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蟾蜍石碑
    却说祁云他们出来之后,并没有发现左厌的踪迹。但两人都不敢大意,筑基修士已经修成“神识”,可以虚空探测,觅迹追踪,稍微露点儿痕迹,就瞒不过他们!

    这附近有筑基境的修士在交手,祁云他们只有更加小心一些。

    祁云仍由木傀儡在前探路。

    这也是完全之策。祁云手握五行傀儡令符,哪怕傀儡折损在这里,只要给他足够的材料,就能重新炼制出来。

    左厌所提的道路沐萱也未曾走过,两人只能依着左厌的指点,一路小心搜寻过去。

    不片刻,果然在左厌提到的位置,发现了一条暗藏的山洞,洞口极狭,若非左厌早就有过说明,谁又能够想到,这一条通道,竟是直通到了山的另一端?

    祁云和沐萱当即掩身进入山洞,祁云机警,还小心将洞口又遮掩了一番。

    若是不知底细的,怎也发现不了他们了!

    两人这才缓缓进入。

    因着左厌曽明言,这山洞之中也有一些凶险,所以哪怕沐萱心急如焚,却也不敢大意。

    通道颇长,先是向下,一直通到了一条地下河旁,这才向前。地底幽邃,只有隐隐的水声,沐萱不由心中略怯。但看祁云时,却是怡然无惧,大步走在前面。虽然不失小心,却明显毫无惧意,甚至有种如鱼得水一般的感觉。

    木傀儡已经被祁云收起来了,来到地下,祁云便把土傀儡放了出来。

    在前面探路。

    走在祁云身边,沐萱才稍稍心定一些。

    又走一时,沐萱忍不住道:“祁云,你说左厌叔叔之前说的,地下有些凶险,不知会是什么凶险?”

    祁云望她一眼。

    沐萱莫名其妙,见祁云不答,忍不住又催他一番。

    祁云才道:“你若想没话找话,不妨与他说。”

    祁云伸手指向土傀儡“夏侯某”……

    土傀儡茫然回顾。

    沐萱气结,这人会不会说话吧!沐萱无奈,只能小心抱好左辰,跟在祁云的旁边。虽然心底那叫一个气,不过这洞中,她可真不敢离祁云远了。

    祁云见她一路赶的急,伸过手去,“给我抱着吧。”

    沐萱有心不理他,不过想想,左辰由祁云抱着确实更安全,也能让她腾出手来,便把左辰交到了祁云怀里。

    只是,那小左辰跟沐萱熟,哪里肯任由祁云这个“生人”抱着?

    已经“哇——”地哭出声来。

    “不要叔叔,不要叔叔……要姐姐,要姐姐,抱抱!”

    祁云:“……”

    沐萱大乐。

    祁云也不理他,随手用个小法术,使得小左辰立刻沉沉睡去,省得听着心烦。

    ……

    且不说祁云他们一路深入。

    却说地表,两道人影来到了祁云和沐萱潜入的那处洞口外。

    “你确定是这里?”

    这两人都穿着一身的大黑袍,脸上也用黑巾蒙上,几乎一点儿肤色都不露在外面。如此行踪诡谲,透着几分阴森之意。

    其中一个身材略高挑的首先开口,声音嘶哑,明显连声音也改变了。

    另一人道:“定是这里,早年左厌师叔带着我们外出历练的时候,曾经来过这里,知道这里有一条隐秘通道。掌旗使大人被那左厌师叔缠住,只吩咐我们几个弟子来寻,我才带你过来的。”

    先那人笑道:“你还叫他师叔?”

    另一人道:“怎么不叫?一日为我师叔,自然终日为我师叔!”他的声音之中透着怒气。

    先那人笑得却是幸灾乐祸,“你已经入了我门,自然已经与他们隔绝了关系!叫师叔不算什么,可别真把他们当做师叔了。”

    “哼!”

    另一人哼了一声,怒气暗藏,却是不敢再多说。

    两人在附近细密的搜索。

    却说由于祁云的遮掩,他们一时间也未能发现入口所在。然而祁云却也没能想到,左厌口中所说的“隐秘通道”,居然就这么巧,偏偏就碰上了有心人……

    ……

    祁云和沐萱沿着地底的通道缓慢前行,到深处的时候,果然开始接连遇到了几波地下妖兽。

    不过祁云用元阳尺护身,五火七禽扇开路,一路也是有惊无险。

    转眼之间,两人已经行走了半日,估摸着距离,大约已经走到了山腹的最深处。

    忽然,祁云心中一动,他从土傀儡的感知中,发现前方竟有一块石碑。那石碑通体黑色,半埋在岩壁之中,丝毫也不起眼,若非祁云驱使的土傀儡,对于土地之中的灵气感知极为敏锐,怕也很难能够察觉异样。

    这本也在他们前行的路上,所以祁云便留了一分心思。

    稍稍调整方向,祁云和沐萱已经到了那石碑前面。

    祁云当即停下身去察看。

    沐萱之前心急如焚,只顾赶路,所以完全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等到祁云蹲下身子,她才惊讶地察觉,“咦?这里竟有一面石碑?好像没什么特殊的啊。”

    祁云吩咐土傀儡向下刨了刨,沐萱才惊讶地发现,那石碑的背面竟然留有几个古拙的大字:

    “蟾蜍洞”。

    沐萱环顾,“哪儿有什么蟾蜍洞?”

    祁云却是在皱眉,他隐隐觉得,这石碑,似乎有一种穿透无尽时空的气息,与他手中的“五行傀儡令符”上所蕴藏的气息颇为相似。这么说,这“蟾蜍洞”,莫非也是某处的通行令符?

    只是他不得秘法,此时却琢磨不透。

    而“蟾蜍洞”,单从字面意思上也难以猜测其来历。

    心思转动着,祁云也不耽搁,早已经吩咐土傀儡将那石碑给整个挖出来。不管是也不是,总之先拿到自己手中再说。

    沐萱无语,“你要这东西做什么?”

    祁云笑而不答。

    这石碑半埋在土中,不过土傀儡擅长土行大道,所以很快就已经将整个石碑挖了出来。祁云暂时也看不出有什么用途,只将那石碑暂时收了起来。

    两人这才继续前行,然而忽然,祁云神色一变。

    沐萱警觉,“怎么了?”

    祁云望她一眼,“你先不要害怕……”

    “嗯?”

    祁云道:“我在后面布置的阵法,已经被人破解了。”

    “什么?!”沐萱忍不住惊呼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