其妙用之处。

    所有气势凝聚在这一剑之中,分毫未曾旁顾。

    一往无前,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种凝聚的杀意,已经化作实质一般,压的持伞修士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他心中惊惧,怎么,对方难道要跟自己同归于尽?

    祁云没有丝毫的防御!

    五彩光华,珠光宝气,在持伞修士的驱使下,化作珠雨一般不断击在祁云的身上。

    饶是祁云炼体修为强横,肉身防御恐怖,也瞬间遍体鳞伤,鲜血横流。

    然而祁云依然直进。

    双方一个不断施展各种手段阻挠,另一个却摒弃一切外在的干扰,持剑直进,径取对手……双方气势已经截然不同。

    势!

    祁云的一身气势,始终在不住攀升!

    持伞修士终于心志为之一夺,心头惊恐,“还是暂时退开吧,犯不着跟他在这里拼命。”

    所以他转身就走。

    “不可!”

    旁边的那持剑修士却是一惊,他早看出来,其实祁云所追求的便是这股“势”,是他一往无前,誓要将对手斩于剑下的气势。

    持伞修士若是不退,全力与祁云周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祁云的这股“势”自然是要被硬生生阻断的。

    到时候,他们先天境的修为,对上一个后天境,即便不能胜,也足以自保。

    但持伞修士这一退,却让对手的气势攀升到了最高峰!

    一个后天境修士,硬生生迫退了一个全力防御、旁边还有同伴急速赶来接应的先天境修士……这样赫赫战绩,岂不令祁云本就恐怖的气势,继续推升?

    气势此消彼长,这还怎么打?

    果然,持伞修士一退,祁云再进!

    气势更增!

    持伞修士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策,再想全力阻止对手的气势,哪里还来得及?

    锵!

    持伞修士横伞阻挡,但祁云一剑破开,而后顺势斩下。

    持伞修士惊恐之中,被后者一剑直入胸口。

    他带着一脸的不甘神色,瞪着祁云,似要开口。而祁云早已经收剑,根本懒得去听他说话,转身踏步,继续奔向另一个。

    杀一人!

    祁云气势继续攀升!

    他早已经修炼到了后天境圆满,距离突破只是一线之隔。但此番,修为再进,又有北冥冰焰、九天灵乳……却依然压制着修为,不肯突破,已经是将这股气势给起来了。

    而后,单人独剑,战斗两大先天,一剑斩退攻击,直进迫退一人……气势已经逼近了极限。

    再杀一人!

    真气滚滚,周身窍穴跃动,凝聚的气势几乎让人只觉,眼前是一只伏卧的潜龙,一遇机缘,便要腾空而起!

    而现在,就是潜龙飞天的机缘了。

    蓬!

    蓬!

    气机牵引之下,祁云周身的窍穴之中,自然而然喷薄而出一只只赤凤,真气流转,识海之中已经自发观想出了太清八景图的五幅图案。

    木剑带起一道赤线,径直斩向了剩下的那持剑修士。

    与此同时,一只只盘旋赤凤、周身白阳真气、太清真气,随着他这一剑斩出,悄然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