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零六章 上古凶禽毕方!
    却说丹鹰第一个跳了出来,“小侯爷,我们尊敬你是道友,不愿惹是生非,但若被欺负到头上,我们岭南百家,也没有怕事的!”

    丹鹰出头,他的身后登时也有几个冲动的,跟着站出来:

    “对,岭南百家没有怕事的!”

    “皱一下眉头不算好汉!”

    “真当我们岭南百家,就这么好欺负了么?”

    “……”

    群情激奋。

    小侯爷脸上掠过怒色,却是“哈哈”大笑,“好,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你们岭南百家,偏处岭南,还真当自己了不起了?”

    他一提马绳,又要出击。

    不过这时候,却忽然只听水火童子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呵呵,小侯爷稍安勿躁,对付他们,哪里劳烦你一直出手?我水火童子不才,不过对付他们几个,已经绰绰有余了。”

    说着,就见水火童子脚步悠然地踏上前来。

    他的身法着实奇诡,明明给人的感觉动作很慢,但偏偏每个人都看到了他出现在前方,但竟无一人看清楚,他是怎么上前的!

    小侯爷也是心中一凛,觉得水火童子才是一个劲敌,其他的,石家、岭南百家,都没什么威胁。

    “好,就看水火道友出手。”

    水火童子向小侯爷微微点头,而后转向了丹鹰他们,只见他已经掏出了一个葫芦,那葫芦比寻常的葫芦要稍大一些,周身分着赤、黑两色,互相盘绕,好似阴阳太极的模样,“诸位,上天有好生之德,我要准备出手了……你们不改变主意么?”

    当此情形,众人只觉又恐怖,又好笑。

    明明是他恃强威胁,偏偏扯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岂不好笑?

    丹鹰知道对手定然很强,也不敢大意,手中已经多了一对短刀,而后他脚步一滑,背上的双翅倏然展开,蓦地已经朝着水火童子扑了上去。

    速度奇快!

    “不知死活。”

    水火童子脚步从容的闪避,同时手中的葫芦已经取过,朝着丹鹰就是一晃。

    呼!

    哗!

    只见一团火光、以及一道墨色水流,倏地从葫芦之中飞出,竟是泾渭分明,一左一右地朝着丹鹰包夹而去。

    丹鹰骇然,双翅扇动,连连躲闪。

    但怎料那火光、水流竟是迎风见长,霎时间已经将周围全部包裹!

    哪里躲闪?

    而其他弟子见丹鹰凶险,纷纷怒喝着从一旁杀上,想要救援。

    但水火童子只是一声冷笑,葫芦取出,照着他们又是一晃……宫殿之中的火光、水流更多,任岭南百家的弟子上来再多,也都被他所包围!

    却说水火童子的这火、水,可不是寻常的水火,而是经过他用阴毒法术祭炼过的,剧毒无比。

    可谓是沾身既死!

    平时就连水火童子都不敢轻易接触,何况旁人?

    他也是有意立威,才拿了这法器出来。

    可怜岭南百家的弟子,因为之前一直跟祁云同行,所以弟子中伤亡不多;但现在,因为水火童子的出手,短短片刻,已经有三、四人沾了毒火、毒水,顿时吃痛地翻滚在地上,不住惨哼。

    ……

    却说祁云,由于来的晚了一些,开始未能明白事情的缘由,所以没有及时出手。

    而等到水火童子忽然出手,他离的又远了一些,已有不少弟子被毒伤了。

    此事本由他而起,这水火童子、小侯爷又行事如此霸道,祁云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不过,他在这仙人遗府之中得了收获,也不愿意暴露身份。

    正在斟酌间,回头一望,正好看见了第五宫正中的那一具具妖兽遗骨。

    祁云顿时便有了主意。

    这些遗骨,岂不正好可以被自己利用么?

    他当即矮身遁走,转到了一只妖兽的背后。这妖兽却是一只禽妖,单足,双翅,通体青色,唯独脚却是赤色……赫然是一只有着毕方血脉的妖禽骨骼!

    而且观它的模样,只怕血脉还是颇为浓郁的,只可惜也陨落在了这里。

    只剩下了残骨。

    祁云暗暗告罪一声,今日情非得已,只有借它遗骸一用了。

    要知那毕方妖禽的遗骸身侧,都布置有层层禁制,想取走并不容易。不过祁云有梦中的经历,对于阵法、禁制一道所知颇多。这里的禁制虽然玄妙,却也没有出乎他的所知。

    祁云藏于其后,费一番手脚,已经进入了其中。

    此时宫殿之中昏暗不明,而众人的注意力又大都集中在水火童子、小侯爷他们那里,所以竟是无一人察觉祁云的动作。

    只叶深虽然距离近,但他被禁制阻隔在外面,祁云手脚又轻,所以他也未能察觉。

    却说叶深。

    他先天御水通灵,擅长的自然是水行之道。这毕方却是衔火而生的上古凶禽,与叶深的道路并不十分契合。不过,他却早已经瞄准了这一具遗骨,在他看来,也是这处大殿之中,价值最高的一个。

    只可惜,这禁制,破解实在太难了。

    叶深百般尝试,却仍没什么进展。

    然而,就在此时,叶深忽然只觉眼前的阵法之中的那毕方凶禽的遗骸,竟似乎毫无征兆地动了一下!

    怎么会?

    叶深登时瞠目结舌!

    这上古妖禽毕方,虽然生前必是神通广大,凶威滔天,但毕竟已经陨落多年,就是一只死物而已……若非有这宫殿之中的种种禁制护持,只怕早已经荡然无存了。

    但是,如今居然忽然动了一下?

    叶深自知修为颇是精湛,神目清明,决计不会看错,因此心底越发惊疑,不觉起身,双眼一眨不眨地已经锁定了毕方凶禽的遗骨。

    而紧跟着,就见毕方妖禽竟是蓦地双翅一展,竟是从阵法之中,腾空飞出!

    “怎么可能?”

    叶深瞬间觉得世界认知都崩塌了!

    就只见毕方妖禽低空浮掠,蓦地从叶深的身边掠过,好似一团青色乌影一般,覆盖向了殿中众人……

    ……

    却说这会儿功夫,丹鹰等人早已经被水火童子的毒水、毒火侵袭,十伤七、八了。

    总算水火童子意不在杀人,所以攻势略缓,否则此时,只怕已经全军覆没了。

    “还敢倔强么?”水火童子冷笑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