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零七章 凶禽法术
    “还敢倔强么?”水火童子冷笑呵斥。

    众人默然。

    这时候,有不少势力都在暗暗同情岭南百家了,要说此事,也不见得岭南百家就有什么错,真抢了石家的东西,在这仙人遗府之中,谁不是这样做的?

    但石家却在这里拿这个说话,老实说,真没占着什么道理。

    而若说石家报复回来,总归也只是有些牵强,那么水火童子和小侯爷,他们此时做的就着实有些过分了!

    这是替石家出头?

    说的好听!

    分明是觊觎了岭南百家的收获,此时想要据为己有罢了。

    只是,水火童子和小侯爷他们实力本就强横,两人还隐隐有联手之势,旁人如何敢多话?

    不看叶深也避往了一旁么?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众人只觉头顶上蓦地多了一片乌云似的,竟似乎压的本就不怎么明亮的宫殿,又是一暗。

    众人讶然抬头……

    然后一个个更惊讶了!

    他们看见了什么?!

    毕方凶禽的遗骨……竟然复活了?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

    但那毕方凶禽,已经化作一道青光,直奔着众人的方向扑杀了下来。而水火童子、岭南百家的众人本就正当其冲,自然也被覆盖到了里面。

    就见那毕方凶禽浮空而来,单足伸出爪来,虚空一爪就朝着水火童子、小侯爷他们的位置抓去。

    赤爪横空!

    咔咔咔!

    骨骼互相撞击,发出一阵阵乌沉的声响,显得更加诡异。

    水火童子、小侯爷他们只觉一股巨力袭来,两人都是不由向后连连跌退。

    好恐怖的力量!

    死物忽然复活,他们本就有几分胆怯,此时见这毕方凶禽居然有这般的力量,心底不由更惊,已经萌生了退意。

    祁云却是暗暗好笑。

    他在梦中的轮回世界里面,精擅种种玄功变化之术,所以驾驭这毕方妖兽的遗骨,虽然有些麻烦,但勉强能够驱使着来。而最妙的是,他练熟了祁家的不少妖凤法术!

    毕方、妖兽,他们所藏的法术当然大相径庭,但毕竟都与火行之道颇有关系,所以演化出来便有几分相似了。

    水火童子、小侯爷他们,又何尝真正见识过毕方凶禽的神通法术了?

    而且,这毕方妖禽身躯庞大,祁云藏在它的巨大妖骨之中,也不虞被人发现。

    偷袭捣乱,再是方便不过……

    凤爪手!

    飞羽杀!

    凤吟!

    这些法术毕竟是从妖凤身上领悟出来的,纵然演化的修士也可以掌握使用,但毕竟还是妖禽使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祁云此时借助毕方妖禽驱使出来,竟没有如想象的削弱那么多……

    哦,好吧,当然要排除了凤吟了。

    祁云还有兴致在这里体悟法术特点,而这第五宫之中,一众修士早已经一片慌乱了。

    水火童子还不服气,手掐法诀,那两色葫芦滴溜溜飞旋着升到了半空中,朝着毕方妖禽的方向一晃,顿时就见无数道火光、水柱从中喷出。

    祁云不闪不避,又有心给他个苦头吃,毕方妖禽倏地加速,一道火光从毕方妖禽的双翅之间斩出。

    火光斩!

    赤红色的光刀径直斩在了葫芦上!

    这一下蕴藏着祁云对于火行之道的理解,威力岂容小觑了?那葫芦虽然玄妙,但限于材质,质性并不是特别坚韧。

    所以,这一光刀斩在葫芦上,顿时就见葫芦虚空之中一阵摇摇晃晃,竟是从中崩裂开了一道细细的纹痕。

    “不!”

    水火童子大惊失色,这是他祭炼多年的看家法宝,一旦损坏,对他的影响可是巨大的。

    连忙打出道道法诀,忙着要将那葫芦收回,哪儿还顾得上迎敌?

    但祁云眼见一刀竟然未能将葫芦斩开,也颇为惊讶,不过他颇恨这法宝歹毒,岂肯留着让水火童子继续作恶?毕方妖禽扇翅滑翔,从旁掠过,却有一道暗光不易觉察地从妖禽身上飞出。

    暗火术!

    暗红色火光瞬间点燃在了那葫芦上,顿时已经化作一团火焰,顺着之前光刀斩开的裂纹渗透了进去。

    嗤嗤!

    那暗红色火焰竟是走的极快,而每燃过一处,水火童子都只觉心神之间,对于葫芦的感应弱了一分!

    这是什么法术?

    水火童子心中惊惧到了极点!

    倏——

    毕方妖禽从他的身边掠过,已经窜向了殿中的其余人。

    祁云控制着法术力量,将人群扰乱起来。

    此时已经接近了试炼的尾声,众人本就应该加紧离开这里了。忽然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一算时间,顿时纷纷有了退意。

    特别是岭南百家的众人,之前被石家、水火童子他们逼迫,此时有机会脱身,哪里还肯留下?

    他们已经率先离开。

    当然,离开的有,但还想冒险一试的也有。

    小侯爷向着一旁的叶深喝道:“叶道友,这毕方乃是上古凶禽,它虽然死去多年,但遗骨也颇有妙用!此时毕方不知因何而动,但若能擒获,岂非也是巨大的收获?”

    叶深也颇为心动。

    祁云如果能够全力出手,倒也不惧两人,但此时不愿显露出身份,所以抢先出手,防止两人真的联手了。

    毕方凶禽向着小侯爷滑去!

    小侯爷艺高人胆大,之前虽然见识了水火童子的狼狈,但此时却也无惧,挺枪便上。

    同时口中喝道:“叶深,你还不出手?”

    小侯爷在枪法造诣上也极深了,虽然没有触摸到“枪法入微”的境界,但这一枪借助战马奔驰之力,又极尽他的所有枪法的理解,一枪也是极尽威能。

    漫空枪影!

    祁云也觉压力。

    他深知,自己绝不能跟小侯爷陷入缠斗,不然的话,肯定会给了旁人信心,觉得“毕方妖禽”其实也“没什么”。

    祁云心中一动,悄悄将真气注入……

    “杀!”

    忽然就见小侯爷的身侧,一道赤红色、手持大刀、威风凛凛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贼寇哪里走!”

    “吃吾一刀!”

    正是火之将军许某!持刀,悍勇无匹地便朝着小侯爷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