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一百零二章 五行之道
    祁云仍不敢大意,待真气完全恢复之后,这才循着这处向下的通道,小心盘旋向下。此番通道却是长了许多,祁云足足走了半个时辰,这才到了尽头。

    但见尽头处,却是分了两个门户。

    其中左侧门户上写着“出口”,旁边附有小字的说明,“由此可以安然离开此地。”

    右侧门户上则写着“入口”,同样有着小字说明,“入此门户,可得吾之传承,然亦有道消身死之险。”

    祁云暗暗点头。

    看来是这仙人遗府的主人,也是秉承天无绝人之路之意,特意在这里留下了一条离开的道路。也是若自觉实力不足,还可以放弃离开的意思。

    能够闯过之前的五座傀儡军营,闯过泥沼之阵的修士,只怕都是强者。但即便这样,依然留下出路,可见后面必然更加困难。

    祁云当然是选择继续前进了!

    虽然他身负梦中得来的诸多传承,对于这里所留的传承并不怎么感兴趣,但对于这里留下的种种资源,却颇有兴趣。

    旁的不说,那五座傀儡军营的令符信物,他还没有到手呢!

    ……

    顺着入口进去,这次倒是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来到了一个圆形的大厅之中,大厅各个方向又分了五个门户。而祁云刚刚踏足进来,背后进入的通道已经轰然关闭,祁云退身查看,后退的道路已经封闭,除了继续前行之外别无出路。

    再凝神去看身前的五处门户,只见五座门户各不相同,同样分金、木、水、火、土五行排布。

    每个门户上,都悬着一块令符信物,正与祁云自傀儡军营之中得到的相似。

    嗯?

    一心惦记之物就在眼前,祁云也不敢妄动,仔细去察看,果然就在旁边,发现了说明的文字。

    原来,这处仙人遗府,传自上古之时的一位得到仙人,距今已经年岁久远,不可考证。他在陨落之前,布下了这座遗府,留给后辈有缘的弟子作为考验。

    若能闯过,便可得到他的传承。

    而眼前,便是最后一关。

    祁云察看通过的方法,考验却是在那五座门户上。五座门户,都经过了前辈法力的施加,必须凝练出五行之中任意一种的“道符”,才能破门而入。

    所谓“道符”,其实与祁云领悟的“剑法境界”相似,都是近于“道”的境界。

    只是属于“五行”之道而已。

    比如火属性,便是火之道符,水属性,便是水之道符。

    是火、水的根源之道!

    祁云在梦中经历的轮回世界,擅长的是剑法和空间力量,对于五行之道其实涉足不多。不过殊途同归,他在梦中毕竟站的高了,见识广了,纵然清醒过来,一切如同梦幻,并非自身真实所修,隔着一层,但有前世经历作为参考,参修起来自然比旁人要快。

    所以,他才能剑法境界进步神速,短短时日便已经剑法入微,并且摸到了“天人合一”的一丝意味。

    此时虽是参修五行之道,但祁云倒也不怎么慌张。

    环顾四周,但见这大厅之中,也有四人的遗骸,或许是因为这大厅之中的充盈灵气,以及暗暗所蕴藏的五行之道,所以那些遗骸竟是历年不朽,依然栩栩如生。

    祁云还有闲心挨着去察看。

    只见盘坐在最左手边的,位于“金”门之前,那金门通体由一种白金铸成,上面无数云纹若隐若现,云雾翻滚,神异非常。

    显然,这人想要领悟的便是五行之中的“金行之道”了。

    只可惜,终究是功亏一篑,死在此处。

    他的身前,留有密密麻麻的文字,祁云心中大概估算,怕不得有万余字之多?

    祁云很无语。

    祁云挨着去察看那些文字,只见文字的前一部分,还很见稳重,里面详细记录了他是如何发现这里的,如何一路破解种种禁制,终于来到此处。其实能一路闯入这里的,无不是惊才艳艳之辈。不见岭南百家么?集合百家之力,这么些年,也才只到第五宫。

    当然,或许也跟他们没有发现“捷径”有关。

    但那些捷径,又岂是容易通行的?

    文字的前面部分,还透着一种颇为志得意满的喜悦,也记载着对于“金行之道”的感悟。

    但到后半部分,风格便是一变!

    祁云根据文字的内容推测,大概此人来到此处,时日渐久,却始终无法领悟,不知不觉之间,最初的“志得意满”、“沉稳”、“欣喜”便已经消失不见。

    开始变得怨怼、悲痛、懊悔……

    最终死在了此处。

    文字的最后,则留下了他的生平,想是他也知道难以领悟,终究是无法离开这里,绝望之下,也是留下文字,不使后人不知他是何人的意思。

    祁云看时,才知道了此人名为“陆德”,据他所言,也是出自莽州一个大的修仙家族。

    不过,祁云印象中莽州并无这么一个“陆家”,想来是年代久远,不是搬到了他处,便是已经渐渐消散于历史之中了吧。

    根据文字推测,这“陆德”前辈困在这里足足三月有余。

    后天境修为,没能筑基,便无法“辟谷”。能够坚持三月,自然是他身上带着足够的食物和水了。

    这也是开始他的底气吧?

    可惜可惜。

    祁云也替古人惋惜。

    他接着去看第二人,第二人却是记录寥寥,只记录了他对“火行之道”的理解,甚至连名字都未曾留下。

    当然,文字的最后也是颇为遗憾。

    终究不能跨出了这一步。

    真意哪里是这么容易领悟的?纵然他们一个个都是最顶尖的天才,但依然只能困于此处,遗憾而死。

    第三人却是熟人——也不算熟悉,只是祁云对他的势力有所耳闻。不是旁的,却正是这莽州的一个顶尖的势力,祁云之前曾经有过接触的——石家。

    石家的这位先祖,参悟的是土行之道,只可惜,同样未能成功。

    而第四人,则是这一方世界的顶尖宗门,“纯阳宗”的弟子,名为冯衍,偶然间奇遇,来到此地,只不料也失陷在了这里……